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周让的利刃


本站公告

    摸掉哨兵于雷鸣他们来讲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这自然是因为雷鸣他们还没有正式打过夜袭呢。

    在山林密营的这些日子里,雷鸣和他原雷鸣小队的成员们乃至整个特务连那是真的没有闲着,每天原雷鸣小队的这些人的训练都在十个小时左右,而特务连的训练那也是有八个小时的。

    为什么赵挑水他们的训练要少两个小时呢,并不是因为赵挑水的山东老乡们吃不了苦,而是因为雷鸣在训练了一个月后一算计要是他们都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下去,那是因为他们所储备的粮食是绝吃不到开春之际冰雪消融的。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就这种训练是格外的消耗粮食。

    并且就这年月人的肚子里哪有什么油水啊,大碴子、高梁米、苞米面这就是主食,至于菜什么的就别想了,也就有咸菜,这在后世就属于减肥食品嘛。

    所以只吃粮和咸菜人人就都变成了大肚汉,说实话在入冬之前雷鸣带人真的是没少屯积粮食,但当全员训练时那种对粮食的消耗真的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是,话说回来,粮食消耗得多,他们的训练那也是真的见成果了。

    提起东北人、山东人都有一个相近称呼叫“大汉”,即所谓的东北大汉、山东大汉。

    所谓大汉那就是个子长得高身强力壮,在雷鸣带头锤炼下,整个特务连的身体素质明显强悍了许多。

    而雷鸣所实行的训练计划里又细分了,包括:力量、耐力、速度、技巧、耐寒。

    这技巧就包括射击、拼刺刀、摸哨、抓俘虏、肉搏战、测距、使用掷弹筒等等、等等。

    而雷鸣一直练那个易筋经也终于慢慢显露出了其作用来。

    从外表看雷鸣和小北风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脱了衣服雷鸣身上的肌肉也只是显得比小北风他们更有形质一些罢了。

    但是在他们之间一比武较力的时候,雷鸣在掰手腕的时候竟然把二蛮子还赢了,和号称雷鸣小队第一大力士的桩子较力的时候双方竟然相持了一分钟也未分出胜负来!

    要知道,雷鸣过了这个年才十八啊,而桩子却已经二十二了。

    要说雷鸣虽然现在自己力气变大了但也谈不上什么武功高手,但是,雷鸣却是一切以实战为出发点的。

    至于说在黑夜里摸哨,雷鸣也是带着他们专门训练过的。

    他训练摸哨的方法是除了必要的技巧训练外,就是直接模拟实战。

    黑夜里让两个人守屋子,另外几个人摸上去再把这两个人“干掉”。

    虽然说这种干掉自然不能和实战完全相同,但毕竟让他们找到了摸哨的感觉。

    除了不要杀人伤人,他们曾经在半个多月的黑天里,互相摸哨,“杀”了个不亦乐乎。

    而周让就是在这种互“杀”之中脱颖而出的!

    论力气周让自然比不上那些男人,但是她有技巧,她贯于用刀,正如她说她自己的外号就叫“小刀”一样。

    周让在摸哨的时候总是拿着一根一尺多长的象征匕首的木棍,无声无息的向着满怀戒备的同伴靠近。

    她曾经多次的用一把“小刀”未发一生的就干掉两名“哨兵”。

    所以,周让能够在今天头一回摸哨就加入其中那是人家凭自己实力打出来的,就这点本来也想过来摸哨的二蛮子一见周让要上他也只能自动退出了。

    因为在密营训练之中,因为摸哨二蛮子和周让曾经在黑夜之中进行过十次单挑。

    在那黑暗之中,固然有二蛮子丝毫不怜香惜玉的锁住了周让的脖子时候,但更多时还是周让用那根木棍先点在了二蛮子的脖子上。

    单挑的结果,周让以七比三完胜二蛮子!

    周让这回所携带的武器是一把用断掉的日军军刺改成的小刀,长度在一尺左右。

    那刀锋是她特意找一个老铁匠给重新烧红锤炼打磨出来的。

    但凡打造利器的人都知道在那利器锤打成型打磨出刀锋之后最后一道工序叫淬火。

    所谓的淬火,就是将打磨完成的刀体放到某种液体之中让它冷却下来,至于这种液体用什么来做那就是看铁匠师傅的各自传承了。

    而周让这把刀用什么液体淬火却是一件只有三个人知道秘密。

    这三个人除了那打铁的师傅,剩下知道的也就是周让本人和雷鸣了。

    之所以雷鸣知道咋回事,那是因为周让找人做刀的时候觉得需要一个抡大锤的,那这事她也就找雷鸣了。

    可是那个老铁匠在把刀打制完快到淬火阶段时却是提出了一个让周让和雷鸣都意想不到的一种淬火的介质,那种东西竟然是人的嘘嘘之物!

    说实话,当那个老铁匠说出这个的时候他心里是有一些忐忑的,只因为他是知道这把刀的主人是眼前这个文静乖巧的女孩子的。

    而那个老铁匠也绝没有看过一部剧,说是某家造酒作坊,有个伙计喝多了错把酒壶当夜壶,往那做酒的大池子里撒了一泡尿从而他们就制造出了方圆百里皆知人喝过之后滋阴壮阳唇齿留香的纯纯的高梁酒。

    但是,他这招用尿淬火那是他太爷爷就这么传下来的。

    而当时令那老铁匠意外的是,雷鸣和周让两个人都没有笑。

    雷鸣和周让都是和日军血战过的人,自然明白人死如杀猪的道理,如果他们嫌那不能登大雅之堂的的尿有氨气之味,那么他们也不可能在那血淋淋的战场上就神经大条的活下来。

    雷鸣当时还问是得童子尿吗?那老铁匠便点头说,不是童子尿那也得元阳未泄的那种吧。

    而这时周让说了一句却是,我自己的可以吗?

    那老铁匠压抑住自己的惊奇之后回答,那要是你自己用当然是你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于是,他就见眼前这个看上去美丽、秀气、文雅、乖巧、集美丽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孩子到了那装水的大缸旁捞起了那漂在水上的葫芦瓢却是“咕咚咚”“咕咚咚”“咕咚咚”的连喝了三个大半瓢的凉水。

    然后,本是来给周让当苦力的雷鸣就变成给她望风的小跟班了。

    因为周让直接进了院子角处避开了那铁匠铺的窗户,雷鸣却是替她守着大门望风,周让便在那里小河流水哗啦啦了。

    周让就这样打制出了自己钟情已久的小刀,至于那刀快不快,那是有力证的!

    就在雷鸣他们猎杀野猪的几把刺刀当中,有一把半截的最短的刺刀那就是周让的那把小刀。

    在刺死野猪之后,周让还问小北风呢,我那刀快不?小北风实话实说,快!贼!

    当时就在旁边听到了他们对话的雷鸣宛若未见沉默不语。

    雷鸣本以为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却没有想到就在那五头野猪被抬回到密营之后,在给那野猪开膛破肚割肉的过程中,小北风用的却始终是周让的这把刀。

    为什么他非得用这把刀?一个是这把刀就是比别的刀快,另一个是因这把刀是大半截的日军军刺,长度在二十多公分长短合适用的是格外合手啊!

    于是就在小北风一边用力割肉剔肉直夸刀快野猪肉会香之际,雷鸣终是开始直翻眼珠子了。

    只因为雷鸣想起了这把刀在打造完淬火之际那那入到某种液体时所发出的处女的**的某种令人难忘的气息。

    别人眼见雷鸣才翻眼珠子自然不知道咋回事也没问,可周让让同学那却绝对是心知肚名的!

    于是周让便特意趁别人不注意时偷偷在雷鸣耳边说“有种你别吃肉!”,雷鸣再次翻了眼珠子气道“傻瓜有肉才不吃,再有味儿也吃!”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