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钩子和野猪


本站公告

    “小北风你看什么热闹,把这个钩子挂在那棵树上!一定挂结实了!”雷鸣边喊着边就把手中的铁钩甩了出去。

    那两个铁钩子已是被雷鸣用粗麻绳连在了一起,中间三米来长的样子。

    小北风忙依言行事,将那铁钩的两个爪子卡在了他身旁那棵有碗口粗的松树的树干上,而随后他就看到雷鸣已是将另外一个铁钩钩尖冲上放在了那个洞口边上,他却是用双手拎着那铁钩这端的绳子。

    到了此时小北风终于是猜出了雷鸣要打啥了,已是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你个小六子是要打野猪啊!”

    小北风的话引起了到这里狩错的人们的哄堂大笑。

    “还好意思说出来呢,满世界别人都知道,就你傻傻的,咱们有二蛮子了,我看以后你就是他哥大蛮子!”小妮子笑道。

    “嘿嘿,不怪我啊,我哪想到小六子会大白天的来打野猪啊!”小北风解释道。

    他一开始见到那洞时还真想这八成是野猪洞吧,可是小北风却是知道一般野猪都是在夜出来活动了,所以就没有想到雷鸣却是在大白天的来堵野猪窝来了。

    “小六子,你咋知道这里有野猪的?”小北风又小孩粘牙般的问雷鸣。

    “我是猎人,咱们地盘上别说野猪就是有多少就是有多少蚂蚁我想知道我都能查出来!”雷鸣一本正经的说。

    “哄”的一下,所有人都笑了,雷鸣这个牛皮吹的可是委实不小,但是,人家现在真的就想出来了打野猪的招,那人家吹吹牛你也是拿人家没辙,谁叫咱想不到呢。

    小北风这回是彻底是让雷鸣弄没词了便问道:“那我嘎哈?”

    “一会野猪出来你们几个用刺刀负责把野猪捅死,可别让它跑了,它要是跑了咱们可干不过它!”雷鸣说道,随即雷鸣却是又大声说道:“我听说过这招但我也没有用过,所以大家都小心的!小妮子点火,二老牛刘柱你们几个往里扇烟!”

    雷鸣这个打野猪的活还真的就不是几个人能完成的,于是大家就开始分工合作起来。

    雷鸣自己手里拎着那个钩子,小北风、赵挑水、二蛮子、桩子四个人都拿着绑在两米左右长的木棍上的刺刀,小妮子负责点火,其余几个人却是把外衣脱了下来准备扇风。

    时下就是这种艰苦的条件,他们扇风还真的没有好家伙什,什么扇子纸壳子那就不用想了,就是雷鸣想到了有这么两个用来爬高的钩子才想到用这招来猎野猪,否则密营都是在大山里头,你让他到哪里去找那现成的铁钩子呢?

    “我点火了,你们都小心点!”小妮子兴高采烈的高喊道。

    其实别看小妮子是猎户出身,她也是头一回用这种办法打野猪。

    原来她自己打野猪的时候都是在夜里用夹子或者猎枪等在田地里,只因为那野猪本就是昼伏夜出专门在夜里出来祸害老百姓庄稼地的东西。

    小妮子很快将火点着,眼见清烟升起旁边的二老牛就想往里扇烟,小妮子忙道:“你等会儿,再扇灭了,怎么干活就不动脑,跟那个谁似的!”

    周围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这那个谁是哪个谁啊?

    于是,被称作那个谁和有也只能一手拿着那用刺刀做出来的扎枪一手摸了摸自己的鼻了佯装没有听到。

    火着旺了,那烟自然也就大了,负责扇风那几个人是用足劲了扇,但奈何用这衣服扇风实在是有些不顺手,所以那烟进洞里的并不多。

    “几个大老爷们笨手笨脚的,二老牛把你衣服给我!你们都让开!”小妮子气道,伸手接过二老牛递过来的衣服,然后她却是用两手拎着那衣服的两个肩膀子把那衣服向着那洞口里面扑嗒。

    这招却是好使了,眼见着那青色的烟大多数被小妮子扇进了洞里。

    “都小心了啊,差不多了!”所有人都互相提醒着。

    不一会儿,在看着一个洞口的周让忽然大声喊了起来:“这跑出来一个,哈哈,没跑出来!”

    原来周让真的就看到一头野猪伸着獠牙从她看着那个洞口想往外钻,奈何那洞口却已经被好几根带尖的木棒事先封死了那野猪自然就没有钻出来。

    此时小妮子往里扇烟的那头火已是烧得越来越旺,那烟气自然也就越来越多的进入洞中。

    洞里的野猪被烟熏得就都要往外跑,可是有几头野猪直接就被那洞口的木棍子给拦了回来出于本能的就奔另外的洞口去了。

    “我听这里面的哼哼至少里面得有五头野猪!”小北风一见这个办法有门又兴高采烈的白唬子起来。

    只是他话音未落呢,二蛮子已是大叫道:“出来了!”

    从二蛮子看到那只野猪先露出来的猪鼻子和獠牙到那野猪从洞里蹿出来那能用多点时间?却是一秒都没有用上呢!

    而就在那野猪蹿出洞的刹那,雷鸣适时的就把那自己手中的铁钩往上一拎,然后就听到那野猪真的就象杀家猪时发出了一声嗥叫,雷鸣手就松开了,他拎着的那个铁钩子的两个齿儿已是完完全全的连根没入到了那野猪的肚子之中!

    另外一头的铁钩子可是连着树呢,于是在这一刹那连在两个铁钩之间的麻绳已是被野猪抻得溜直,那头铁钩搭着的松树便是一晃。

    野猪的劲儿那确实是不小!

    这种猎杀野猪的方法却是借了野猪自身的力,雷鸣也只是负责把那钩子齿儿搭在野猪的肚皮上罢了。

    野猪和家猪都喜欢在淤泥之中打滚洗泥浴,再加上身体上有时还会蹭上松树油子之类的的东西,所以它那身猪皮外面总是有一层厚厚的最后也搞不清是什么东西的“铠甲”。

    就野猪那套“铠甲”子弹都打不透,而它的肚皮之下却是还算柔软的地方,那野猪还是个近视眼,一有危险一碰到前方有动物,它才不管你是人还是老虎呢,那就是一个勇往直前的性子。

    所以那野猪被烟熏得一迷糊之际更是象个小坦克似的往前冲,它哪知道洞口外有钩子,所以它那一冲却是等于自己把自己的身体贯进了那锋利的钩齿儿之中!

    这时候就不用雷鸣吩咐了,小北风和赵挑水几个人拿着那带木棍的刺刀冲着那已是痛得倒在地上打滚的野猪的咽喉处就是一阵乱捅,倾刻间那野猪身上血流如注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而就在这头野猪冲出来的刹那,小妮子那头已是把煽烟停了下来。

    洞里野猪听到这个洞口自己的同伴惨叫吓得就不敢往这条道上跑了却是在那依旧有着烟的洞穴里狼奔豕突!

    雷鸣这头摘下了那个铁钩子,二蛮子他们忙把那已是奄奄一息的野猪拖到一边,然后雷就又拎着那铁钩子在洞口等了起来。

    小妮子那头再次往那洞里煽烟,过了没多久就又有一头野猪从雷鸣头的洞口冲了出来,但结局却已是注定的了,它又自己把自己玩残了!

    也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雷鸣他们竟然是用招捕杀了四头野猪,一时之时所有人都喜气洋洋起来。

    但是在捕杀第五头野猪时却是出了意外。

    这头野猪个头比较小,雷鸣的钩子就没有对正,在野猪往外冲的一刹那却是只有一个钩齿儿挂在了野猪肚子上还挂偏了,所以那野猪挣命的一跑却是将野猪皮钩豁了并没有钩住要害!

    旁边的小北风、赵挑水、二蛮子齐齐的将手中的刺刀向那野猪喉管处捅去,也只有小北风的刺刀戳中了却也只是刺出个孔来,所以那野猪竟然又蹿了出去。

    而这时已是跑到侧前方拎着自己的双节棍正在跃跃欲试的周让倒是有了表现的机会,她手一抖直接就把自己的双节棍甩打了出去。

    那双节棍带着铁箍的那头正砸在了这头野猪的鼻梁骨上,于是众人就听那野猪“嗷”的一声就将自己的头杵在了地上。

    此进雷鸣连的这些人哪个不是老兵?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发楞!

    三把绑了木棍的刺刀奔着再次跌倒的野猪又是一阵乱捅,但那野猪却依旧顽强无比的爬了起来向前跑去。

    只是它肚子上的和喉管上的伤口终究是被捅得太多了,那野猪跑出去也就三十多米终究是一头扎在了地上打起滚来,它,失血过多!

    待到众人赶上去又给了几下子终究是把这头野猪结果了之后,他们才看到那野猪的鼻梁骨却是已经被周让用她的双节棍生生砸断了!

    北国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周让到时由此得到了一个暴力小妞儿的外号!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