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被扒的火车道


本站公告

    雪野依旧茫茫,有汽笛声响起。

    一列小火车在前面一辆铁甲车的护送下,喷云吐雾在山沟里奔驰着。

    之所以是小火车,那是因从火车到路轨都比正常的窄了不少。

    火车是用来拉矿石的,最早这个矿属于俄罗斯人。

    但随着日军占领了东三省后,那个俄罗斯的矿主就被日本人给杀了。

    说来好笑,那个沙俄人并不喜欢现在的苏联政府,所以他还是支持日本人的。

    可是那又如何,来到东三省就是奔着掠夺资源来的日军并不在意杀掉一个亲日的俄罗斯人。

    他们没有时间理会那个还认为自己的祖国是沙俄而不是苏联的家伙,更没有时间和他谈判。

    而苏联人又怎么会关心留意那并没有多少的留在中国的他们的反对者的死活,于是这件事竟然不了了之了。

    此时,在那小火车的车头里,三名伪军已是眉开眼笑了起来。

    “有日本人的铁甲车开路就是牛*!”一名伪军说出了他们共同的心声。

    那个矿区在老林子里头,矿区由伪军一个连和日军一个小队看着。

    那里建了围墙四角都有炮楼,院子里还有日本人的大狼狗。

    只要不出去自身安全是不成问题的,毕竟抗日游击队再活跃也缺乏攻坚的手段。

    可是,当他们用那小火车往外倒运矿石的时候就犯愁了。

    抗日游击攻打矿区兵力不行,但破坏这个小铁路却委实有两下子。

    今天这里扒个口子,明天那里偷一节铁轨,整整一个夏天,那矿区里挖出来的矿石堆积如山却也一共没运回来几车。

    如此一来就逼得日军专门弄来了同样小了一个型号的铁甲车来护运。

    入冬以来,这已是那个矿区运出来的第四车矿石。

    伪军再经过整编却也知道游击队不好斗,他们可是没少吃游击队的亏。

    而此时有了日本人的铁甲车来护送,那自然是把他们美坏了。

    这回前面的铁轨就是被扒了几节也不用他们下车观看了,他们有啥不放心的呢?

    在往常抗日游击队的攻击中,先是破坏铁路,伪军们一下车去看那铁路的时候,远处的枪声就响了。

    游击队打枪不多,就几枪。

    可这几枪总是会让他们或死或伤那么几个人的。

    而这回抗日游击队再扒铁路,日军却是可以把铁甲车慢点开过去查看。

    这样日军既不死人,伪军还安全,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只是这几个伪军却没有想到,若是这铁路不被扒怎么能体现出铁甲车的作用呢。

    眼见着前面的那辆日军铁甲车从前面的山头下去了,他们的这列小火车自然也就跟了上去。

    可是就在他们的火车头刚冲上山顶的时候,负责开车的伪军就见前面那辆装甲车的后门被打开了,一杆膏药旗从里面探了出来。

    那膏药旗一边往边探着就一边拼命的摇摆起来,吓得那名负责开车的伪军赶紧打开汽阀开始制动。

    而旁边的一名伪军则是“嗖”的一下站起来就往后面的煤水处理室跑,嘴里还喊着:“别加煤了,又出事了!”

    在尖锐的刹车声中,白色的水汽从小火车的底部喷了出来。

    由于火车头制动,后面车厢却还有着惯性。

    于是,从最后面的车厢开始,每节车厢就顶着前面的车厢发出了“咣当当”磕碰的声音。

    还好,前面的那辆铁甲车里的日军发现情况及时。

    后面小火车的车头在距离那辆已经停下来的铁甲车还有三十多米的时候终于是停了下来。

    “这帮游击队,也太缺德了!”被吓出了一头虚汗的伪军司朵骂道。

    如果他们这列火车要是刹不住闸,那岂不直接就撞在了前面的日军铁甲上?

    这得给他多大个胆子,他敢把日本人从铁轨上撞下去啊!

    “出啥事了?”有伪军看着前面又开始慢慢放前开的铁甲车道。

    “还用问?铁道又被扒了呗!”伪军司机回答。

    于是,他们就小火车的驾驶室里等着,就看着那辆铁甲车又往前开了十多米后停了下来。

    至于那铁甲车前面的铁路他们是看不到的,但看不到却是完全可以想象到的。

    “洞洞洞”,那铁甲车上的两挺重机枪突然响了起来。

    “吓**打!”一名伪军司机抱怨道。

    在伪军们看来,那铁甲车上的日军可不就是瞎打吗?

    这个地方是个下坡这里是山区不假,可是偏偏这里两边的山坡上并没有多少树。

    抗日游击队眼见日军把装甲车都派出来护运来了,他们才不会打冷枪呢,没人会跟重机枪较劲。

    果然,日军的两挺重机枪响了一会儿后就停下来了,远处一枪也没有打过来。

    伪军猜得没错,前面铁甲车上的日军压根就没有发现抗日游击队的影子。

    他们也只是看到前方的铁轨被人又扒去了两根,周围是一片凌乱的脚印。

    而在距离被破坏的铁路五十多米的地方,有两行深深的雪印。

    不用问,那两个印子下面就是被扒掉的铁轨。

    抗日游击队在这个地区又没有炼钢炉,他们要那铁轨也没用。

    前面铁甲车上的膏药旗又摆了起来。

    火车头里的三名日军面面相觑,都不吭声了。

    那旗语都是约定好的,前方铁路不通,退回去吧!

    好吧,那就退回去吧。

    伪军司机启动了火车。

    只是那火车倒车可不是象汽车,那倒车是真费劲,更何况刚才是下坡现在却是变成了上坡。

    火车头上的除了那名司机,那两名伪军却也都到锅炉室帮忙去了。

    这火车都是蒸汽机车,不能够产生出足够的蒸汽却如何能有爬坡的动力?

    原本风驰电掣的火车现在却是如同一只负重老牛一样呼吃呼吃喘着粗气用了足足十分钟才倒回了那个山顶。

    这回回去日军的那辆铁甲车就没法护送了,自然是因为那铁甲车也是铁轱辘的而铁路也只有一条罢了。

    不管怎么说,这回有日军的铁甲车护送,伪军们终于是不用担心自己下车检查了。

    这也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所以伪军们倒也没有什么沮丧的。

    至于说那矿石能不能运出去自然有日本人和他们队长操心,却是又关他们屌事?

    只是这些伪军高兴了没有多久,就听到后面火车车厢的那里便传来了咣当咣当的撞击声。

    这回撞击声却是先前刹车时的声音响多了,随后他们在车上感觉一阵巨震,那火车就停了下来。

    锅炉室里一名正添煤的伪军猝不及防险些自己一头从那锅炉的抛煤口撞进去,当时脸都吓白了。

    “完了,出轨了,后面铁轨又被扒了。”伪军司机叨咕道。

    不过,他随即就想起了什么,回头瞥了一眼那煤水处理室见还没有人出来。

    他一咬呀就将自己的脑门狠狠的撞在了驾驶室壁上一个铁制的棱角上。

    这一下他撞得真是不轻,那额头的血刷的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然后他就委顿在了地上。

    要不说,这年头当伪军也不容易。

    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能活下来的人绝不能只对敌人狠,还得对自己狠!

    五分钟后,一名伪军心不甘情不愿从驾驶室里下来了。

    只因为前面铁甲车上的日军比划了,让他们派人去后面检查铁轨。

    这名伪军一边哈腰端枪一边小心的向四周观望着,可是心里却是在暗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按正理这检查火车道那是司机的事,他是护送的兵。

    可是谁叫刚才火车司机在火车出轨的刹那把头撞伤了呢?他又怎么可能想到那名聪明的开火车的同伴却是自残了呢?

    刚刚带队军官让他去,他敢不去吗?

    只是,他下了火车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呢,就听“叭勾”一声枪响,一发从远方射来的子弹直接就打在了他的大腿上直接就把他扔在了那有着白雪的路基上。

    “洞洞洞。”日军铁甲车上的重机枪又响了起来。

    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打冷枪的人在哪。

    而就在五百米外的一个山丘的后面,有一个戴着白帽穿着白色伪装衣的人却是抱着一支狙击步枪在那笑呢,那人赫然是雷鸣!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