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敌我难辨(二)


本站公告

    第233章枪声成功的阻止了这些散兵的靠近,雷鸣的决定毫无疑问的把辨清敌我的责任甩给了这些阻击日军未成的山林队的人。

    既然这头求生无路,雷鸣他们这支中国援军无意与他们这伙鱼龙混杂敌我不分的人再混在一起,那么就向两侧的方向跑吧。

    让他们回头跑那是不可能的,抗日游击军的人正在那头与日军激战,说不定一会儿就能杀过来。

    抗日游击军的人倒是都穿着原来补充团的军装,再不济胳膊上也有个臂章,他们到好认。

    可原本他们这几个绺子是作为援军去帮抗日游击军的,但现在反过来了,抗日游击军的人反而成了他们的援军。

    但问题却同样存在,抗日游击军的人也分不清他们哪个是中国人哪个是日本人啊!

    所以可以想见,如果他们回头跑遇到抗日游击军的人,人家也会用枪逼着不让他们过去,所以向两侧的方向跑那是唯二的出路。

    那么,就跑吧!

    于是那逃过来的敌我不分的足足有一百多人的队伍便分开向两翼跑去。

    可是,前行无路,两翼就能跑吗?

    “叭勾”“叭勾”的枪声响起,在这些人扭身往两头跑的刹那,雷鸣所在的山头便又有枪声响起。

    那枪不是打人的,那枪却是阻止他们逃跑的!

    中国人跑了也就罢了,难道也要日本人满山遍野的跑吗?那中国的老百姓岂不倒霉了?!

    那枪打得很准,就在向两翼逃跑的第一人的前方,因为那枪是在雷鸣的命令下,他们用狙击步枪的或者枪法准的人分别射击的。

    然后,那山头便又有喊声响起,那喊声却是做出了一个让这些混杂在一起的散兵不敢妄动的决定:“留在原地的是中国人,向两边跑的是日本鬼子!”

    那声音却是连喊了三遍!

    然后就很多人就停下来了,然后就有几个人听着那喊声却是依旧向两侧逃跑!

    这时枪声又起,这回可不只是吓唬了,正往两边跑的那几个人在那枪声中先后中弹就倒了下去,死了!

    这下手真狠!这特么谁还敢再跑?!

    听了喊声还敢接着跑的人是听不懂中国话吗?

    答案是正确的,他们那是真听听不懂中国话,这回枪下没有冤魂,敢跑的那可不就是听不懂中国话吗?所以被打死的肯定是日本鬼子!

    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个山林队的人实在是害怕和日本人在一起所以就逃跑了,但要真是这样的话他死的绝对不冤!

    正所谓“猪是怎么死的?”答案是“笨死的!”

    如此一来,这群近二百人的散兵就被圈在了这片两山之间的开阔地里,他们也都想明白了,没有人敢跑了。

    刚才被打死的那几个肯定是日本鬼子,因为不懂中国话嘛!

    其余的乔装成山林队的日军绝大多数肯定也是听不懂中国话的,可是他们自然也不傻,他们既不能跑也不能转头向雷鸣他们射击了,因为那样一来敌我必分,此时在人数上中国山林队的人那是占了绝对优势,雷鸣他们这回可是带过来三四百人呢!

    一时之间在那开阔地上便出现了人人自危的局面,看不认识的人哪个都象日本鬼子,于是便有互相认识之人开始慢慢的向一起聚拢。

    那往一起聚拢的肯定是山林队的人,逃跑的日军在混乱之中才好混水摸鱼逃出生天。

    日军虽然是乔装成与中国人一模一样的,但是,他们会中国话的毕竟也只是少数,如果这三个绺子的人能各自聚在一起,那么敌我必分!

    “咱们的人在聚堆儿啊!”小北风喜道。

    此时雷鸣他们与这些混在一起的散兵最远的也只有二百来了,加上那开阔地上也就有些青草却是能够看得很清楚场下的形势。

    小北风这么一说他旁边的人在看了他一眼后就都齐齐看向了雷鸣,而雷鸣却依然看着下面的情况皱眉沉思。

    “大当家的你带你的人绕到左边去,赵挑水你带四十个人也绕到右边去。”雷鸣又下命令了,“一会儿如果下面分出来敌我也就算了,要是分不出来就让他们逐个上前辨明身份。辩明身份的方法可以问对方咱们山林绺子的话!”

    雷鸣所说的山林绺子的话那就是指东北土匪之间的黑话了,这种黑话也好理解。

    这就象后世有本小说中的桥段,上句是“天王盖地虎”下句便是“宝塔镇河妖”,上句是“脸为什么黄了”下句是“防冷涂的蜡”,至于以后还有什么“为什么脸又红了?精神焕发!”之类的。

    这种黑话,不是山林绺子的人听起来自然是一头雾水,雷鸣量那些日军也不可能掌握东北土匪的黑话。

    别说是日本人了,就是现在的雷鸣对土匪的黑话也还只是一知半解呢!

    “这个主意不错。”小北风赞道。

    “那要是下面咱们绺子的人有不会那种话呢?”赵挑水问道。

    赵挑水这一队绺子组队那也不到一年的时间,他本身就不是山林土匪出身,便有此问。

    “你嘎哈呢?老眉喀哧眼的,劈儿片儿的,卜勒盖卡秃噜皮,秃噜反仗,反正这些话我量小鬼子也不懂,去吧!”很明显雷鸣也想到了这一层,却是又想出来一招来。

    “好!咱们的人跟我下去!”赵挑水兴奋的说道。

    雷鸣这一招出得是如此之新颖,虽然现在是战斗之前的宁静,但是但凡听到雷鸣句解说的人全都笑了起来,尤其是其他绺子头一回和雷鸣打交道的人那真佩服得紧!

    这个雷小六子是有招儿!

    难怪这几家大绺子都乐意听他的,这个家伙不光能打,脑袋瓜子也足够活啊!

    只是,所有人脸上笑意犹在,场下却是又生变数!

    他们远远的就听到有人高喊:“趴下!那家伙是小日本!”

    然后便是“轰”的一声爆炸响起,紧接着就传来几声枪响!

    (注,雷鸣所说皆是东北方言。嘎哈=做什么,老眉喀哧眼=人老且丑,劈儿片儿=人窝囊不利索把家里或者摊子搞得一片混乱,卜勒盖卡秃噜皮——人摔倒后膝盖处的皮肤被跄破了,秃噜反仗=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