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章 周让问俘


本站公告

    当天亮的时候,抗日游击军的伤亡数字统计了出来。

    阵亡34人,负伤16人,而在村里村外发现乔装成山林队的日军尸体共25人,至于说带伤逃脱的那这个谁也搞不清了。

    对于上面的这个战果来讲,抗日游击军还应当是可以承受的。

    因为这可是日军的夜袭。

    日军摸掉了村口抗日游击军的岗哨就那样潜进了村子手持利刃开始摸黑杀人,如果不是周宝国睡觉睡得晚发现日军进了屋然后果断开枪,那么抗日游击军的损失肯定不止这个数字。

    另外,这还是日军只是夜袭并不想同归于尽的前提下。

    如果这支日军是一支敢死队的话,挨屋往里就扔手雷手榴弹,那么抗日游击军的伤亡数就得以百位数计而他们的最高长官周宝国也不会只是挨了一刀那么简单了!

    这次战斗无疑给抗日游击军提了个醒,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大多数日军在作战上是勇敢的也是呆板的,但是那日军之中也有不按套路打拳的!

    而此时在一个院子里,雷鸣小队和抗日游击军的军官正站在一名日军俘虏面前,他们要对这名日军进行讯问,从而弄清这支不按套路出拳的日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昨夜到底是把那名日军士兵逮住了。

    当他们把那名日军带到村子有光亮的地方看时,就见那名日军当真是凄惨无比。

    他不光肩膀子被周让用两节棍砸得如同那耷拉着膀子的小鸡一般,他的裤腿也被大黑狗撕成了条条。

    他的手指断了两根,手腕上净是大黑狗给嘶咬的伤痕,那腕上有咬痕就贴着腕部的大动脉,大黑狗的牙如果只要往旁边再挪一分,这个俘虏也就不用抓了。

    当时他们都还以为这家伙活不成了呢!

    谁料再一看,这家伙虽然伤的惨却并没有致命伤,看似凄惨无比其实却是生命无虞的。

    能抓到一个活的这对雷鸣小队也是意外之喜。

    那只是雷鸣他们在伏击过了安倍淳一后听到村子这侧依旧有枪声响起赶过来时雷鸣顺口提的。

    雷鸣说,这支小鬼子可不一般呢,他们竟然在那两支日军失败之后又偷袭了咱们的司令部,那么最好抓个活的咱们看看能问点出来什么不。

    大家自然理解,雷鸣所说的司令部那就是指周宝国所在的地方,现在的队伍叫抗日游击军,那么作为抗日游击军最高指挥官的周宝国在哪里哪里可不就是司令部嘛。

    于是,机缘巧合他们还真的就抓到了一名日军俘虏。

    然而俘虏抓到了,但想要的情报却依然没有得到。

    抗日游击军自然是有懂日语的人,此时那名翻译已是讯问了这名日军俘虏有一会儿了,可是那家伙仿佛看过中国人的《三国演义》一般,那真的就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啊!

    此时在一旁站着观看小北风听着那名翻译用日本话不断的讯问而那日本人却是一副油盐不进做滚刀肉状的样子,再看他那甚至连伤口都被游击军的人用破布时进行了简单处理的样子那是越看越生气。

    他现在还没有忘了那名给自己小队送被子的那名班长的死去,眼见着什么也问不出来,小北风那是真急了,也顾不得抗日游击军的军纪了,他纵身上前一把就揪住了那名日军士兵的脖领子。

    只是他另外一只手刚想挥拳就打的时候却还是被喝止了。

    雷鸣和游击军的军官同时喝道:“别打!”

    小北风终究不是原来的那个山林队里的小崽子了,他现在再怎么说那也是一名战士了,他也知道军规的重要,他恨恨的又勒紧了下这名日军士兵的脖领子这才松开了手,忿忿的转身走开了去。

    “审个俘虏这么费事,看我的!”同样站在一旁观看也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周让走了上来。

    本来审讯俘虏根本是用不了这么多人的,可是周让却说了,这个俘虏是我们抓来的,既然院子够大我们旁听一下总是可以的。

    以雷鸣小队加入**队伍的战绩,抗日游击军的人真的是无话可说,人家雷鸣小队那是不受别人领导直接和最高首长周宝国对话的。

    于是他们便获得了旁听的权利。

    “让你们看看听听都行,可不能动手打人!”抗日游击军的人说了。

    雷鸣小队很出名,所以抗日游击军的人都听说了他们的故事,自然也是了解周让的。

    别看这个周让长得秀美端庄一笑甜甜风情万状的,可是熟悉的人都知道人家周让打起仗来那是不要命却是跟街头小混混一般的。

    “我打他做什么?”周让不以为然说着就站到了那名日军俘虏的面前。

    那名日军俘虏听着这里说话竟然还有女人的声音那肯定是好奇的,语言不同,男声女声他还是能听出来的,那女声的声音好听不好听他那也是能听出来的。

    于是他抬头之际便看到一名长相甜美腰插双枪的中国山林“女匪”站在了自己面前,他便一愣。

    周让那是长的真漂亮的,所以同为黄种人有着同样审美内观的这名日军俘虏见到周让那也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接着他就见到这名在他们日本人看来同样是美女的中国女山匪就那么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脸,直到她确定自己的目光已是看到了她。

    然后他就看到这名美女“山匪”很关心的把她修长好看的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被打塌了的肩膀上还很是温柔的,天地良心,真的很温柔的那就那么按了按。

    于是,这名日军俘虏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肩膀子都被砸塌了那最次也是一个骨折啊,那是真痛。

    这时他又见这个美女“山匪”也同样学着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嘴里还说一句中国话。

    他自然不明白人家说的是什么,不过人家不是有翻译吗?

    而这个美女“山匪”回头对翻译说了句什么,然后那翻译所告诉的话正是一句很是贴心的话:“疼吗?”

    “嗨伊!”日军俘虏感激涕零的就是一个立正躹躬,可是这一动就带动了伤势,他很自然的就又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是这个时候,他就听到“咣当”一声,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就摔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什么?

    日军士兵困惑了。

    说是一根棍子偏偏还是两节的,说是两根棍子中间偏偏还用铁链连在了一起。

    而有一节棍子前面还安了个铁箍儿,那铁箍上面还有着好多突起!

    这名日军俘虏凝视着这根当然也可以说成是两根的如此古怪的棍子还有那上面的铁箍儿,他的脸色突然间就变了!

    而就在他脸色突变之时,那只好看的刚刚“慰问”过他肩膀伤势的手已是拾起了这根棍子,正正经经的是那个有铁箍儿的那头是冲下的垂着的,然后另外一只手就开始摸向了他另外那一侧的肩头。

    日军俘虏再次看向美女“山匪”之时,就见她已经是把那个棍子摇起来了,于是那棍子中间的铁链自然是“哗楞楞,哗楞楞”!

    这声音于这名日军俘虏来讲他只听过一回,只是这一回却是让他刻骨铭心。

    昨夜就是在这样的“哗楞楞”一声响后,自己的肩膀子就被砸塌了,那么,现在那只按在自己并不需要慰问的完好无损的肩头的手和眼前的这根一看就是大杀器的古怪的棍子要干什么还用问吗?

    优雅的美女瞬间就变成了狰狞的恶魔,这名日军俘虏很聪明的意识到昨夜自己的肩膀到底是怎么被砸塌的了,于是这名日军俘虏拼命挣扎了起来嘴里还拼命喊着“哑么蝶,哑么蝶”!

    翻译说话了,这时候要说什么还用问吗?

    于是这名已是被周让吓是崩溃了的日军俘虏终于同意老实交待了。

    就在审讯完了那名日军俘虏后,周让耍着双节棍貌似很无聊的说:“真熊!我本来是要砸个什么东西给他看的,比如大窝瓜或者一个烂西瓜,可他这就交待了。”

    她对这名日军很是鄙夷。

    “你要是在‘真熊’前面再加一个‘特么的’我认为会更有草莽女英雄的气质。”雷鸣如是说。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