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258章 把“未婚夫”打死了


本站公告

    “我说小鬼子在这和咱们耗呢,原来他们有帮手了。”小北风趴在树林里看着前方已是越来越近伪军说道。

    “那也得看这帮手儿中不中用!”小妮子不以为然的说道。

    是的,这支日军之所以敢在那个村子里大开杀戒,按照金玲的说法那就是附近有伪军的一个连。

    他们这里枪声一响,伪军自然要过来看个究竟的,至于为什么伪军要过来看个究竟金玲却又不肯说,她只是说八成日军会给那支伪军送信去的。

    金玲正是桩子救的那个女孩子。

    金玲见桩子是抗日队伍的人时再也顾不得害羞却是把附近有伪军的这条消息告诉了桩子,然后桩子就又告诉了雷鸣。

    可是雷鸣认定了这支日军危害太大,说什么也不肯撤走,于是小北风就自告奋勇来阻击这支有可能过来支援日军的伪军了。

    只是,雷鸣他们现在的人手实在是不多还在和日军缠斗,小北风却也只带过来了四个半人,这五个人是小妮子、二老牛、王小武、小保子和桩子。

    至于那半个人却是那个叫金玲的女孩子。

    就在日军进村时,金玲的父母为了阻止日军对金玲的暴行却是已经被日军杀害了,金玲自然是要报仇的,却是换了一套她娘的衣服又追上了小北风他们几个。

    虽然说小北风带的人手少,但小北风可不怕伪军。

    伪军其实和胡子是有一点共性的,那就是他们都怕死人,只要人多死几个伪军其他人就不肯卖力了。

    正因为如此小北风才敢只带了这么几个人来。

    小北风现在也学会动脑筋了,伪军人多他才不会和伪军硬拼呢。

    所以他却是自己带来了这四个人分成了三个阻击点(至于那个叫金玲的女孩子那就不算了吧,现在连枪都不会用呢)

    自己和小妮子埋伏在了伪军来路旁边的树林里,二老牛和小保子埋伏在了正对着路的一个山丘后面,而桩子、王小武和金玲则是埋伏在了那路另一侧的一个大土包的后面。

    小北风的作战方案是先给伪军那个连来个狠的!

    放伪军进五十米,然后他们就都用盒子炮或者机枪向伪军射击,以现在雷鸣小队的枪法就这一下子就能把伪军打死个十个八个的。

    伪军就是伪军,只要死十个八个的他们就是不被吓回去也得往回跑。

    可是那来路及其周围却是几百米的开阔地,不说别人就是小北风自己和王小武的狙击步枪就又可以发挥作用了。

    就现在他们两个用狙击步枪的枪法那就是日本鬼子都要忌惮几分,就更别提伪军了,所以完全就可以把伪军吓住,至少他们是别想去给那伙日军增援的!

    “你就把枪给我呗!”金玲趴在山丘上瞄着伪军越来越近嘴里却是轻声和桩子商量。

    桩子不吭声。

    “哎,你就给我呗,你三支枪呢!我想给我爹妈报仇!”金玲还说。

    “给你你也不会用你再提前打响了,打仗不是开玩笑。”王小武在旁边替桩子回答道。

    见金铃不吭声了,桩子和王小武都是双手各执一把盒子炮,将那枪扁握着,这也正是小北我作战方案的倚仗之一,他们盒子炮多啊!全是双枪,五个人十把盒子炮呢!

    而金铃也知道自己这个要枪的要求有些过份了,撅着嘴不再吭声,可是她嘴闲着眼睛却是没有闲着,反而是仔细的在那越来越近的伪军人丛中搜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便找到目标小心的把脸扭过来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的桩子。

    “桩子,我说你枪打得准吗?”金玲又说话了,不过桩子依旧是不吭声。

    桩子就是这样一个老实性格,就他活到这么大岁数要论说话说得最多的女姓还真的也就是周让和小妮子。

    那是因为大家在一起战斗生活很熟了,却是和兄弟姐妹一般了。

    “跟你说呢,正事!”金玲认认真真的说道。

    桩子瞥了她一眼依旧没吭声。

    虽然老实可并不代表他心里没想法,心中却是怕了这个有些饶舌的大姑娘了,此时心道你连枪都没摸过就想开枪这叫正事?

    金玲也看出来了,桩子是老实人不过那眼神肯定是对自己有意见了。

    “你看到最后面那个拿你手里拿的枪和你们一样的那个当官的了吗?”金玲又问,这回她也料定了桩子还是不会说话却是已经开始解释了,“那个是他们的连长,你先把他打死了,这帮人就没有头儿了!”

    “嗯?你认识他?”桩子终于说话了。

    别管是抗日游击军还是日军,也别管是山林队还是伪军,在一支一百多人的队伍里挎短枪的绝不会只是一两个,怎么也得有四个五个的,而金铃能直接指出其中某个人是连长,那岂不说明她认识?!

    “错不了!”金铃咬着牙道。

    说话间那呈两列纵队前来的那支伪军终于是进入五十米距离了。

    “打!”小北风高喊声中率先扣动了扳机。

    于是一时之间,他们埋伏的三个阻击点子弹就奔着那伪军飞去。

    事实也正和小北风预料的差不多,他们六个人是十把盒子炮一挺轻机枪,轻一色的长点射,就在几秒钟之内跑在前面的伪军就被放倒了一片!

    骤然遇袭而伏击点的火力又是如此之凶猛,当时就把这伙伪军打蒙了,正如小北风所料,那个伪军连长已是高喊了起来:“撤退,快撤!”

    “哎,快把那个连长打死啊!”而这时有个女声在一个阻击点后也响起来了,那是金铃的声音。

    桩子他们打埋伏用的是盒子炮短促突击的打法,那火力自然是极猛的,正因为猛他们并没有刻意去瞄准后面的那个军官,却是直接先用长点射把走在前面的伪军士兵放倒了。

    而伪军的战法那真的就是怕死的战法,一见前面的人被打倒了,后面的人已是呼啦一下就散开了。

    散开了可不是为了用散兵线射击而是掉过屁股借着可以掩护身形的各种地势往回逃去,至于那个连长是毫无疑问的跑了个第一名。

    “跑不了!”桩子已是把清空了子弹的盒子炮放下了,手中又抄起了步枪而那枪口指的正是已经快逃到百米处的那名伪军连长。

    “叭勾”一枪里,那个伪军连长直接就被桩子用子弹射穿了后脑勺。

    “呀!打倒了!打死没?”金铃兴奋的叫道。

    不过,这回桩子已经又不再理会他了,他又连打了四枪然后放下步枪缩到土包后面开始给自己的盒子炮压子弹了。

    之后的战斗真的是再无悬念,伪军们已是全无斗志,他们就在那片开阔地往回逃命的过程,却是被小北风王小武用狙击步枪又是一阵好打。

    在伪军的下意识自己这些人都已经跑出去四五百米了,对方那咋还一打一个准呢,连长又被打死了,活着的人最终便一窝蜂的逃掉了,没人再去管那个村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倒是小北风他们赶跑了这伙日军后,桩子就问金玲是怎么认识那个连长的。

    金玲期期艾艾的不想说,桩子就觉得这中间有事,他的倔劲上来了就一个劲的问。

    金玲倒底捱不住桩子的问话,最后才把事情真相讲了出来。

    原来,金铃却是和那个连长订过亲的。

    当然了,金铃家里人包括金铃那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的,那个连长都三十多岁了而金玲可是大姑娘一玫。

    可是,人家那连长有枪有势的,金玲家又如何惹得起,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这门亲。

    而现在村里来了抗日队伍,而那连长又率兵来援,金玲怎么会没有别的想法,她却是直接指出了那个连长让桩子一枪就把那家伙毙了,从而成功“退婚”!换言之,她把“未婚夫”打死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