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过不去的小河


本站公告

    日军大队长福田康夫再次大怒了。

    他在追击雷鸣小队时下达的命令是“追上去活劈了他们!”,可是截止目前别说活劈了对方这支抗日游击队了,他是连对方的毛都没有看到一根!

    他的马队先是被抗日游击队袭击了,然后在迂回包抄中却又是中了对方的埋伏,那战马也就没剩几匹了。

    所以岁数并不大也就将到三十的福由康夫是随着大队日军一路跑过来的。

    他当然没想到自己所追的这支抗日游击队这么能跑,如果他知道这支人数并不多的抗日游击队这么难追,他也就不跟着跑了。

    可是既然已经陪着部下跑了那么久,他也只能坚持跑。

    这一路跑着,一路喘着,他就又一路安慰自己,快了,快了,马上就追上了。

    可事实证明,他们大日本皇军以急行军的速度追了几个小时却也未能将那支抗日游击队追上。

    然后,他们就追到这条小河边,才那么宽可不就是条小河吗?

    而现在当他看到对方竟然试图用那么几个人阻止己方过河追击的时候,他那积蓄已久的愤怒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口子。

    他便把自己手下的掷弹筒全都调了过来,给对岸来了两轮齐射!

    日军对掷弹筒的配置是一个小队有两具掷弹筒,他现在手里有两个中队,那可就是十多具掷弹筒,于是愤怒的他差点用那只能叫作超轻型迫击炮的掷弹筒把对岸的树林给炸平了!

    此时先是被追敌而不得的愤怒而弄得怒火中烧后又是被自己用小小掷弹筒弄出来的大场面又弄得亢奋无比的福田康夫再次下令,让会水的士兵武装泅渡!

    于是,便有三十来名士名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奔眼巴前的这条小河而去。

    一条才宽四五十米的正逢秋季枯水期也就河中间能没过他们大日本帝国士兵头部的河那可不就是小河吗?

    而就在这三十来名日军要过河的时候,躲在树林边上一个小土丘后的周让却是已经和二老牛把掷弹筒扶了起来。

    周让瞄着岸边正要下水的日军已是调好了射距,正要命令小保子添弹的时候二老牛问道:“用试射不?”

    “一共才多少米,不用!”周让回答。

    用掷弹筒打榴弹远了要测距和测高程的,可是近了还测什么?

    他们现在位置距离那伙正要下水的日军还不到一百米呢。

    再说了,鬼子人多啊,他们又不炸机枪,鬼子一大片呢。

    只要把榴弹发射到了鬼子堆里吓住鬼子不让鬼子过河这牵制任务就算完成了。

    于是,就在那些日军双臂高举着枪支下水之际就听“嗵嗵”两声响,然后靠近那侧河岸的河面上就爆起了两团水花来。

    榴弹在水中炸响那又不同。

    那榴弹自然比不上炮弹,在远处看那只是两朵小小的水花,可是在近处却是水花和弹片齐飞声势端的骇人无比。

    有日军被弹片击中身亡的直接顺水就向下游漂去了,有的受了伤的便在水中拼命呼喊,一时之间那河已是泛起了血色来。

    这场追逐战打到此时却还是头一回在那水面上见了血呢,吓得那些渡河的刚刚走到齐腰水深的日军掉头就往回跑!

    “回去!回去!机枪掩护!掷弹筒掩护!”福田康夫高喊了起来。

    中国的抗日游击队哪里来的掷弹筒,那还不是抢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抢来的东西一共能有几个,怎么两颗榴弹就把堂堂的大日本帝国的武士吓出如此的怂样来?!

    于是,就在福田康夫的吆喝声中,日军的机枪打得更猛了,掷弹筒也“嗵嗵嗵”的冲那树林又是了一阵猛砸,正往河岸上逃的日军士兵就又被驱赶下水了。

    可是,就在这时,周让和二老牛已是又把两颗榴弹射了出来。

    有了刚才的那两颗榴弹的爆炸点作为参照,这回落得更是妥妥的,直接就在河岸上正往水里下的日军士兵中炸开了。

    这回好,下水的那些士兵直接就被炸倒了七八人!

    “那里!”福田康夫将手中的指挥刀一指,他发现周让他们发射榴弹的位置了。

    可是他刚这一指的功夫,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身边的歪把子机枪竟然哑了一挺,他缩回头绕过右侧的大石头一瞅,一名机枪手的脑袋上妥妥的出现了一个小洞,那里正有血在流出。

    嗯?福田康夫一愣,他刚意识到对方的狙击手出现了的时候,他就看到又一名机枪手中弹趴了下去,而那发射穿了自己士兵脑袋的子弹竟然直接就打在了自己藏身的大石之上发出了“叮”的一声!

    福田康夫下意识的将身体缩回到了大石的后面,这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应当是捡了一条命的。

    自己右侧是块大石,大石右侧是几名机枪手,为什么自己的机枪手被对方打死了自己却没被打着这还用问吗?

    这证明抗日游击队的那个狙击手在自己的右前方,他并没有看到拿着望远镜的自己!

    “传我命令,盯死右前方,那里有中国人的特等射手!”福田康夫命令道。

    而当他再转回来看那河面时,见自己派去泅渡的士兵却是又被刚才对方的那两颗榴弹给炸了回来。

    福田康夫骂了声“巴嘎”抄起望远镜向树林的右侧看去,那里的烟尘刚刚散去,那是刚才对方的掷弹兵被己方的榴弹的爆炸给覆盖了。

    “抗日游击队,哼。”福田康夫鼻子里哼了一声。

    在他看来,抗日游击队也好,山林土匪也罢,那依旧是不入流的军队。

    虽然说现在他的部下也玉陨不少了,可是,那都是咋玉陨的?那都是这些狡猾的支那人用非阵地战的非常规的象小偷小摸一样的打法给打死的,真打起来,他们怎么可能就是大日本皇军的对手?

    就看这河对岸的反击,一共就是四颗榴弹再加上远处有那么个特等射手,可这就能挡住大日本皇军追剿流寇的步伐了吗?显然不能!

    于是,福田康夫再次下令道:“掷弹筒对树林后方及其两翼进行攻击,机枪掩护,这回一定要冲过河去!”

    不一会儿,几十名日军在火力的掩护下,再次向眼前的这条小河冲去。

    果然,这回对方再也没有阻击的子弹或者榴弹飞来了。

    不能不说,福田康夫的判断是正确的,雷鸣小队一共才十来个人,总是要轻装前进的,他们一共能带几颗榴弹?

    周让他们真的已经把带来的榴弹打光了,并且那树林已经是被日军的火力所覆盖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往前凑的机会,如果他们敢冒死上前,那真的就是会成为炮灰,会成为日军的枪下之魂炮下之灰!

    眼见着自己的士兵已是过了这条小河的中线了,福田康夫脸上现出了冷笑。

    我还要接着追你们这些狡猾的支那人!我就是打不死你们,我也要追得你们吐血!

    可是,就在这时,福田康夫身后的一名狙击手突然大喊了起来:“支那人,好多支那人!”,然后,枪声就响起来了,密集无比的枪声。

    子弹从河对岸的左右两翼飞来,密如雨点,而射击的对象正是那些正在渡河的日军。

    福田康夫不用望远镜也能感觉得到那些支那人藏得很远,足足有四五百米,可是这并不耽误对方射杀他那些在河中毫无还手之力的士兵。

    听对方的枪声竟然多是三八大盖的那特有的射击声,以三八大盖的有效射程四五百米射杀一个人那是绰绰有余的!

    也许这些支那人的枪法不会那么准,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枪好,就在这也就是不到一分钟的密集射击中,正在渡河的那些日军士兵已是没有生者了。

    河水在这刹那间就变成了刺目的红色了,刚才还活蹦乱跳嗷嗷直叫的日军士兵们现在已经全都伏在了那缓缓流动的并不湍急的河水之中,他们已经开始慢慢下沉,等再浮起来时那将是几天以后肿胀得没了人样的尸首。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