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章 抓了个俘虏


本站公告

    就在周让以为终于有日军逃去的时候,她意外的听到了又一声的“哇”的惨叫声!

    在这一刻,周让都蒙了!

    不应该啊,自己没有再出手啊,那小鬼子怎还“哇”呢,不是让自己吓得有了后遗症“哇”上瘾了吧!

    难道前面有个坑,有小鬼子不注意掉坑里摔着了?!

    可是紧接着,日军的这回的“哇”却是停不下来了,人家这回不是一声“哇”,而是一声接一声的“哇哇哇”,中间还夹杂着“依奴依奴”的喊声!

    周让并不知道日语里的“依奴”却是狗的意思,但随即就听到了狂怒的犬吠声。

    因为此时在黑暗之中有一名日军士兵正被一条与夜色相同颜色的大黑狗嘶咬着。

    人能打过狗吗?当然能!

    前提是你别丢了武器前提是你在黑暗之中有足够的勇气!

    可是那条大黑狗在第一次扑咬的刹那便已是准确的咬住了那名日军的手腕,于是他手中枪便被咬得跌落。

    这名日军惨叫声自然引起了剩下的那几名日军的注意,他们扭头正待回援,而这时他们却看到了火光。

    那火光在他们的侧前方并不在村子的方向,黑夜里的火光总是那么醒目,而此时的火光在日军士兵的眼里所代表的那就是一开始他们并没有看得起的中国山林里的土匪。

    但是那只是刚才,现在他们见到了那火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中国人来了,于是他们开枪。

    只是就在他们枪口的枪火在黑暗之中一闪而灭之际,对面便有子弹向他们所在的位置射来。

    那子弹是连发的,于是便又有日军中枪倒地,日军上当了,那火光之处的人已经跑开了,黑暗之中已经没有日军再向那火光射击了,或者被死去或者丧失了继续作战的勇气。

    于是黑夜里只有那一人一狗依旧在互搏着。

    那名日军士兵知道自己要完蛋了,自己会被这条该死的依奴咬死的,他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被咬断了,恐惧与绝望之中他奋起余力终于是用左手拽出了他随手携带的一把短刃,他奋力向这只与黑暗融为一体却是带给了他真真切切切肤之痛的恶狗扎去!

    但是,他听到了“当”的一声,黑暗之有一个东西横着就打了过来。

    那个东西是个钝器,那个东西很硬,那个东西不仅打在了他手持的短刃上还打在了他的一根手指上。

    于是,他的那根手指断了。

    那是一根中间用铁链连着的双节棍到了,双节棍到了那自然是因为它的主人到了!

    周让在看到那火光的位置时便明白了,那是雷鸣他们回来了。

    那团火分明就是雷鸣为了引诱黑暗之中的日军打枪暴露位置才点起来的。

    有了帮手,周让赶紧就向那人狗恶斗的位置急冲了过来。

    大黑狗是雷鸣小队的一员,怎么可能自己的同伴在与敌人搏斗自己却在旁边袖手旁观?

    那名日军士兵虽然不知道自己被什么打了终知于己情况不妙,他奋起一一脚正踢在大黑狗的肚子上,那大黑狗吃不住劲终于是撒开了自己的利嘴。

    只是这名日军刚转身要跑,就听“哗楞楞”一声响,黑暗之中便有一棍打来却又打在了他的肩头上。

    装了铁箍的木棍与纯粹木棍真的是不一样,就是周让力小不及男子打上去那也是个硬伤害。

    那名日军在这一瞬间就觉得自己受击的肩膀已是疼痛欲塌,只是他刚呻吟了一声,被周让回手又是一棍敲在了另外一胳膊上!

    疼!真疼!真特么的疼!

    那日军士军吓得直接就蹲了下去,黑暗之中的那个要命的铁家伙刚才是打自己肩膀上了那要是打脑袋上了那自己可就绝对会悠悠一缕孤魂返东洋了!

    于是,周让第三棍就打了个空。

    周让不敢往下面打,她也看不着,那是怕自己打在大黑狗身上,她是估摸着高度才打的。

    只是可怜此时那名日军哪还有反抗的心理,耳听着远处有脚步声正向自己这里急跑而来,显见对方又来了帮手,吓得他赶紧向远处爬。

    只是只动了一下那爬就又变成了滚,一面肩膀一面胳膊都被周让打得疼痛欲裂哪还能使得出半分力气来?于是他也只好向一边滚去。

    只是他才滚了一下,那条被他狠狠的踢了一脚的大黑狗却又缓过了劲来,已是四蹄一蹬直接扑了过来咬住了他的裤脚。

    当那个日军还在奋力挣脱的时候,黑暗之中终于有几个人跑上前来。

    一声大喝里一个人影直接就扑在了地上,嘴里却是在大喊:“黑子别咬,是我!”那是二蛮子的声音。

    紧接着又人扑了上来,黑夜之中他也同样看不清什么情况嘴里喊的是:“按住那家伙手没?小心手雷!”

    当他得到了二蛮子那“已经被我压住了!”的回答时,他便也一个泰山压顶压了下来却是连二蛮子一同压在了下面,这是桩子。

    紧接着又有两个人凑了上来在黑暗之中摸索着又问:“是咱们人的手不?”,当得到了否定的答复时,那两个人直接就死死的扣住了最下面之人的手腕,这是鲁超和王小武。

    那个倒霉到家的日军士兵现在已经不挣扎了而是凄惨无比的在那嘶喊着,他觉得自己真是厄运连连。

    因为他感觉自己右手的手腕在被那条恶狗快咬断了后又被别人狠狠的反关节扼住了,因为他左臂肩膀在挨了一棍子不敢动弹的时候却是又被中国人用一种近似于擒拿的动作扣死了。

    就是这几个后赶上来的人不收拾他他也无力动用手雷了,可雪上偏要加霜,伤口上非得撒盐,两个部位的双重伤害,此时你又让他如何反抗?

    于是,他唯有呐喊。

    别说日本人没有英雄,他疯狂的呐喊的含义翻译成汉语就是——向我开枪!”

    然后在黑夜之中,真的就响了几枪。

    逃走方向射来的子弹那是一个短点射,第一发子弹打高了,贴着趴在最上面的桩子的后脑勺飞了过去,第二发、第三发子弹却是更高了,尤其是第三发子弹都可以打飞机了!

    那是一名本可以逃脱的日军士兵在听到了同伴的呼喊后开的枪,只是他还在没有搞清自己为什么会把手中的这种毛瑟短枪——这种中国人最喜欢用的射击神器用成了高射击枪的时候,对方反击的子弹到了。

    同样是一个短点射三发子弹,然后至少有两发子弹打进了他的胸膛。

    一样的枪一样的子弹一样的枪声,为啥我的子弹就要往天上飞,人家的子弹就会射进我的身体呢?

    这名日军士兵带着困惑与不解踏上了灵魂的归途,这事得问问自家的日照大神去,这究竟是为个啥子嘛!

    日军士兵用盒子炮终究不及中国士兵来得专业,他们用盒子炮那是为了乔装用的,他们用枪那自然是正常射击的,于是第一枪之后由于反震力那盒子炮的枪口就向上弹了去,所以他那两枪是越打越高。

    而中国士兵用盒子炮那从来都是把枪放扁了打的,所以那弹出的子弹就变成了散布射,反而增加了射击的威力。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