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网开一面是陷阱(一)


本站公告

    当小妮子爬到那小山棱线后面的时候,见雷鸣正和北风北还有两个拿盒子炮的人在一起商量事情。

    “我看咱们这么打!”小妮子就听雷鸣说道,“咱们挑枪法准的人分别放在东北西三面,一面再放一挺轻机枪,这样就给山上的日军施加压力。

    把剩下的机枪小炮什么的都放在南面,鬼子那个山南面山坡上有小树林,我估计日军会从南面突围,因为那样的话他们有树林做隐蔽!”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神枪手啊,再说我们的步枪怕也打不了那么远!”小妮子又听其中一个人说道,而另外一个人则是附和着。

    看样子这两个人也一定是哪两个绺子的大当家的。

    小妮子还真的就猜对了,这两个人还真就是两个绺子的大当家的,一个叫郑万昌,他的绺子就叫万昌队,而另外一个人叫刘昌明,他的绺子则是叫名山队。

    这两个绺子在听到秦家大院方向传来枪声后却是主动带人靠拢了过来,从而成功的挡住了这股日军的退路。

    那个日军中队长一见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却是带人直接就上了现在小妮子所在的这个小山对面的一座山上据守了起来。

    在他看来,自己这里一发生战斗,那么自己后面的那个中队肯定会来援,这样他倒可以来个里应外合击败这些中国山林里的“土匪”。

    只是他有一个情况并不掌握,他的那支援兵却已经过不来了!

    只因为抗日游击军的军长周宝国带了一个营的兵力恰恰也奔密山来了,却是与那伙日军又撞在了一起。

    而雷鸣在听到那面还有枪声起的时候派人去查看情况却是已经与周宝国取得了联系,而这时听说抗日游击军来了,那周围也同样有山林队在帮周宝国了。

    如此一来,这两支日军中队可就成了被分割开来的孤军了。

    可是后赶过来的小妮子却哪知道这种情况,她听到远处同样有密集的枪声便也猜到那里有战斗了便插嘴问道:“你咋知道鬼子一定会突围?”

    “咦?你回来了!”雷鸣闻声回头,随即他就看到了小妮子他们所带来的掷弹筒脸上立刻露出喜色,“呀,这两个掷弹筒来的正是时候!”不过随即又问小妮子道:“后面还有机枪吗?”

    “有,咱们缴获了两挺捷克式但没有带过来,不少绺子也过来了我看他们也有有机枪的。”小妮子回答道。

    “好,妮子你去传话把那些绺子的机枪都调到咱们这里来,再把那两挺捷克式也弄过来!”雷鸣再次下命令了。

    战斗紧迫,他却是忘了回答小妮子为什么日军会突围的疑问了。

    可实际上的战斗真的就是这样,无论小规模的战斗或者大规模的战役指挥员的时间都很紧迫,很多时候固然要集思广益,但也有很多的时候就得独断专行,因为战机稍纵即逝!

    小妮子知道了雷鸣的作战方案自然不会怠慢,安排了几个人在包围圈处见着机枪就通知向南面集结,而自己则是带着几个人一路小跑就又回去取机枪。

    这来来回回可就两公里急行军了,却是累得北风北那几个手下都呼吃带喘的,可小妮子却并不比他们慢,如此一来这几个山林队的人对小妮子也是佩服有加。

    当小妮子把机枪带回来的时候,雷鸣已经不再那个山顶了,他奔跑得却是比小妮子他们还要辛苦的多!

    雷鸣刚刚在自己所在的东面的这个小山打了十发子弹,按照他的观察他在这十枪里击毙了日军六人。

    他对自己的这个射击成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要知道他所在的这个小山距离日军所占的那个山头足足有六百米呢!

    正如他所制定的作战方案一般,他必须让日军意识到他们的对手里有神枪手,六百米之内同样能取走他们的性命。

    这样,日军如果想从这面突围那就得寻思一下伤亡会有多大。

    当然了,日军从这头突围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因为这头中国军队既有制高点又是从这面把日军追过来的。

    而现在雷鸣所奔的方向就是北面。

    他现在是在围着日军所占据的那个山头做圆周运动,自然不可能在日军的视野中奔跑,那么他就需要跑更远的距离。

    雷鸣就这样从草地上跑过,从高过人头的蒿草灌木中穿过,从还在潺潺流淌的小溪中踏过,从枝叶繁茂编织如网的树林中撞过,然后最终找到合适的狙击位置再次将枪指向了那山头。

    而此时同时兼职狙击手的雷鸣便又发现了一个自己需要再次提高的技能,那就是在快速奔跑之后怎样屏息射击从而保证自己射击的命中率!

    人在剧烈奔跑后自然那心脏是扑通通直跳,同时也是要大口大口的呼吸的。

    但在射击的一刹那却又需要屏住呼吸,让自己的呼吸变得慢而均匀,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其矛盾的事情。

    这一回对雷鸣的射击技术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原本他觉得自己的射击技术已经算不错了的,但现在看来,距离实战要求还是有差距的。

    为了保证命中率,雷鸣不得不趴在一片灌木丛中直直喘了两分钟,这才又把那支狙击步枪指向了前面的山头。

    子弹是他在东面射击完毕后就已经压上的,然后他才开始奔跑。

    他是一个心细的人,虽然日军离他还远,但既是战场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他绝不会让自己枪中无弹就围着日军打转。

    雷鸣端枪在手再次开始寻找射击目标了。

    日军所占据的这座山偏偏是座石头山,上面也只是零星长了些蒿草,如此一来这让雷鸣寻找目标就方便了许多。

    日军害怕中国军队攻山,他们的士兵自然也同样用枪在瞄着山的下方,但是他们下意识里也并不认为中国军队会有能在五六百米对他们形成生命威胁的神枪手。

    所以他们的人躲在山石头自然是把脑袋露出来的,而这就是雷鸣给日军以威慑的机会。

    当雷鸣发现了一名正躲在石头后拿着望远镜向他这面观望的日军军官的时候,他不由得精神一振,这还是在这次战斗中,他第一次发现日军的军官呢。

    于是,雷鸣屏息静气瞄准,周围的世界在刹那间仿佛已经不存在了,雷鸣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五百多米外那个土黄色的小点上。

    这时的雷鸣再次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境界当中,他已经没有了别的念头和想法,只是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上当他感觉到了一种心灵与目标的契合了,他便缓慢收拢手食指。

    “叭勾”一声,枪响了,然后一发子弹便在五百多米外以一条抛物线的形状准确的从那名日军眼前的望远镜的右筒中钻了进去。

    “叭嚓”的一声清响,那望远镜右筒中凸透镜中间多出了一个孔洞而那镜子竟罕有裂纹,三八大盖的穿透力真不是吹出来的!

    然后,那名日军军官就趴了下去再也没有能够起来。

    突然而至的枪击让周围的日军慌乱起来,有日军士兵急忙去拖自己的军官,有日军士兵端枪探头胡乱向山下射击。

    而日军不知道子弹从何而来的慌乱无疑又给了雷鸣杀敌的机会。

    杂乱的枪声之中,有一支枪发出的射击声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这支枪又打出去了四枪,却是又有三名日军士兵终是将自己的肉身留在了这块他们本不应该来的土地上!

    雷鸣收枪后撤,他需要再次奔跑换方向射击。

    终于,就在雷鸣运动到西面又打了几枪的时候,山上的日军终于想明白了他们如果呆在这山上似乎除了等死竟然没有别的事可做的时候,他们开始突围了,而突围的方向正是雷鸣所预料的南方!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