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伪军的可恨


本站公告

    “你确认后面没有咱们的人了吗?”黑暗之中正在撤退的雷鸣问赵挑水道。

    “都回来了啊!就是阵亡的咱们都带回来了。”赵挑水回答道。

    在这次战斗中,特务连估摸击毙伪军怎么也得有四五十名,可是他们自己的战士也牺牲了四名还有两名受伤的。

    “去镇子北面看着那几名伪军哨兵的也回来了吗?”雷鸣又问。

    “连长,我们回来了!”没等赵挑水回答呢,已经有士兵在黑暗之中回答了。

    “那可真是怪了事了,伪军在搞什么名堂呢?”雷鸣皱起了眉。

    其实岂止是雷鸣在皱眉,包括特务连所有的人也都想不明白。

    他们已经从宝力镇撤出来快有两里地了,可是那镇子里却是突然又传出来了杂乱的枪声。

    伪军自个儿伙打起来那是不可能的,特务连的人又都带回来了,难道又有别的抗日队伍过去了?

    包括雷鸣在内的特务连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却也只能带着疑惑在黑暗之中向远方退去。

    而此时宝力镇内,伪军连长依然在大声吆喝着:“再多打几枪,冲老百姓家的房盖上房墙上打!你们可别从窗户打进去啊!”

    于是,在那已经被添了柴火的火堆之下,残余的伪军士兵们却是又冲着周围老百姓家的房子胡乱的打起枪来。

    而挨枪子最多的当然还是伪军连长借住的那个大户人家,那个人却是伪军连长的一个表舅。

    “哎呀,我说大外甥啊,你这是在搞啥名堂,那游击队不是走了吗?你咋还打枪呢,我的房子啊!”他那表舅都快哭了。

    东北寒夜风似刀,这要是把房子打得千疮百孔净窟窿眼儿的,大冬天的就堵窟窿眼儿玩吧!

    “表舅啊,你不懂,我现在开枪不是要给日本人一个交待吗?

    天亮了那日本人可就来了,我一下子死了这么多的弟兄又把枪和子弹给了那游击队,这枪和子弹可都是日本人给的,别说那游击队的死人了,我现在是连游击队的一根毛都没逮着啊!

    我要是再不做做样子,那日本人能饶了我吗?

    只要你外甥当着这个官,钱粮咱们以后还有机会捞,您说是不?”伪军连长跟他的表舅解释道。

    伪军连长那也是这个大户从小看着长大的,两个人并不生份,他把他表舅家都给祸害成这样了,总是要给他表舅一个解释的。

    要说这伪军连长还真不笨,虽然在时下的这种战乱之中,他竟然已经知道“以人为本”的先进理念了,即所谓的只要人活着钱粮以后可以再捞。

    此时他那个表舅又能说什么,一下子被抗日游击队弄走三大车粮食,厨房的盐袋子甚至盐菜缸都让人家给搬跑了,留着过年的那几口大肥猪竟然也捞了一个汉奸的下场被就地正法了。

    这大户在火光下隐隐的看着那雪地里的猪血,却是觉得血是从自己的心口窝子里流出来的,却是比伪军死的那些人流的血还让他心疼呢!

    可是就在这时,那名伪军连长却再次下令道:“来人,把这个房子给我点着烧了!”

    “扑通”一声,那个大户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号淘大哭了起来,嘴里喊道:“你咋还烧房子捏?你干脆把我这个老不死的也杀了算了,我不活了啊!”

    他这么一闹,伪军连长也为难了,最亲莫过姑舅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呢,自己这么做是有点不地道,可是,天可快亮了日本人上午保到,怎么也得给日本人一个交待啊!

    正在伪军连长硬着头皮准备下令的时候,鞠景堂却是凑上来道:“连长,要不我看这样,咱们把表舅家的猪圈放火烧了吧!”

    嗯?伪军连长格外赞赏的看了一眼鞠景堂,行!这小子行!脑瓜子够活啊!

    那大肥猪已经被雷鸣小队抢走了,那猪圈空着也是空着把它点着了那可是既能给日本人一个交待而给自己表舅家所造成的损失最小了。

    哎,有了啊,既然是打仗,为啥非得就在自己表舅家祸害呢?

    受鞠景堂建议的启发,那个伪军连长便有了新的主意。

    天亮了,这是一个寒气袭人的冬天的早晨。

    如果在平常,村子里的人都不会起来。

    黑龙江就是这样的气候,冬天天亮的晚又死冷的,起来那么早能干嘛?还不如在那有着余温的火炕上躺着呢。

    可是,这时有一家农户的院子里却是传出来了一个女人的哭喊与央求之声“老总啊,你可行行好吧,你这大冬天的把我家房子烧了那你让我这个孤老婆子去哪住啊!”

    “少特么的废话,昨晚上你这里藏游击队的人了,老子不毙了你就算便宜你了!来人,把她从院子里给我拖出去!”鞠景堂大喊道。

    这个主意自然是伪军连长想出来的,要烧房子没必要烧自己表舅家的吗,找个老百姓的房子随便捏造个理由烧了不就是了。

    于是他就把这个“好活”给了新晋排长鞠景堂。

    这种已经近似于“踹寡妇门踢绝户坟”的缺德事,鞠景堂也不乐意干啊,可是他还得必须做出坚决执行命令的表态来,谁叫自己现在是排长了呢?

    正因为知道这事招人骂损阴德鞠景堂也没敢挑人口多的人家烧,他却是挑了一个无儿无女的老太太下的手。

    早晨刺骨的寒风里那老太太无助的哭喊着,被两名伪军直接就从院子里拖了出去,那后腰上的肉都露出来了可是她却已经顾不得了。

    永远不要小瞧黑龙江的天气,在接近零下三十度的寒冬里你就是那精壮汉子你露个后腰试试?一会儿功夫就能给你冻出紫茄子色出来!

    “来人,点火!”鞠景堂下令了。

    可是那个拿火柴的伪兵刚要点火一抬头却划不下去了,嘴里却是磕磕巴巴的叫道:“排、排长。”

    “叫你点你就点,你叫我有屁用,连长下的令!”鞠景堂骂道,可是一转头他也不吭声了。

    因为他看到老鞠头正用恨恨的目光看着自己呢,那孤老婆子的哭声把他的亲二叔给招来了!

    这个火敢点吗?借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着他二叔的面点!

    这是他亲二叔,他要是敢当着听到哭声越聚越多的镇里人的面不听他二叔的就把这孤老婆子的房子给点了,他二叔就敢掐死他!

    人要脸树要皮,亲二叔打自己自己总是没法还手的!

    “二、二叔,我也是听命令。”鞠景堂也没辙了。

    老鞠头恨恨的看着自己这个恨铁不成钢的侄子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解释,反而怒极反笑的说道:“行啊,我大侄子都升官了都特么的当排长了啊,大家都来看看,看我这个大侄子厉害不?他可真给我们老鞠家增光添彩啊!”

    “二、二叔。”纵是鞠景堂脸皮土坯墙厚他二叔的这话也已把他的脸臊红了。

    “那昨晚打仗怎么就不来一颗子弹把你这个小王八羔子打死呢!

    现在你要烧人家房子是不?好,你是当兵的,我老鞠头也惹不起!

    你要烧就烧吧,你要是把人家房子烧了,回头我就去祖坟那里把你爹我那个哥从坟里刨出来,看看他养的这个好儿子!”老鞠头大骂道,然后一转身,走了。

    料峭寒风下,越聚越多的百姓就都看着鞠景堂。

    鞠景堂感觉到压力了,这特么的这都叫什么事啊?自己为了当排长怎么摊上这么个破差事!

    “排、排长,咱还点吗?”那个拿着火柴的伪军士兵的手可一直在外面露着呢,那手背都冻变色了,却是又不识时务的问道。

    “点你**个点!”鞠景堂骂道。

    那个伪军士兵见挨骂了忙把手缩回到衣袖里,可是这时鞠景堂却是再次下令道:“别点房子,把她家猪圈烧了!”

    “啊?那猪、猪咋整?”伪军士兵问道,他差点说那咱们把猪赶回去吃了算了。

    可是他一看周围老百姓的目光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赶我二叔家猪圈去,让他一起喂吧!”鞠景堂说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