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补枪的重要性


本站公告

    战场上的枪声渐渐零落了下来,最后山野间归于平静。

    一二道岭之间的山路上宛如修罗杀场,皆是一片黄乎乎的日军的尸体,甚至连日军那几匹拉车的马也没有逃脱掉厄运,此时它们那壮硕的身体已是倒在了最靠近山谷入口的地方。

    想来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日军在进入山谷的时候,那马车本就是在最后,当日军发现中了埋伏之后后队变前队,那赶车的日军自然率先要拨转马头往外冲的。

    只是那马车掉头却是比人转身就跑可是慢多了,于是那几匹马也成了最早那批被雷鸣小队击毙的日军军官的殉葬品,这是二老牛用轻机枪射击的结果。

    事实证明,无论是人还是马都无法抵御住子弹的杀伤。

    这时有脚步声响起,一匹倒在血泊里还没有完全断气的马艰艰的把它的脖子昂直了一下,它很想站起来。

    只是他那依旧雄健的富有力度感与曲线感的脖颈由于血液的缺失终究变得无力起来,于是它挣扎了一下便又只能把自己的头躺回到了血泊之中。

    它的鼻孔里喷出一股气息,它的眼神显得是那么的无辜。

    在它的世界里所有的那种能直立行走的两足动物都可以驱赶它,它搞不明白两伙直立行走的动物互相开枪射击为什么要把它也牵连进去。

    这时那脚步又是近了,一些还穿着千层底布鞋的脚就踏在了那马头的旁边,那脚并没有刻意避开此时那粘稠的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马的血液在地上形成的血溪。

    只因为这只脚的主人——山林队员们现在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这片躺着卧着叠压着枕藉的日军尸体上,而他们手中枪支的指向便随着他们的目光而挪动。

    因为战斗刚刚结束,到了补枪的时候了。

    没有日军抵抗了可并不代表所有的日军都被打死了,这场由日军大队长福田康夫发起的追逐战经历了快两天的时间后终于以抗日游击队开始给这些倒卧在血泊之中的日军补枪而终结。

    这种结局是那个已经死去的脾气暴躁的福田康夫所没有想到的,却也是此时正率队开始对日军进行补枪的雷鸣所没有想到的。

    此战,大胜,但补枪之时更得小心,虽然此时这片谷之中一片静寂,可是雷鸣并不相信所有的日军都死绝了。

    眼见山谷入口处自己人开始补枪了,两边山岭上的人也小心翼翼的沿着那山坡走下来但更多的还是出溜下来的,但是无一例外的他们他们的枪口都指着下面那已是黄红之色的山路。

    黄者为日军的尸体,红者为日军的血。

    而这时本是在雷鸣身后的刘昌名用手中的盒子炮比划了一下,便有他的手下快速上前将雷鸣护在了身后。

    刘昌明,名山队的大当家,他现在很佩服雷鸣,他不想让雷鸣有意外。

    雷鸣不是万能的,但是雷鸣却领着他们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一个出色指挥员的生命已经不属于他自己,因为有这样的一个指挥员可以杀死许许多多的日本鬼子,可以少死许许多多的中国人!

    “噗嗤”,有利刃透体的声音。

    那是山林队的人在看到第一具日军的死尸的时候就把刺刀刺入了那具死尸的胸膛。

    所谓战斗后补枪,于中日双方来讲,更多的时候是补刀。

    活人与死人的区别是什么?活人有心跳活人有呼吸,这两者死人自然都没有。

    可在战场上如何辨别那躺在地上的身上有着血迹与伤痕的敌方作战人员是否死去呢?

    当然不可能去挨个去听心跳试鼻息,所以,最简捷的办法是——莫管死活直接再补上一刺刀!

    日本是岛国,日军注意节约,所以他们在打扫战场时更喜欢用刺刀刺入战死的中国士兵的尸体里。

    而抗日游击队自己并不能生产子弹,所以用刺刀对日军的尸体补上一下那就能节省一发子弹。

    至于开枪也是避不可少的,但毕竟和战斗时相比少了许多。

    一二道岭之间的道路并不是很宽,也就是能并排走过两架马拉大车罢了,而为了冲出这块绝地绝大部份日军都选择了往回冲。

    于是就在刚进山谷的这片道路上日军尸体横陈血流成溪,落脚竟然有粘粘的感觉。

    可是正如雷鸣所强调的那样,所有给日军补枪的人员宁可把自己的脚踏进那纯粹是日本人血汇聚成的血泊之中,也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脚下,他们的枪口与刺刀都指着那些还没有补过刀的日军士兵。

    补枪也好补刀也动并不比战斗时来得轻松,每个人的注意力都很集中,没有人希望自己在战斗胜利之际被日军打上一冷枪。

    “哎呀!”,这时有一名山林队员突然叫了一声。

    补刀于中方人员讲不啻于战斗,他这一声“哎呀”却是把很多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而这时人们才看到那名山林队员已是把自己手中的步枪直接拄在了地上,而他的左脚却是已经赤裸裸的离开了地面,而原本应当在他脚上的那只敞口懒汉鞋却是是留在了地上那粘稠的血液中。

    所谓懒汉鞋那自然是指中国人自己做的那种没有鞋带的夏天穿的只需要一提就能套上的那种单鞋。

    或许是由于这名山林队员鞋上的松紧带没有弹性了,或许是由于地上的血液太粘稠了,他落脚再抬脚之际,他的那只鞋便被粘在了日本人的血液之中。

    原来是虚惊一场,正当看向那名队员的这些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可是雷鸣手中的盒子炮却响了!

    众人顺着雷鸣的盒子炮的指向望去时由于那里皆是日军的尸体,他们并没有看清雷鸣的手枪打的是哪名装死却未死的日军士兵。

    但是,他们却看到了一颗已是掉在地上正喷着白烟的香瓜手雷,然后那手雷轰的一声就爆炸开来。

    这回众人却是连卧倒都来不及,等反应过来时已是有爆炸产生的弹片从他们的头上“嗖嗖”的飞远了。

    众人正庆幸着呢,雷鸣手中的盒子炮却是“啪啪啪”的又响了起来,这回却是连发。

    这回众人可是看清了,有两名趴在地上的日军士兵在中枪之际身体发生了颤抖,很明显他们是装死却是被雷鸣发现了。

    “还有!”一名山林队员高喊之中他手中的盒子炮也响了起来,一名刚把一挺原本架在地上的歪把子机枪的枪托扶到肩膀上的日军士兵便中弹倒了下去。

    “啪啪啪”杂乱的枪声响起,这时才反应过味来的大多数山林队员便向前方感觉象是哪个都没死的日军士兵胡乱的开枪射击了。

    “停!”雷鸣喊道,他的目光依旧在警惕的扫视着前方口中却是说道:“别瞎打,你们步枪打的太慢,如果赶上再冒出来装死的日军你再动枪栓还来得及吗?”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