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辨别敌我的代价(三)


本站公告

    对于这种情况山上的雷鸣也感无奈,但他却没有时间感慨,他的狙击步枪也在不停的射击着,他射击的就是那些向开阔地两侧开枪的人。

    就这种情况,那三个绺子和日军混在一起的人也明白,这种情形怨不得援军,要是怨也只能怨当初他们这三伙人没有顶住日军而是和日军混在了一起。

    所以不少人是拼命的往开阔地的两端爬,因为那里有自己的援军,而且自己的援军人很多!

    只要他们能爬到那里说句方言或者黑话表明身份敌我阵营一分那他们就安全了。

    可是,情知己方情况不妙的日军又怎能容他们逃跑,所以自然是开枪射击,雷鸣他们这些狙击手打的就是这些向开阔地两端射击的人。

    “小六子小北风你们看正往赵挑水那里正爬着的那伙人,十来个人吧!”周让忽然大声说道,雷鸣小北风随即就把狙击步枪的枪口转了过去。

    周让并没有向山下的开阔地射击,她拿着望远镜却在不停地观察着整个战场上的局势。

    由于狙击步枪的观察区域比望远镜又小了许多,雷鸣在用狙击镜头捕捉到那伙人中的一眼后甚至也还把眼睛挪离了狙击镜头而是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那十来个人。

    “二老牛把机枪掉过来,盯死他们,我要是开枪你就开枪!”雷鸣说道。

    而此时下面的赵挑水他们同样在紧张鉴别着往外爬的人,那方言黑话是问个不停。

    不一会儿,赵挑水便看到又有十好几个人向他们这里爬来了,那伙人中还有人嘴里还喊着:“别开枪,自己人!”

    “自己人?逮了呵啥意思?顾拥啥意思?”赵挑水出题了。

    赵挑水从直觉上认为对方应当是山林队的,只因为前面那几个手里拿的都是步枪。

    那步枪可都是需要双手配合射击的,对方正在匍匐前进自然是一只手抓着各自的枪一副对他们全无敌意的样子。

    然而,赵挑水错了。

    很明显对方并不知道“逮儿了喝”和“顾拥”是啥意思,回答赵挑水的却是密集的子弹。

    那子弹却是来自于这伙人中间的几个人,他们在爬行当然也是单手持枪但但他们用的却是盒子炮,这伙日军是有备而来

    这一刻,几把盒子炮打出的连发一瞬间就把赵挑水他们藏身的地方覆盖了,两三名赵挑水的手下躲避不及,中枪把头垂了下去。

    “小鬼子,还击,还击!”赵挑水高喊道,但无奈对方火力太猛他根本就不敢从藏身的土坎后探出头去,甚至对方中有一个人已经开始架机枪了,那机枪却也是中国军队惯用的捷克式!

    由此可见,这些日军为了扮成中国山林土匪在事前也是做足了功课的。

    这伙日军在聚到一起后在远处就已经先看准了赵挑水他们这些人的火力分布,他们又是先用盒子炮开的枪所以在这一刹那间便占据了火力优势。

    “牙几给给!”有日军军官终于不再掩饰自己日本人的身份,在他看来,眼前已是他们冲出去唯一的机会了。

    然而他终究还是错了,只因为雷鸣他们却是在制高点上盯着他们这伙人呢!

    从远处飞来一颗子弹直接就贯穿了那名喊“冲锋”的日军军官的脑壳,这一枪是雷鸣打的!

    “突突突”“啪啪啪”山头的子弹象雨点般飞来,转眼间就把刚刚压制住赵挑水他们取得了一点优势的这些日军覆盖了。

    半分钟后,这十多名日军已经全部中弹陨命了。

    其实周让也好,雷鸣也罢,他们隔着那么远虽然眼前有望远镜或者狙击镜,他们自然是无法提前预判这伙人到底是不是日军的,而且他们也没有顺风耳,谁知道他们答没答上赵挑水的问题。

    但是,这伙日军却是露出了一个破绽,那就是他们太训练有素了。

    山林队的人打仗一般都是土匪性子没有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他们在冲锋的时候是一窝蜂,逃命的时候同样是一窝蜂。

    而这伙人则不是,他们这十多个人在往外爬的时候后面竟然还放了两个倒着爬的殿后的!

    这个不符合山林队的作风,所以就引起了周让的怀疑,从而被山头上的他们给盯上了。

    由于有了预判,日军一开枪,雷鸣他们的子弹随之也就到了。

    战斗到了此时,这拨日军被团灭了的一幕已是直接刺激到了开阔地内残余的日军了。

    那些日军明白了,他们只有往外硬冲了,如果他们还在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么慢刀子割肉与一枪毙命除了死的痛苦点已是并无本质匹别了。

    于是,那些日军不再隐忍,而是哇哇大叫着向开阔地两端冲去。

    只是,如此一来也只是加速了他们的灭亡罢了,在这场战斗中日军并不占优势,非但在地形、兵力上不占优势,就是在射击上也不占优势。

    一,双方距离太近,你五百米能击中目标那是你枪法好,可是比你枪法不好的山林队的人在一百米之内那枪法也不差啥。

    二,日军习惯用三八大盖。三八大盖其实在短距离内还有一个快速瞄准的功能,日军士兵在使用三八大盖的时候都是把那个小框框的表尺竖起,只要把射击目标套进那个表尺内只要扣动扳机命中率可以说是百分之百。

    但是,他们这回乔装成中国人那就不行了,他们并不习惯用山林队人常用的汉阳造或者老套筒。

    正因为如此,敌我已现,这战斗进行的就不再缠绵而是变得迅速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已经没有日军试图从开阔地里冲出了,那开阔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中日双方士兵的尸体,而哪个是哪个也唯有各绺子活下来的人来鉴别了。

    远处有奔跑声响起,那是周宝国率兵终于解决了那部份日军追上来了,而雷鸣他们也已从三面围拢了过来,他们需要给没死的日军补枪了。

    补枪从来都是很小心的活,并不亚于一场战斗。

    这种情况其实跟应对狙击手很相似,谁知道哪个趴在地上的尸体就复活了然后“啪”的就给你一枪从而临死抓个垫背的。

    而这回也是如此,枪声终于是还是响了,那是盒子炮的短点射。

    那枪也不是补枪的人打的而是从几具尸体之间,那子弹打在了二十多米外另外一具“尸体”上!

    这时,有一个声音高喊起来:“别特么逮儿喝的,别开枪,我是自己人!”一个人拿着盒子炮从几具死尸中爬了出来,他是刘柱。

    一句原本难登雅之堂的东北方言直接表明了刘柱的身份,当补枪的众人看向那个被刘柱击毙的日本人时,那个日本人还没有断气,手中攥了一颗已是拔开销子的手雷。

    刘柱在获得了大当家的那把盒子炮后那是依如继往的小心,在战场上的乱战之中他哪都没动,他就趴在了自己阵亡的三位同伴的尸体间小心观察周围的情况。

    在这个过程中有流弹真的就飞了过来,甚至他还清晰的听到了有子弹射入了早已没气了的大当家的身体当中的声音。

    不过还好,子弹并没有射穿大当家的的身体。

    刘柱觉得大当家的就是自己的恩人,不光活着的时候管着自己的吃喝就是死了也给自己当了护盾。

    他正在想着自己一定要给大当家的单独的立一个坟的时候,他发现了那个日军在不远处摸手雷的情形,于是他又给那些来给侵略者补枪的人当了护盾。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