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大姑娘连诱敌(二)


本站公告

    四道岭无论哪个位置都不再有人说话,唯有偶尔的鸟雀的啼鸣。

    这本应当是一个金秋的充满了自然之和谐的上午,但是,荷枪实弹日军的出现却打破了这山乡的美景。

    那挑在刺刀尖上的膏药旗显得是那么的刺眼,那踏得灰尘四起的制式大头鞋便在这片本不是属于他们的这块田野中走来。

    和胡梅在一起的那三个女兵虽然不能看清日军士兵前进的细节但却都能想象得到,所以她们变得紧张。

    而就在这个时候离她们也就十米远的周让却是发出了一声嗤笑。

    “别紧张,我比你们看得还清楚呢我都没紧张。”周让说到。

    周让的说话却是让胡梅以外的那三个女兵吓了一跳,这都看到小鬼子了你咋还说话呢,再被小鬼子听到!

    可是周让显然猜到了她们几个在想什么,周让却是接着说道:“还四五百米呢,小鬼子根本就听不到。

    别看他们现在看着凶霸霸的,要我看他们就是老母猪后面拖大葱愣装大倚(尾)巴驴!”

    周让竟然用了一句民间的歇后语,还说日本鬼子是装大倚巴驴,这说法却是让那三个女兵轻笑了一下。

    而周让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给她们这三个头一回上战场的女兵缓解紧张情绪。

    “你们不知道,在鬼子追我们这一路上,我们至少得打死了一百个鬼子,咱们的人伤亡没有超过二十人。

    而且我有望远镜我还知道小鬼子压根就没带几辆马车,他们不可能把死尸带回来,所以那后面的大车上怕是拉着一百多颗人头呢!”

    周让这么一说,胡梅都不看鬼子了却是飞快的扭头扫了一眼蒿草中举着望远镜在那里碎碎叨叨说话的周让,而那三个女兵一听雷鸣他们竟然一下子杀了一百多个鬼了当时眼睛也都亮了。

    那可叫一百多个鬼子呢,要知道,有时候几十个鬼子可就能把老百姓的村子给屠了!

    “总之不用怕鬼子,要想不怕小鬼子那就杀掉他们,而那小鬼子的脑袋在掉了后和猪头没有什么区别。

    好了,胡梅你们两个可以出去了,我让你们往回跑你们就跑,保证没事!”周让再次说道。

    周让成功的用自己的话缓解了那几名女兵的紧张,而拿着一杆红缨枪的胡梅和拿着一支破旧的老套筒的金玲竟然就从藏身的地方爬了起来迎着日军的来向走了过去!

    此时刺刀在阳光下闪亮的日军仍在行进着,双方现在相距离三百米左右,日军竟然在第一时间没有发现胡梅和金玲!

    “别怕,跟我走!”胡梅抑止住自己加剧跳动的心脏依旧迎着日军的来向走,而金玲则是边走边紧张的看着正走过来的日军大队。

    “哎呀!桩子,我媳妇比你媳妇厉害,你媳妇腿肚子打颤了!”此时在一道岭上埋伏着的二蛮子却忽然得意的说道。

    二蛮子他们本来就是被雷鸣派出来保护这几个女兵安全的,下面的情形自然看得清楚,至于二蛮子说金玲腿肚子打转,那却是他猜的。

    桩子现在哪有功夫理会二蛮子的得意,他正紧密注视着远方的日军,然后他忽然就说道:“鬼子动了,发现她们了!”

    几乎与此同时,一道岭下面手持望远镜周让已是喊了起来:“撤!回来!”

    金玲听到命令扭身就往回跑,却是被胡梅拽了一把直接闪到她俩身边的一棵树后去了,而这时对面便有日军的子弹打了过来。

    胡梅到底是上过战场打过仗的人,她是知道如何自保的,旁边就是稀疏的树,从那里跑总比在明面上跑安全得多。

    日军的枪声一响,那两个从没打过枪的女兵也扣响了扳机,于是“砰砰”两声枪响,把对面的日军固然吓了一跳却也把她们两个射击者的肩窝撞得生疼。

    “走了,走了,鬼子看到咱们了。”周让喊道已是把望远镜藏在了身上,这个可不能让小鬼子看到,看到小鬼子就该有怀疑了。

    周让刚要爬起时那两个打枪的女兵已经跑了过来,她心中一动却是一伸手道:“把枪给我!”

    有个女兵把枪递过来之际,周让已是趴回了原来的位置接过枪栓重新顶上冲着跑在最前面的那个挑着膏药旗的日军就瞄起准来。

    “周让你嘎哈呢?快跑!”胡梅和金玲也跑了回来。

    而这时周让手中的步枪就响了起来,三百米左右的那名挑着膏药旗的日军士撒手扔枪就仆倒在了地上。

    借枪给雷鸣的那个女兵震惊的看了眼周让,那震惊已是超过对日军的害怕了。

    她想不明白这个看上去也就和自己岁数差不多的女孩子胆子怎么会这么大枪法又怎么会这么准?!

    “我艹,这小娘们枪打得准哪!”二道岭上看到这一幕有一个小崽子就叫起好来,只是他用的那个称呼却委实对周让有些不尊重。

    “你特么的把嘴闭上,那是雷鸣小队的二当家!”张忍冬骂道。

    原来如此,那个小崽子吓得赶紧闭上了嘴。

    无论是部队还是山林绺子中能混下来的女人没有两下子是不可能的,这个小崽子敢管周让叫小娘们这要是让雷鸣小队的人听到了绝对不会轻饶他!

    “走了!”周让缩身向后将步枪扔给那个女兵爬起来跟着往山谷里跑。

    一道岭二道岭入口的边上有稀疏的树木,虽然这里是通过四道岭的主路,但由于公路有个小小的弧度,追赶而来的日军虽能从树隙间看到周让他们五个女兵的身影,但想用子弹捕捉到她们那可就太吃力了。

    五个女兵以年轻女子所特有的婀娜如同小鹿般在林间跳跃着投入到了一二道岭之间去了。

    “福田君,你看——”有日本军官来请示福田康夫来了。

    福田康夫无疑在望远镜中看到了那五个中国女兵逃跑的情形。

    他的脸上现出了愠怒,自己堂堂大日本关东军都让小小的抗日游击队欺负到这个地步了吗?

    不光抗日游击小队来欺负自己,就是几个支那女人拿着那一打是“嗵嗵”直响的破枪还有那个通红的象长剑似的冷兵器竟然也敢过来打冷枪!

    这如何能忍?!

    于是,福田康夫一挥手,日军就追了上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