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终于碰到自己人了


本站公告

    两天后,四匹马两辆大车仍旧奔跑在雪野之中。

    那车马之上的人是又冷又饿又困,而那马也累坏了,速度已是明显降了下来。

    雷鸣小队并没有因为成功伏击了日军的马队而完全摆脱掉日军的追击,那车马行进在雪野之中的印痕总是给日军提供了追踪的目标。

    并且,现在追踪围堵他们的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一个大队日军了。

    由于日军咬住的时间过长,沿途又有别的日伪军加入了围堵他们的行列。

    这两天两夜之中,雷鸣小队的人那是一点觉都没有睡上。

    东北的冬天太冷了,纵使有时他们趁黑夜摆脱了日军的追击,可是他们又哪敢在身后留下印痕后自己这些人钻到那大雪壳子里睡觉。

    不被日伪军追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中国人里汉奸这么多,不两天两宿没睡觉,他们不知道睡觉原来是这么一件奢侈的事情!

    他们这两天两夜里保守估计已是向北跑出去了二百多里地,但依旧没有摆脱日伪军的围追堵截。

    “队长咱们靠到那山上去吗?要不和小鬼子拼了吧!”骑在马上的刘柱回头问坐在马车上的雷鸣。

    雷鸣瞄了一眼前方,前方是两山之间的一片开阔地。

    他晃了晃头以摆脱困倦使自己变得麻木的大脑清醒一些,然后伸手一指命令道:“不要从两山之间穿过去从地里跑,离那山远点!”

    雷鸣的命令再次无条件的得到了执行。

    雷鸣小队的人都相信雷鸣,包括后来加入的刘柱和于标,只因为多少次战斗都证明了雷鸣的判断都是正确的。

    但是,雷鸣就没有犯错的时候吗,只能说截止目前是没有的。

    如果以后雷鸣在指挥上犯了错误他们有人因此可能会丢掉性命,但是,他们认,因为如果没有雷鸣的指挥他们怕是早就阵亡了!

    “为啥不从两山之间过去?”小北风坐在马车上问雷鸣。

    “鬼子二鬼子太多了,我怕咱们撞上,因为咱们刚过了一个村子。”雷鸣回答。

    小北风沉默,他也没有了往常插科打诨的精神头。

    所有人都不再言语,看着前方那在中午的阳光下闪着耀眼的白光的雪野,因为困倦那白光显得份外的刺眼。

    “哎!桩子!”这时赶马车的郭进喜突然喊道。

    而随着郭进喜的喊声,其他人就看到前方骑在马上的桩子晃了两晃就从马上掉了下去!

    “应当是困的吧。”马车上的二老牛叨咕道。

    因为在这次出来抢粮之前的那个晚上,和桩子睡在一铺炕上的二老牛知道桩子拉肚子了,那天晚上就没睡好。

    可是二老牛话声刚落,和他们相邻的那个山头上就响起了枪声,有子弹从那山上飞来打到了他们这里。

    于标骑着的那匹马希溜溜一叫直接尥了个蹶子就把于标从马背上甩了下去,而那马跑了几步后也摔倒在了地上。

    遇到伏击了,战斗的突然来临让所有人暂时忘记了饥劳困顿,将枪指向了那个山头。

    雷鸣的小心再次挽救了雷鸣小队,既然这个山头上有伪军那么对个山头也有,如果雷鸣小队从中间地带穿过去肯定会受到对方的夹击。

    “停下,是伪军!”雷鸣大喊道。

    “妈了巴子的,虎落平阳受犬欺!”小北风骂道,随即就把自己的狙击步枪指向了那个山头。

    都是老兵了,一听那枪声就知道那不是三八大盖的声音,可是又冲他们打枪那肯定就是伪军的。

    杂乱的枪声响起,子弹打在了雷鸣小队的附近。

    由于雷鸣防范了遇伏,所以他们离那个山头却是有四百来米呢。

    刚才桩子由于困顿意外落马却是让伪军以为他们被雷鸣小队发现了呢,所以伪军便开枪了。

    只是这四百来米对于伪军的步枪来讲实在是有些远,所以伪军那头虽然枪声杂乱,却还没有一发子弹击中雷鸣小队的成员。

    可这射击距离对伪军来讲有些远,对雷鸣小队来讲却谈不上远,他们算上于标那个远视眼可是有三个半狙击手呢!

    在双方对射之中,一开始雷鸣他们狙击步枪的射击显得一点也不突出,可是没有一会儿对面的枪声就变得稀疏了起来。

    又过了两分钟,对面便停止射击了,伪军撤了。

    此时那个伪军的队长肠子都快悔青了,自己的了巴嗖的非开枪干嘛呀,他在望远镜里没有看到雷鸣小队有一人中枪除了那匹马,可是他的手下却是已经被打死六七个了。

    死者皆是被子弹把那脑袋打了个对穿!

    见势头不对的伪军队长吓得直接就把望远镜收了喊了声“撤退”带头跑了。

    事实证明,雷鸣小队就是现在成了落魄的凤凰那也不是他们所能惹得起的!

    马又少了两匹,可是逃命依旧在继续,雷鸣小队再次踏上行程。

    这回没有人敢大意了,周让忍着倦意又把望远镜举了起来向前方观看。

    正当她看着那耀眼的雪光感觉自己要睡着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好象看到了什么。

    于是,她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又向自己感觉不对的地方望去,然后她就大喊道:“小六子,我看到爬犁印了!”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雷鸣他们同时振奋了起来。

    他们被鬼子追了两天了,他们真的没有在雪野中看到过任何人的踪迹,至于兔子或者狼的蹄印他们倒是碰到过几回。

    “我看看!”雷鸣要过了望远镜按着周让指点的方向观察了起来。

    他看了一会儿后说道:“过去看看,我觉得那不是爬犁的印。”

    好吧,既然队长发话了,那就过去看看,雷鸣小队的人已经没有力气去质疑万一那爬犁印是日军留下来的呢?

    雷鸣之所以决定去看看,他是存着万一对方也是抗日游击队的想法。

    当他们赶到那个爬犁印前面的时候发现雷鸣说的是对的,这个并不象是爬犁的印,那两道印辙之间太窄了一些。

    另外,不管是什么爬犁,那前面总得有东西拽吧,就算不是一匹马而是一条狗那也是会留下蹄印的,可是他们看向那两道一直通向不远处一个有着树林的小山的辙印,那就是辙印,却是没有任何动物或者人的脚印。

    那么,疑问来了,这两道辙印是如何留下来的呢?

    “子弹上膛,过去看看!”雷鸣吩咐道。

    于是雷鸣小队的车马沿着那两道辙就追了下去。

    只是他们在离那座小山还有六七十米的时候,对面却已经有人喊话了,那人一喊话却是把雷鸣他们乐坏了,因为那个人喊的是:“我们是抗日游击队的,你们是做什么的?”

    天可怜见,茫茫雪野之中,他们竟然遇到自己人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