第340章 日军的声东击西之计


本站公告

    就在雷鸣他们解决掉了铁道线上的日军的时候,矿区却已是陷入了激战。

    黑暗之中二老牛格外庆幸的摸着自己的狗皮帽子。

    那帽子上已是多出了一道沟,还有一股烧焦皮毛的味道。

    二老牛今夜用缴获了的日军重机枪可是大展雄风了一回,那炮楼中的日伪军可是真的让他打没脾气了。

    因为打得顺手打得威武他就忘了转移射击阵地,最后他还是在旁边人的提醒下才想了起来。

    白天重机枪藏得远鬼子就是有望远镜也很难找得琶,可夜里开枪那却是一打一溜红线的。

    可是二老牛还是转移晚了,就在他最后一个撤离射击阵地的时候,日军却打来了一个排子枪。

    说是排子枪,可是那排子枪几十发子弹却是汇聚成了一点,那一点就是二老牛的射击阵地。

    当时二老年感觉自己中枪了就趴了下去。

    黑暗之中他感觉到了疼,一摸自己的耳朵便摸到了粘乎乎血液的感觉。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耳垂已是少了一块!

    天老爷,好悬哪!

    那子弹只要再歪上那么一点点,自己的脑袋那也是一枪两孔一般大了!

    这也是二老牛大意了。

    他一直没见日军炮楼里往他这头打枪就以为日军没有重机枪在射距上够不到他,他却忘了三八大盖的射程却是够的。

    那三八大盖的子弹打出来也能飞出去六七百米的。

    如果只是一名或者几名日军打他或许打不中,可是当几十支步枪同时射击呢?

    于是他就以自己被打没了一个耳垂为代价印证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可是,日军的行动并没有因为“打哑”了抗日游击队那欺人太甚的重机枪而终止。

    就在二老牛止血的那功夫里,前面就又发生战斗。

    趴在二老牛前面三四百米处的抗日游击队听到了前面雪地里有动静,便开了枪。

    可是,他们却遭到了日军几挺歪把子的突然扫射,而那几挺歪把子可不是在日军炮楼里打响的。

    日伪军已是偷偷从据点里摸出来了,就把机枪架在围困他们的最前沿的抗日游击队的不到一百米处。

    这小鬼子是要突围吗?

    三江游击队的队长思索了一下就在黑暗之中大叫起来:“把冲出来的鬼子全留下来!”

    虽然说日军枪法好,但现在游击队用的枪也不差,双方距离又足够近,那枪法也看不出太大的优劣来。

    并且现在抗日游击队自然不会是在开阔地里趴着,他们前面总是有树木或者土石作为掩体的。

    既然日伪军敢乘着黑暗从他们坚守的据点里冲出来,那么现在人多枪多的抗日游击队就敢把冲出来的这些日伪军留下来!

    而这个时候,日伪军炮楼里的机枪没有了二老牛重机枪的火力压制也开始疯狂的射击了起来。

    一时之间,敌我双方捕捉着对方枪口在黑夜之中的枪火不停的扣动扳机,子弹如流星般拖曳着红线在黑夜之中飞行,不断传来双方士兵中枪后的惨叫声。

    “快点的,快点的!架好没有?”二老牛急了,他再也顾不上管自己的耳朵了。

    终于在黑暗之中那挺重达百斤的九二式重机枪架好了,枪架也找平了,二老牛把重机枪瞄向了那仍在吐着火焰的日军的炮楼。

    “敢要我一个耳朵,狗日的我就要你们命!”二老牛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于是,那重机枪就又“洞洞洞”的响了起来,而二老牛耳朵上的血也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

    重机枪的威慑力究竟有多大?

    就在那重机枪响起来的刹那,战场上原本密集的枪声仿佛都有了一个短暂的停顿。

    抗日游击队对冲得越来越近的日伪军甩起了手雷,而日伪军则变得沮丧了起来,他们已经是悄然的开始往回撤了。

    而此时就在日军据点的另一面,有几名抗日游击队员听着对面的枪声则是心神不宁。

    “那面打得那么热闹,小鬼子不是要突围吧?”黑暗之中有人说。

    “那谁知道,小鬼子好象很少打夜战啊!”有同伴接口道。

    “要不,咱们过去帮忙?”又有人提议。

    “队长给咱们的命令是看着鬼子这面的炮楼,那万一鬼子从这头跑出来咋整?”有人不同意。

    就在所有人都莫衷一是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他们听到了侧面传来了人在雪地中行走的声音。

    “谁?”有游击队员大声喝问道。

    “啊,是我,队长让我通知你们过去帮忙,鬼子打得太凶了!”一个声音回答道。

    “你看看,我就说嘛,那头打得那么凶,连咱们的重机枪都停了,他们肯定是顶不住了!”有游击队员说道。

    几名游击队员不疑有他,提起枪从隐身的地方站了起来就向前走,他们要去增援。

    “哎,你谁啊?我咋没听出你的声音来呢?”边走着一名游击队员就问对面那传命令的人。

    虽然说他们这支游击队也有二百来人,可是要说全队的人那也还是认识的,可他也是真没有听出对方的声音究竟是哪一个。

    “啊,我是刘二啊!”那人回答。

    “刘二?哪个刘二?队长的通信员不是腊月吗?”这面游击队员更走就边问。

    可是,这时双方已是接近了。

    而就在这一刻,黑暗之中就同时跃出十来个人来,手中那乌黑的军刺带着寒风就向这几名游击队员狠狠扎来!

    “啊!”只有一名游击队员感觉到了不对,可是他也只喊出了半声,对方的刺刀已是刺进了他的胸口!

    时间真的只是一瞬,有利刃破空的声音,有游击队员中刀的声音,有身体倒在雪地声音,然后就静了下来。

    “你们那面喊什么?”侧翼远处传来了游击队员的喊话声。

    “啊,刚才我摔了个跟头!”那个自称是刘二的声音大声回答道。

    于是,那头不吭声了。

    黑暗之中,那些刚刚暗杀了游击队员的人没有再说话,也并没有往侧翼摸去。

    他们却是一直向前,直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战争从来都是双刃剑,此时据点那头的枪声已经停了,雪地上又多了不知多少具日伪军的尸体。

    抗日游击队的人一边救助着伤员,一边觉得这夜仗打得真是过瘾。

    他们却不知道,有一小股日伪军已是摸了出去找援兵了。

    游击队还是大意了,他们夜战没有设辨识敌我的口令。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