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日军夜袭


本站公告

    夜深了,周宝国终于熄了灯躺在了那铺小炕上。

    他这一天也很忙,带队到密山来本是要找各绺子联合抗日的,结果没等联合呢却是直接就和日军撞在了一起,好在这回他带了一个营来。

    他带一个营并不是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的干部没有那么娇性,他带一个营来的本意是让密山境内的各绺子对**所领导的抗日游击军有信心。

    另外,各山林绺子鱼龙混杂,别看现在抗日都很积极,但以后要是条件艰苦了难免就有投敌的。

    所以他带这一个营也有震慑的意味,那武器也是挑得最好的。

    结果和那支日军撞上之后,经过镜泊湖连环战的锤炼的队伍的战斗力到底是有了,在闻讯赶来的山林队的支援下就追上了一部分日军。

    至于雷鸣小队联合各山林队对逃跑了的那部分日军进行了围歼那就更是意外之喜了。

    仗打胜了,抗日游击军的战斗力在这里摆着呢,自然是获得了各绺子的一致赞扬,联合抗日这事上自然就顺利得多。

    再加上还要对战利品进行分配,一忙下来已是夜深。

    今天该处理的事终于处理利索了,可是他的脑袋却还不能休息,于是便又开始思想着以后如何开展工作。

    现在南满北满吉东都有**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了,要是能把各抗日游击区联合起来作战那就好了,**在伪满洲国抗日的大旗就彻底打起来了。

    只是,和中央的联系却是时断时续,还有共产国际下达的一些精神不遵守还不好,可是真遵守了却与实际斗争不符,这都是让他头痛的事。

    周宝国又想了一会儿却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把困意想没了,现在应当是后半夜了。

    自己刚才都要睡觉了的,怎么又开始想事了呢?

    他在黑暗之中无言的笑了笑,伸手摸了下枕头下面的盒子炮。

    那盒子炮给了他一种安全感,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可是就在他刚要睡着的时候他却听到外屋的门吱嘎的响了一声,长年的征战让周宝国的警惕性已是极高,更何况他还没有睡着呢。

    他一个激棱直接就从小炕上翻身坐起,坐起之际那把盒子炮已是抄在手中,随手就掰开了枪机头。

    周宝国他所借住的这所民房在东北是极常见的格局,进屋先进厨房,然后厨房北屋是小炕西屋是大炕。

    大炕上睡着的是他的两个警卫员,而他自己则是住在小炕上。

    而这时他就听到了大屋似有利器入体的声音,紧接着自己的房门无风自开但他却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周宝国向旁边一翻身之际就觉得自己腹部剧痛自己竟然在黑暗之中已是挨一刀!

    这时周宝国还犹豫什么,他直接冲着身前就扣动了扳机“啪啪啪”的一个短点射后,他顾不得自己已经受伤却是直接一滚身就到了炕梢。

    而这时对方的枪也响了,很明显对方进屋的决不是一个人,同样有“啪啪”的两声枪响却是正打在他刚才所呆的位置上。

    周宝国再次开枪,这回却是一个长点射直接就奔房门的位置打去,这时他就听到了非我族类的叫声,显然黑暗之中有进屋偷袭的人并没有被自己全打死。

    周宝国在炕梢处再次滚身已是退到了北墙,这时他就听到了有东西砸到了那炕上,那是日军的香瓜手雷!

    周宝国毫不犹豫的在炕上转身跳起直接就撞在了后墙的小窗上。

    或许人在危急之时能爆发出所有的潜能或许这家的小窗已是年久失修了,周宝国一头就从那小窗中撞了出去。

    而就在他扑倒在地的刹那,就听身后屋子里“轰”的一声,那颗手雷已是炸响开来。

    不过好在及时扑出屋外的他有了那墙壁的保护,有弹片从小窗射出但终究没有能够伤到他!

    整个村子已经是乱了起来,游击军的人在枪响刹那冲出屋来本能反应就是往周宝国所住的屋子冲,他们需要保护自己的首长。

    黑暗之中有“突突突”的机枪声响起,于是那“扑通通”的脚步声瞬间便少了许多,游击军的人被那子弹扫倒了。

    在抗日游击军看来,从来都是他们夜战偷袭日军的,何时被日军在夜间偷袭过呢。

    所以他们并没有夜战的照片工具,比如手电筒比如火把。

    而这时周宝国的警卫连长已是急了,他低声下了一道命令后便有士兵跑开了去。

    不一会儿,在一片混乱的枪战之中,有几家老百姓的柴火垛便被点着了。

    游击军的官兵担心周宝国的生死安危,所以把火点着了竟然不退,却是将刚刚燃着的部份柴火再分成了几份在那一个柴火垛的不同位置上又点了起来!

    一时之间,火光大盛!

    但他们由此付出的代价是点火之人就受到了对方机枪的扫射,尽管他们点火时是有意识的趴在地上躲在那柴火垛后面点的,但那柴火垛可不是掩体那可是挡不住子弹,有两名士兵终究中枪了。

    火光一盛,偷袭而来的日军也觉不妙,他们没有想到中**队会这样的不畏生死。

    而这时抗日游击军反击的子弹借着那火光随即就打了过来。

    虽不明战果如何,但指挥这次偷袭的安倍淳一也只能下达了撤出战斗的命令了。

    今天白天安倍淳一就一直在远方关注着战场的局势,他可没有去和那两个中队一同玉陨的想法,所以他的人就一直在远方跟着,最终跟到了周宝国所率领人休息的村子。

    他自然明白自己虽然带着的是关东军的精英,但也只是一个小队的人却还不足以和这众多的中国山林土匪们对抗。

    在他们大日本皇军看来,此时满洲国已经没有中**队了,敢于向他们大日本皇军进行进攻的皆是匪,山林队是,抗日游击军也是。

    可尽管是匪,但人家已经打掉了他们两个中队了,绝不差他这个小队。

    正因为敌众我寡,所以安倍淳一并不想把自己的小分队变成敢死队。

    如果真是敢死队,他派人挨屋扔手雷该多好,就没有必要派手下拿着肋差军刺往屋子里摸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