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借冰伏击


本站公告

    原来,雷鸣知道冰面滑,怕己方的马过冰面时跌倒却是带了那五个人在后面阻击了日军一下,这样周让他们过冰面时就可以让马跑得慢点。

    而他们最后这匹拉车的马却是在雷鸣他们向日军开枪阻击的时候被郭进喜他们三个用那个老乡扔在车上的干草缠缚住了马蹄。

    马蹄上缠草自然是为了防止马蹄在冰面上打滑这样马就可以跑得过一些了。

    可饶是如此,在最后那一刻那拉车的马终究还是把下面绑着马掌面的干草硌折了差点就摔在了冰面上。

    有惊无险的过了冰面,雷鸣他们所乘的那架马车就冲进了前方的树林,周让他们已经架枪在那里严阵以待了,雷鸣他们跳下马车也都转身趴在了树后将枪举起。

    而这功夫日军的骑兵就已清晰的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那名日军军官害怕雷鸣他们借着树木的掩护再搞出什么名堂来,却是将自己的马队分成左右两部分,又以散兵的冲锋队形冲了过来。

    说雷鸣小队有少部份人来阻击,他们是不怕的,他手下现在还有八十多名骑兵呢。

    如果雷鸣小队全都停在树林里向他们射击,看双方的距离雷鸣他们纵是枪法再准五六百米能击中奔跑的战马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总之,他们要仗着自己所骑都是战马紧紧咬住雷鸣小队不让雷鸣小队跑远了,后面坐马车上的日军已经在和其他部份的日军联系让他们去雷鸣小队的前面去组织拦截了。

    战马的冲锋那可真是比人快多了,眨眼间高速奔跑的战马在日军的催促下就冲了过来。

    只是这名日军军官那迂回包抄的主意打得纵是再好,奈何他们并不了解这里的地形,他们想不受阻除非不纵马冲上那条白雪所覆盖的小河。

    于是就在日军的战马冲到距离雷鸣那片藏身的树林有三百来米的时候,意外便发生了。

    有一大半日军的战马在奔跑之中突然发出稀溜溜的叫声直接就摔倒在了雪地之中,他们终于是冲进了雷鸣给他们设置的陷阱!

    所有人都知道冰面是很滑的,而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更知道,冰面上有雪那却是比直接跳在冰面上还滑的。

    而最要命的却是那冰河一侧的浅滩上有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也就是那个老乡说所的大石头子。

    鹅卵石是椭圆形的,加上上面有雪,马蹄踏上去便会打滑。

    所有战马的马蹄下面可都是打了半圆形的马蹄铁的,而且战马由于经常奔跑那马蹄铁早就磨得锃亮了,那铁的东西踏到有雪的冰面上踏到那椭圆形的鹅孵石上你说滑不滑?

    如果如果日军知道雪下面是什么情况跑得慢些或者干脆下马牵着过来也就罢了,可是他们却是纵马冲过来的,焉有不跌个人仰马翻之理?

    一时之间只有十多匹日军的战马侥幸冲过了那一片的冰面,余者却是都马失前蹄或者后蹄打滑全都跌倒在了那河滩之处。

    “啪啪啪”“突突突”的枪声响了起来,雷鸣他们射击了,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刻。

    冲过来的十多名日军骑兵他们自然是不怕的,更何况他们现在是躲在了树林之中,就算那日军骑兵冲到了他们面前却也无法纵马闯入这片枝叉茂密的树林。

    而那名日军军官却很庆幸的纵马冲过了那片冰面,可是他眼见自己身边的士兵不断落马他已是感觉到不妙了。

    于是他下声命令带着剩下的几名骑兵就将马头横向拨去,他并不想和雷鸣他们死拼。

    可是雷鸣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跑了,子弹随后就追了过来,这几名尚有奔跑之力的日军骑兵包括那名指挥官终究是堕于马下。

    有“叭勾”的枪声响起,那是冰面那里摔下马的日军开始冲雷鸣他们所在的树林射击了。

    “打马打马,打完就跑!”雷鸣又下了一道命令。

    雷鸣小队的人一听就乐了,光说雷鸣是自己的队长,他这脑袋瓜子转的是真快啊!

    他们现在是逃命呢,只要把那些日军摔倒正试图往起爬的战马打倒了,至少这伙日军骑兵也就废了,俺们这几匹马可是活得好好的呢!

    枪声纷杂,冰面之处日军战马固然有马失前蹄摔骨折的却也有只是摔了个跟头的正往起站的。

    那马的目标可是比人好打多了,那马得有多大啊!

    再说了,雷鸣他们也不是非得把那些马都打死,只要让那战马中弹跑不起来就可以了。

    于是一时之间,冰面上那些试图站起来的战马在雷鸣他们的的射击中就又倒了下去,至于躲在马后的日军士兵中枪倒是没有几个。

    可就是这样,雷鸣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雷鸣眼看着那冰面上再也没有战马站起招呼了一声,于是雷鸣小队的人收枪便往树林那头跑,那个给雷鸣他们出招打埋伏的老乡却是替他们看着车马呢。

    “咋样,咋样,你们打死了多少个日本人?”当雷鸣他们再坐上车开始逃跑的时候,那个老乡便问道。

    “二三十个总是有的。”雷鸣笑道。

    “好,好,好!”那个老乡连叫了三声好后忙又指点方向,让雷鸣小队挑最近的地方找到公路,在雪地里跑怎么可能有公路上跑得快呢?

    “叔,那你咋办啊?你也不能一直跟着我们啊!”雷鸣就问。

    “没事,我大闺女家就在前面的那个屯子,等到了那我下车到她家就行了,什么鬼子汉奸的他们也搞不明白咋回事。”那个老乡说道。

    “那敢情好!”雷鸣笑道。

    “你这小伙子可真不错!”那个老乡很健谈,他开始夸雷鸣了。

    “那是,我们队长那是肯定不错的,要不年纪轻轻能管我这个白长了这么大个的人?”二老牛见老乡夸雷鸣那也是替雷鸣骄傲就不惜自贬身价。

    “小伙子定亲没有,我可有个老闺女还没出门子呢!”那个老乡突然一转话题。

    这个弯拐得有点急,却是比那跑着足有五六十迈的战马突然拐弯拐得还急呢,那老乡的话就弄得雷鸣一楞。

    而这时二老牛却把话接上了:“那敢情好!”

    车上的人“哄”的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真滴吗?”那老乡还真信了。

    雷鸣一看这哪行,却是给那老乡一使眼色,然后冲前面车上的周让和小妮子努了一下嘴。

    他也不在乎那老乡以为哪个是自己媳妇了,先熄了这个老乡的念头再说吧。

    “唉,可惜了,俺老闺女长得可俊(zùn)了!”那老乡不无遗憾的说道。

    “嫁给我啊,我还没媳妇呢!”二老牛嘻皮笑脸的说道。

    只是他却得到了那老乡一个“滚”字。

    所有人又都大笑了起来。

    十分钟后,日军大队终于赶到了被雷鸣他们设伏的了那个冰面。

    日军大队长脸色阴沉的看着自己的那些狼狈不堪的部下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就搞不明白了,对那只神秘的雷鸣小队,所有大日本皇军都是已经小心又小心了,怎么又让人家搞成了这奶奶样!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