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驱车过冰


本站公告

    “叔,你说的那个地方水泡子结冰的地方有多宽啊?”雷鸣在奔跑着的马车上问。

    “挺宽呢,怎么也得有二十几丈的,上面都是雪看不到冰面,那马上去肯定打滑!”那个老乡回答道,乡下人不知道“米”这个长度单位,民间更多的时候所说的还是尺与丈。

    而这时和雷鸣他们一个马车的人才明白这个热心的老乡和雷鸣打的是什么主意,原来那老乡是想借着冰面把日军的战马滑倒了,而雷鸣能想到把日军的战马滑倒就能想到再打日军的伏击。

    雷鸣听那老乡这么说脑袋却已飞快的盘算了起来,一丈三米三,二十几丈那就是三十多米,如果日军的战马快速奔跑上去滑倒是完全有可能的。

    可是——雷鸣随即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他又问道:“叔,那过了那个水泡子又是什么地形?”

    “那可就宽了去了,怎么也得有一垄地那么长吧,然后就是树趟子了!”那个老乡回答道。

    他这么一答可是把雷鸣他们糊涂了,那一垄地有多长这个可就不好说了,那五十米长是它,一百米长是他,三四百米长可能还是它。

    那老乡却也不笨,他一看雷鸣他们那疑惑的眼神便猜到自己回答的有毛病一,于是他便伸手一指和公路并列的一趟树林子道:“能有这趟树林子的一半那么长吧!”

    “哦”雷鸣点头,这趟树林子有五六百米左右的样子,要是那个开阔地有这趟树林的一半也就是二百来米,雷鸣他们却是正好打伏击。

    “那趟树趟子密吗?”雷鸣接着问。

    雷鸣所指挥的所有战斗都是根据天时地利做出来的,这场伏击战来得太仓促,他自然是问得越详细越好。

    “密!不过有的地方还是能过车的,你们要是藏在那里向日本鬼子打枪,日本鬼子看不到你们的!”老乡自然是具实以答。

    “还有多远到?”雷鸣觉得自己对地形情况有了一定了解了他这才问最后一个问题。

    “再往前跑两三里地吧!”老乡答道。

    “哦”雷鸣点头这回却不再问了而是开始思索了起来。

    车马依然在奔跑,后面的日军骑兵自然还在后在辍着他们,但是很显然他们忌惮雷鸣小队的机枪却是不敢追近了。

    但是,雷鸣却知道,让日军骑兵就在后面这么吊着那肯定是不行的。

    这是路边的树林灌木比较多,地形不利于日军骑兵迂回包抄,否则日军早就追上来了。

    雷鸣小队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就在那老乡说可以下道的时候,雷鸣叫所以人把车马停在了一个路边的小山丘那里。

    在他的命令下,那个老乡带着周让他们奔那个伏击地点去了,而他自己则是留下来了一架马车,同时留下的还有五个人。

    雷鸣随即带着着小北风和二老牛上了爬上了那个山丘把枪架了起来,那三个人却是留在了马车那里。

    三四百米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讲那真的是转瞬即到的。

    就在雷鸣他们刚爬上那个不高的山丘,日军的骑兵就进入了他们的射程。

    雷鸣小北风的狙击步枪和二老牛的捷克式轻机枪同时就响了起来,刚进入射程的日军骑兵就有几人从马上跌落了下来。

    他们是对公路上的日军骑兵进行的射击,那日军骑兵却是跑成一字长蛇状追上来的。

    日军军官忙喝止住前面的骑兵然后他就开始变换攻击队形了。

    他们要是以一字长蛇状向雷鸣他们据守的这个山丘发起攻击那他们的损失可就大了,他是要把自己的骑兵变成类似于步兵散兵线的冲锋队形,这样他们既可以利用骑兵的快速机动进于迂回包抄对雷鸣他们进行围攻还可以避免他们有过大的伤亡。

    只是,这回二老牛的轻机枪打的却是连发的,那一梭子弹被他几秒钟就打完了,然后却是又打了一梭子。

    在雷鸣的授意之下,他这挺机枪旨在阻敌却不在伤敌,反而他这四十发子弹散射过去后还没有雷鸣和小北风用狙击步枪打下马的日军骑兵多呢!

    雷鸣眼见日军已是摆出攻击队形来了,他再一回头见留在马车那里的三个人已是向他招手了,于是他招呼了一声和小北风和二老牛便也收枪撤了下来上了马车却是接着跑。

    待到日军骑兵冲过来时却是看到雷鸣的这架马车已经下了公路正在雪野中向远方跑去,日军军官无疑大喜一挥手日军骑兵就又追了上去。

    马车就是马车,上面还拉了好几个人,跑得再快那也是跑不过他们的战马的。

    “行不行啊?能不能打滑啊?”此时坐在马车上的雷鸣有些担心的问正在赶车的郭进喜道。

    “没事,咱们刚绑完就把车赶到雪地来了,应当磨不断!”郭进喜回答道。

    “把车赶慢点,所有人向后面射击!”雷鸣命令道。

    于是他们车上的这六个人除了郭进喜外都开始向后面同样下了公路的日军射击起来。

    这就是马车的优势了,虽然那马车就是在再平的地方跑也会产生颠簸但总是有一个开枪的移动平台。

    而日军骑兵虽然也有骑射的本事,但射击起来就是你枪法再好也没有在马车上开枪靠谱。

    一时之间,日军射出来的子弹在雪野之上乱飞但能命中者却根本没有。

    而这时雷鸣他们所乘的马车那份颠簸突然就减轻了许多,雷鸣知道,马车到冰面上了。

    那冰面上总是比雪野要平坦许多的,现在只是希望自己的这匹马千万别打滑摔倒了。

    只是,此时他们却没有时间担心这匹拉车的马,反而他们借着车颠簸减轻了的机会枪法变得准了起来,竟然是把后面的日军又打下马了几名。

    而就在雷鸣专心致致冲远处的日军正要扣动扳机之时,那马车突然就是一晃,于是他这一枪便打飞了。

    雷鸣再回头时就见那拉车的马的一个蹄子倒底是在盖着雪的冰面上滑了一下,不过好在那马的前两个蹄子已是踏在了雪地上那马终究没有跌倒。

    好悬了!在这一刻雷鸣感觉自己身上的冷汗都刷的一下子下来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