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老鞠头的心事


本站公告

    “你大晚上的不睡觉,你翻过来倒过去的你折腾个啥?”黑夜之中老鞠婆了抱怨自己的男人道。

    为什么要叫老鞠婆子,那自然是因为他家老头姓鞠,也就是他的男人是老鞠头。

    老鞠婆子知道自家的老倔头子又生气了,晚上回家打个兔子回来那要是换到平时怎么也得哼一段二人转的。

    可是这回回来却是面无表情,只是把他那只死兔子往墙角一摔却是连收拾都没收拾一下。

    若是外人自然是不明就里,但他们可是打小的夫妻老来的伴,老鞠婆子一眼就看出自家的犟种又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一晚上她是一句话也没有跟这死老头子说,于是两个人默默的吃饭默默的吹灯拔蜡然后脱衣上床睡觉。

    这要是换往常,除非老鞠头想和自家老婆子想行那房中之事,否则他那是沾枕头就能睡着的。

    可是,今天老鞠头既不张罗那事却也不睡觉就在那里翻过来倒过去的骨碌,看样子这事还不小呢!

    “你又有啥事想不开你就跟我说说呗!”老鞠婆子到底是心疼自家男人便往自家男人怀里偎去。

    谁料那老鞠头子感觉自家婆娘凑过来了却是直接一翻身给了她一个脊梁骨嘴里却是长叹一声。

    老鞠婆子想发火却又觉得今天自家老头子肯定是遇到大事了否则不至于这样,于是终究是软软的说道:“你有啥事想不开你就跟我说说呗,别自己犟得跟头牛似的!”

    “跟你说你能管得了啊!死你的觉去!”老鞠头到底是说了一句话,只不过这一句话却是把自家老婆子直接从炕中间怼到了炕梢。

    老鞠婆子情知今天的事不小,她也惹不起自家这头犟牛终是自己老老实实睡觉了。

    而老鞠头却是躺在炕上依旧的长吁短叹。

    他又不瞎,在黄昏进镇子的时候,他如何没有看到那一串深深的明摆着就不是几个人踩出来的脚印,然后他就看到了那群戴着白帽子趴在山丘后的人。

    对于这些人的身份老鞠头直接就断定对方是抗日游击队了。

    山上的胡子才不会在明知道镇子里有一个连的军队的时候在大冬天来进攻呢,另外如果真的是胡子下山也绝不可能任由自己进镇子。

    而在猜倒对方是抗日游击队的时候,老鞠头心里便有一种欢喜的感觉。

    老鞠头恨日本人,只要是抗日的力量他都喜欢,他恨不得自己能枪上战场呢!

    所以他才在特意嘘嘘,给那些家伙留下了伪军在镇门口有四个哨兵的暗示。

    他怕那伙人没有搞明白自己是啥意思,他在提裤子时还特意把两只胳膊都端了一下,那自然是端枪的意思。

    他当时就想,如果这伙抗日游击队不是很笨的话应当是能看懂自己的意思了。

    可是就在他面无表情其实内心欢喜的进入到镇子的时候偏偏却又碰到了自家那个不争气的侄子。

    于是他那满心欢喜就在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可是自己的亲侄子啊!

    那共产党的抗日游击队进镇子来嘛那还用问吗?虽然自己的这个侄子不争气可是也不能明知道他今晚可能被打死可自己却装不知道吧!

    于是就在他那个侄子管他叫二叔的时候他的思想就开始激烈斗争。

    自己的侄子要是被杀了他那心里是过意不去的,毕竟那也是老鞠家的血脉,可是他还不能告诉自己那个混蛋侄子。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自己的那个混蛋侄子手中可是有着抗日游击队人的血债的!

    自己的侄子不能死,可是自己要是泄露了抗日游击队就在镇外从而让抗日游击队的人死了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老鞠头恨日本人恨得牙都直痒痒!只因为日本人在秋天的时候在镇外的马家窝棚杀了几十号人,而被杀的人中有一个却是自己的发小,自己发小一家十几口人都被日本人给杀绝户了,他要报仇!

    既想救侄子又找不到好理由的老鞠头在那经过自己侄子二十来步里左思右想,最终倒是想出了一个折衷的主意来。

    于是他才在自己侄子当了伪军之后破天荒的说了一句让他晚上到自家吃兔肉。

    在他想来,自己虽然没明说可是晚上自己拿小酒把那小子灌迷糊了晚上就在自家睡了那不就躲过一劫吗?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小犊子竟然说晚上有事来不了!

    就在那个小犊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老鞠头恨不得回头狠狠的扇那小子一顿耳光!

    你特么的都要死了你不知道吗?!

    可是既然你自己要死那我也救不了你了!

    你死了是一条人命,可你特么的手里还有人家抗日游击队三四条人命呢!

    我这回要是把实话跟你说了,那要是抗日游击队再被你们埋伏了那岂不等于我欠了人家抗日游击队几十条人命?!

    所以,我该尽的力已经尽了,我能暗示你的也暗示了,这可是你自己还往那鬼门关里钻那就是你的命了!你二叔也管不了!

    可是,话虽说这么说,老鞠头却是又如何能把这事放下。

    一会儿他想起日本鬼子杀死自己的那个发小,自己去给那个发小收尸时眼见着那一家老小竟然全都被日本人象杀猪似的用刺刀给挑了的惨景。

    一会儿他又想起自己看着从小就在自己身边长的自家亲侄儿的种种情形。

    这实在是一种折磨得他难以自持的事情,耳听着自家老婆子终是发出了轻轻的呼噜声,他终是难以自持在那冬夜的黑暗之中老泪纵横了。

    至于说跟自家老婆子说,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自家侄子真的就死在今天晚上,那么他也只能自己把这个秘密带入坟墓了。

    而此时,就在这老鞠头半夜无眠之际,一大群黑黢黢的人影已是在雪地中向宝力镇口爬去了。

    前面的四个人是雷鸣、小北风、桩子和二蛮子,他们要摸掉伪军的那四名岗哨。

    伪军是带着口粮来的自不必说,而根据联络员老焦的情报,伪军所住的那个大户人家也是伪军的一个直系亲属,那家肯定是屯了粮和盐的。

    不挨饿的人永远不知道挨饿的滋味,几天不吃盐的人才会知道那盐才是世间最美味的一道菜!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