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山东人的夜战(四)


本站公告

    秋已至,夜已深,同样在黑暗之中,雷鸣小队全体人都睡得很沉。

    他们白天在荒野之中跑了太多的路,不过还好,最终他们还是成功的实现了雷鸣那个消耗和恶心日军的计划。

    并且,他们现在还有了援军。

    所以,他们睡得很踏实,尽管地已经很凉了。

    如果他们这样一直睡下去,也许在他们醒来的时候,他们的眼睫毛就会挂霜,天气已是一天凉似一天了。

    可是,就在凌晨三点的时候,雷鸣醒了。

    这是他现在打鬼子养成的习惯,他想在凌晨两点的时候醒来那准就会醒,这个不需要别人叫也不需要闹钟。

    这种野营,雷鸣小队至少有两个人是幸福的,一个人是雷鸣,另一个是周让。

    雷鸣在醒来的时候终究还是感觉到了怀里的温热,因为周让已是又钻到了他的怀里。

    周让非但钻进了他的怀里,甚至雷鸣还发现自己的一只胳膊变成了周让的枕头。

    现在算早晨吗?不算。

    现在算凌晨吗?也不算,现在只有算是后半夜吧!

    可是就在这个时刻,雷鸣忽然感觉到了自己作为一名已经成为男人的某种变化,那是男人一生之中的某种觉醒。

    这种觉醒雷鸣在少年的时候便有过,可是那时候的他每天都在打猎,他并未刻意的注意过,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两条野狗在山野之间苟且,直到他和小北风这样的山林队的小崽子“混”在了一起,他才想明白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雷鸣吁了一口气,他需要放松。

    而这个时候,远方也就是那条小河的那头就传来了隐隐的爆炸声和枪声。

    于是,雷鸣陡然惊醒,还有自己的同伴在与日军作战,现在到了该他们行动的时间了,他们需要在那个叫刘半山的农民向导的带领下向着那个可以对日军进行埋伏的地点迂回前进了。

    于是雷鸣轻轻推了一下睡得正香的周让,不一会“醒了,醒了!”低声的招唤声在黑暗之中响成了一片,别管多累到点儿就醒的可不光是雷鸣自己。

    这回雷鸣可是要带着这几个山林队对日军进行再次袭击了,那四个绺子可是要跟随一起行动的。

    于是,五分钟后,这支混合作战队就在刘半山的引路下出发了。

    这支队伍当然不能直接就从那小河处过去,不仅仅是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水,也是因为对岸的日军依旧还在。

    据警戒哨说,那爆炸声枪声时断时续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由此可见赵挑水亲自带人却搔扰日军是有效的。

    有了向导一切变得简单,刘半山也只是带着他们在黑暗之中向下游跑了几百米后便领着他们在一处水浅也只是没腰的地方就过了那条河。

    所有人的衣服都又湿透了,所有人的睡意都已全无,对付这种寒冷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跑得更快一些。

    就象外国寓言中所说,对付寒冷的是有貂皮大衣还是奔跑,雷鸣他们这些人的选择也只能是奔跑,因为奔跑可以让人在寒冷之中产生出热量。

    “不知道赵挑水他们打得咋样了。”在行军之中,当侧翼又有枪声传来的时候周让低声向雷鸣叨咕了一句,雷鸣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催着大家快速行军。

    而此时,在那黑暗之中,赵挑水的手下也只剩下两个人了。

    一个是那名机枪手,一个是赵挑水的本家侄子。

    “你负责弄出动静来,该我上了。”赵挑水那只有十七岁的侄子说道。

    “小五,要不你别去了,你家可只有你这根独苗。”机枪手喘息着劝赵挑水的侄子道。

    他之所以喘息那是因为他也受伤了,有一发日军的子弹从他的右胸穿了过去。

    这也就是日军的三八大盖那6.5mm的子弹,如果是中国步枪无论是汉阳造还是中正式他也就废了。

    “我二伯都去了现在都不知道死活,我必须得去,我二伯说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那个小五这么说,然后他就一手拎着那装着手雷的袋子一手攥着块石头向前方摸去了。

    手里攥块石头,这是第一个摸向日军的叫赵庆丰的那个赵挑水的手下用生命换来的一条经验。

    当时,在夜色中赵庆丰的那句莫名其妙的关于用石头的喊声到底还是被他的同伴们听到了。

    于是,他们在低声讨论了一会儿后便明白了赵庆丰的意思。

    手里攥块石头那固然是要把小鬼子砸得头破血流,却更是为掩饰自己砸手雷引信时所发出的那声“啪”。

    事实已经证明赵挑水的人都不怕死,他们用一块石头的目的也只是在于能把自己布袋子中的手雷全都扔出去,哪怕一颗手雷只炸死一个日本鬼子,那么他们也赚了!

    该还剩下两个人了吧,而此时黑暗之中赵挑水趴在一棵树后也在那里默默的算计着。

    他现在又后悔了,这回不是后悔自己带的人少了,而是后悔把自己的亲侄子小五带来了。

    他不知道如果是雷鸣小队夜袭迟滞日军会怎么做,他却是知道自己把一场夜袭变成了自杀式的攻击,而自己本是来搔扰日军的人包括他自己都变成了敢死队的队员!

    或许真的是由于山东人太梗直了吗?

    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赵挑水的脑海之中闪了一下便被挤到不知那个犄角旮旯去了,如果什么事都反思那就不是他赵挑水了。

    赵挑水现在想的是,如果自己亲侄子小五也阵亡了,那么就该轮自己再上了,自己答应雷小六子的事情那就一定要办到!

    赵挑水并不怕死。

    他自小到大见过的死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了,至于打鬼子之后见过的死人那就更多了,这其中有自己的同伴老乡也有山林土匪也有日本鬼子。

    别人都能死,自己又差啥?

    他只是后悔不该带小五那个孩子出来。

    事已至此,悔之无用,如果自己那七个人不能拖住日本鬼子,那自己就亲自上,如果日本鬼子不再试图行进,那么自己就等到天亮。

    天亮了,自己还不能和日本鬼子同归于尽,因为自己手下还有上百名的弟兄,他要带他们杀死更多的日本鬼子!

    而就在赵挑水沉思之际,他听到了不远处终究是又响起了爆炸声和日本人的惨叫声。

    战斗又开始了!这就是俺们山东人!如果还不能阻挡日军撤退的步伐,那就看我赵挑水的吧!!

    在那爆炸声中赵挑水如此想。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