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收拢翅膀的蝴蝶


本站公告

    一支日军小队行进在山野间,前面是两架马车上坐着二十来人,后面又跟了七八十人,他们所前进的方向正是高魁自卫团围困青原抗日游击队之处。

    在日军看来抗日游击队的战斗力对抗自己大日本皇军肯定是不够的,自己一支小队那就是近一百人,以这样的兵力打抗日游击队几百人那也是不成问题的。

    但抗日游击队是土著,对地形山林都极为熟悉,他们打抗日游击队就象一拳打在棉花上或者用手去抓泥鳅的感觉,根本就着不上力。

    所以日军指挥官在得到了高魁的报告说已经把抗日游击队围在了一座山上的消息后,是既为自卫团能够困住抗日游击队感到高兴,却是又对自卫团的战斗力表示了鄙夷,所以便派一了个小队过来。

    由于发现那抗日游击队的那个地方比较偏远,所以日军赶得很急,日军小队长小野平次郎在问了伪军向导距离那个围困着抗日游击队还有五里多地的时候便催着前面那两架马车跑得更快一些。

    时下已是十月份了,田野里的庄稼早已经收割完毕了,两架马车正在一片已经收割完毕的苞米地里奔跑。

    东北管玉米叫苞米,那果实没脱粒之前叫苞米棒子,而掰掉了苞米棒子的苞米株则被叫作苞米该子。

    所谓的苞米该子是指那茎杆与叶子的合称。

    苞米棒子早就被主人家收走了,而那苞米该子却是码成了垛堆在地里,这是等着主人家有功夫时弄个马车或者驴车拉回去也就是当成烧火做饭的烧材罢了。

    日军和中国的抗日力量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双方都已经开始熟悉彼此的作战方式了。

    在早期的抗日义勇军的抗战之中,无论是自卫军还是救国军那也是敢和日军打阵地战的,毕竟那是正规部队嘛,兵力够用,火力虽然及不上日军但却还是可以拼上一拼的。

    但自打抗日自卫军、救国军战败之后,以共产党抗日游击队为首的抗日力量就鲜有与日军正面大规模作战的时候了。

    他们兵力、火力、士兵战斗素养都及不上日军自然不会和日军死磕,多数情况下都是袭击日军的少数兵力,消灭十几人或者几个人捡了武器弹药也就跑了。

    可正因为如此,这抗日游击队也是格外的难缠!

    而此时在小野平次郎这些日军看来,此地并没有什么危险,有山那是在苞米地的尽头,而苞米地里有些苞米该子垛那不是太司空见惯了的事情吗?

    所以日军的那两架马拉大车在那苞米地里颠簸儿颠簸儿的跑得就是个快!使得坐在马车上的日军一个个的用手使劲或抓或按着屁股下的车板以防止把自己跌下去。

    只是就在这两架马车在快跑到地头距离前面的小山也就是五十多米远的距离时意外却发生了!

    那马车旁边二三十米不等的几个玉米该子垛后却是飞出来了十多颗手榴弹或者手雷来!

    这个过程当中那马车上的日军自然是有人发现的,可纵是发现又能如何?

    此时他们都正坐在那奔跑着的马车上呢,坐在马车外面的日军士兵有看到的也顾不得挨摔了往前一蹭屁股就摔下了马车。

    但更多的人却压根没有注意到飞过来的手榴弹手雷或者看到了也已经晚了,对方扔的爆炸物都直接砸到脑袋上了那可不就是晚了吗?

    于是在这一瞬间“轰轰轰”的爆炸声连成了一片,那爆炸的白烟与黑色的土屑一同溅起,待那硝烟略散,就见第一架马车的马却是拖着已经炸趴了架的马车嘶鸣着往前面跑了,而第二架马车那马却也被炸伤了倒在地上而那马车上的日军士兵还用说吗,死的死伤的伤真的是狼狈不堪。

    但攻击马车的人显然并不是以只给了这两架马车一顿手榴弹就跑为目的的,在刹那间枪声就爆豆般的响了起来。

    那枪声射击来自于两个方向。

    一个方向是那几名苞米该子垛后面那些扔手榴弹的人,他们扔完了手榴弹,一个个是拿着盒子炮直接就冲上来了。

    而另外一个方向则是来自于地头的小山顶上,那山顶上却是架了机枪与步枪的,他们所射击的却是已经被马车甩出去有二百多米的日军小队。

    进攻是来得如此之突然,对方射击又是如此之精准!

    就在山上子弹袭来的刹那,小野平次郎在卧倒组织反击的刹那就开始怀疑了,对面山头上的人真的是自己半拉眼珠子都没有看上的抗日游击了吗?

    就在对方机枪步枪响起的第一拨袭击之中,自己的士兵就被放倒了二十多名!

    一个小队就算一百人,二十多人算多吗?不多!

    可是要再加上前面那两架被手雷手榴弹袭击的马车呢?那他这个小队一半的人可没了啊!

    小野平次郎现在已经无暇顾及前面那被袭击的两架马车上的人了,他需要对苞米地尽头那几座小山上准确的射击了。

    只是在他的指挥下,他手下三挺歪把子机枪刚刚架了起来,一挺机枪好赖不济还“哒哒”的了几下而那两挺机枪还没有响呢,对面的山上那枯黄的灌木蒿草之中便有子弹飞来,三名机枪手几乎同时中弹就被打倒在地!

    “上人,上人,把对面的火力压制住!”小野平次郎大吼道。

    对面山头上如此精准的射击如果己方压制不住,那已经不是去讨伐抗日游击队的事情了,而是他自己这个小队还能剩下多少人的问题了!

    又有日军的副射手冲了上来将原来的主射手直接掀开,只是他们这回却更是不济,三名副射手也只是刚刚趴在那里,甚至连扳机都没有扣动呢,对面便有三发子弹直接就穿透了他们的脑壳!

    而到了此时,小野平次郎才意识到事情不对了,自己遇到对手了,对面的山上分明有那种类似于大日本皇军那种特等射手的存在!

    想到这里的小野平次郎很果断的就松开了自己摸在腰间指挥刀把上的手,他坚信如果自己敢把刀抽出来大喊一声“牙几给给”,那么下一个被子弹命中的肯定就是自己!

    对方敢于在那玉米秸杆垛后近距离设伏,对方还有射击奇准的特等射手,那么对面这支部队的身份可就存疑了!

    小野平次郎左右看了看,这时他震惊的发现自己手下的士兵趴在那里不动的又有十来名了。

    如此之下,小野平次郎真的是大惊失色。

    “撤退,撤退!”他高喊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