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血债


本站公告

    刚刚下过一场秋雨,叶儿黄了,鸟儿藏了,于黑龙江讲正是一场秋雨一场一场寒的时候。

    只是与老天爷无意制造出来的肃杀相比,让人更加心寒的却是那人间的景象。

    成千的老百姓被日伪军驱赶到了县郊的乱坟岗子处,百姓们衣衫褴褛就象那树上还没有掉光的叶子一样在风中瑟瑟发抖。

    可是没有人敢说话,只因为刚才有两个人在人群中偷偷说话被那矮小却凶悍的日本兵看到直接就砸了几枪托,而那挨揍之人还顶了嘴,他顶嘴的结果是那名日军士兵把步枪掉了个个儿,于是那人就在成千百姓的眼皮子底下被刺刀扎了个对穿。

    人群于是沉默,本是吓得哇哇直哭的孩子也被大人用嘴硬捂住了直至那孩子被捂得憋过了气去后大人才敢松开。

    没有人知道日本人把县城里上千的百姓赶到这个乱坟岗子处做什么,因为这里在日本人没有来之前这里就是枪毙人犯的地方。

    人群虽然沉默,但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却是在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担忧与恐惧,那日本兵杀人可不是什么新闻,便有人开始四处打量,看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他们可有什么逃命的道路。

    倒是有来维持秩序的伪军看出来了百姓的担心,于是终究有人偷偷告诉老百姓不要怕,只是让他们到这里来看枪决人犯与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于是所有人那眼中的恐惧才稍稍减轻了一些,但那心头的忐忑却依旧还在。

    “你们,都过来挖坑,皇军今天要活埋敢和皇军作对的人!”在地势低洼的地方有伪军军官喊道,然后便有士兵从马车上拿出了几十把铁锹来冲人群中指指点点叫出来了一些看着身体还比较结实的百姓来。

    活埋吗?我们?还是人犯?

    百姓们骚动了起来,因为他们看到那些铁锹的数量虽多却不可能埋下他们上千号人,于是终究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在刺刀的监督下坑挖的很快,也就用了不到三十分钟,一个足有一人多深的大坑便挖好了,这时站在乱坟岗子处的人们便看到远处全副武装的日伪军押解来了两架马车,那马车上坐着的是五花大绑人犯。

    就在那些人犯被拖下车穿过人群被押解到那大坑边的过程中,人群再次骚动了起来。

    因为人们已经可以清晰的看清那些人犯了。

    人犯一共十二名,无一例外的五花大绑身上衣服都已经被抽打成了布条条然后被血渍所湿却是直接就粘连在了他们的身上。

    人犯嘛,被打得伤痕累累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人群骚动却绝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而是那些人犯中间有穿长衫的一看就是读书人的,有的打扮则是生意人,而其中最醒目的却是还有一个女人,甚至那个女人身前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懂什么,和这些打得已经快没有人样的人犯在一起那吓得哇哇大哭那应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是,他注定是叫不出来的,因为那孩子也同样的五花大绑,他的嘴巴和所有大人一样都是被用布塞上的。

    “好象是抗日游击队的人,这得怕啥样啊,还得把人家的嘴都堵上!”

    “真狠,怎么连这么小的孩子也要活埋吗?”

    “比胡子狠哪!”

    眼见自己生命无忧,眼见那些人犯都被推到了那大坑前,人群中的议论声虽低但却架不住人多,于是整个乱坟岗子处已是“嗡嗡”一片。

    “都把嘴闭上,谁再胡乱议论,老子就把你也推下去!忘了刚才被皇军用刺刀挑死的那个人了吗?”有伪军军官走上前来冲人群大喊道。

    于是所有人瞬间噤声。

    那名军官很多百姓都认识,那是这个县起名叫自卫团的伪军团长名字叫高魁。

    高魁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犯。

    做汉奸做到他这个地步自然已经不会考虑什么退路的问题了,所以他对抗日力量才不会手软。

    “你,最后一次机会,还交待不?”高魁一指其中一名中年男子。

    那男子此时已是被两名伪军架着着,他的两条腿都已经被打断了根本就站不起来。

    那男子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只是有一种愤怒的眼神看着高魁。

    “你要是要想交待不想死,你就点下头,否则我敢保证你在被埋到这个大坑里后没等你的肉烂光你就得被冻上!”高魁盯着那中年男子道。

    那男子已是无力挣扎似乎他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当然更主要的是他实在懒着看高魁的这副嘴脸,于是他干脆闭上了眼睛。

    “扔下去!”高魁一挥,于是这名中年男子便被推落深坑。

    只是那中年人双腿已断却又怎么可能站立,他落到坑底之时直接就仆倒在了地上,他奋力想要站起奈何两条腿根本就不争气,所以最后也只能奋力坐起,但他的头却仍旧不屈的昂了起来。

    “你!点头摇头?”高魁指向了下一个人。

    这个人也只有二十多岁罢了,一看那单薄的身体那个已经碎了一个镜片的近视眼镜便知道他也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罢了。

    可是他人虽文弱可是他的精神却是强悍,他甚至努力的往前挣了一下呜呜的把嘴往前凑向了高魁。

    这个人一看就不是打仗的料,他要交待吗,周围看到此情此景的百姓便想。

    可是这时他们就见高魁却是又一挥手说道:“死不悔改,推下去!”

    高魁却是知道这个青年的这个动作代表了什么意思,他下意识的手伸摸了下自己的耳朵,那耳朵现在还缠着绷带呢。

    而他耳朵的伤就是这个文弱青年给咬的,当时这个文弱青年假装要交待把他骗了过去却是一口就咬在他的耳朵上直接就他的耳垂咬了下去!

    当这文弱青年落到坑底之后,他很想把先前的那个中年人扶起来,可是他的双手同样被捆却是同样一点半法,没有,于是他干脆就坐到了那个中年人的身边,两个人把肩膀靠在了一起,同样怒视着坑上的高魁。

    高魁依旧挨个的问着坑边的人犯,可是依然没有一个人点头,于是那些人依次被推到了坑底。

    而到了最后的时候,人群再次骚动了起来,因为现在坑边上也只是剩下两名人犯了,正是那个六七岁的孩子和一个年轻女子,很明显他们是母子。

    “你要是交待,就可保你母子一命,点头摇头?”高魁面色阴沉的看着那年轻女子道。

    那女子脸上有着鞭痕,她的岁数并不大也只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罢了。

    她对高魁的问话惘若未闻,却只是用母性特有的慈爱却又带着歉意的目光看着自己只有六七岁的孩子。

    那孩子是这样所谓的人犯中唯一一个没有上刑的人,此时也正是看着自己的母亲眼含泪光,他想扑到妈妈的怀里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却终究是被身后的那名伪军拽住了。

    “我再问你一遍,点头摇头?”高魁又问那年轻女子道。

    只是高魁所得到的依旧是视其如无物的蔑视。

    “把这个小崽子嘴里的布拽出来!”高魁冷冷的说道。

    “娘!娘!你们这群坏蛋快放了我娘!”在那孩子口中破布被拽出来的刹那,那孩子清亮而愤怒的的喊声响彻了整个乱坟岗子。

    “推下去!”高魁恶狠狠的说道。

    站在那个男孩身后的那名伪军手颤了下虽然他的手推在了那男孩的肩膀上却终究没有把那男孩推入坑下。

    “戴秀龙你特么不想活了是吧?”高魁阴森森的说道,同时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就在旁边冷眼观看的那几个日军军官。

    “你要是不动手老子今天就把你活埋了!”高魁再说道。

    那名叫戴秀龙的伪军手接着颤抖着他也同样扫了一眼旁边的日军军官,眼见那名日军军官开始抬手那估计是要对自己发怒了,他一咬牙终于是将那个孩子也推下了深坑。

    孩子终究是孩子,那个男孩在掉入深坑的刹那就大声的“娘娘”的哭喊了起来。

    而此时那年轻女子看着自己哭喊的孩子就目眦欲裂般的瞪着高魁,仿佛眼角已是瞪出了血来!

    “点头?摇头?”高魁脸现狰狞,他又焉能不知自己这事办得缺德?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没有回头路可是那尚存的点点良心依然在内心深处吞噬着他的兽性,所以他的脸才会狰狞。

    那年轻女子不再看高魁,反而是往前走了两步自己一纵身就主动跳入了那深坑之中。

    在这一刻人群里发出了“哄”的一声,人间惨象就发生于自己的眼前,那惨象却是已经在这母子共同赴难的刹那压制住了他们眼头的恐惧了。

    “埋!”高魁声嘶力竭的吼道。

    于是在那沉甸甸的还浸着秋雨的一锹锹湿土的抛扬之下,十二名人犯全被活埋。

    而这十二名所谓的人犯除了其中那六七岁的孩子外,其余十一人皆是中共青原县的共产党党团员,其中包括县高官、县委委员,他们是日伪军在一次大搜捕过程中抓到的,中共青原县县委委员只逃出一人。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