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第一支援兵


本站公告

    “姐,咋样?”小妮子从地上爬了起来见周让也正往起爬呢。

    “没事!”周让回答。

    刚才为了躲日军的射击两个女孩子从那草房上滚落,准确的说小妮子是被周让拖下来的。

    这当然不是说周让怕自己掉下去才去扯小妮子的,而是因为呆在这房盖上是很危险的。

    二百来米的距离子弹或许打不穿碗口粗的树干,但绝对有可能洞穿一个土坯房的顶棚。

    秦大户的这个房子也是土坯房,墙壁是用黑土稻草等制成的土坯砌筑而成的倒是可以挡子弹,但那顶棚上能有什么,也无非是房架加板皮罢了。

    有些东西可以掩住身体但却绝不可以当作掩体,比如灌木草丛板墙,一旦敌人发现你藏身在这里那子弹过来就是要命的。

    所以,在反应上比小妮子快的周让扯了一把小妮子实际上是为了救她而不是怕自己摔下去才找根救命稻草的。

    好在这土坯房的举架本身就没有多高,正所谓“茅檐低下上面青青草”的那种。

    时下的土坯房没有太高的,这是为了冬季保暖的需要,所以以周让和小妮子的体重从上面滚落下来又是摔在了泥土地上虽然身体木了一小会儿但活动起来并无大碍。

    周让小妮子两个人爬起来便往房子前面绕,而这时她们两个就听到了雷鸣喊“撤退”的命令。

    说撤退,周让小妮子也不会自顾自的撤的,因为前面二老牛那几个人还有两个掷弹筒和八颗榴弹呢,她们要去帮忙。

    可这个时候他们就看到那个秦大户却正躲在靠这面墙壁的梯子下在那瑟瑟发抖呢,这梯子正是周让上房用的。

    农家到了秋季要晒粮食,或者苞米瓤子或者毛磕头什么的,所以那房盖也是有用的,自然是少不了梯子。

    (毛磕:即向日葵,现在普遍称之为瓜籽)

    今天因为苞米地的事闹哄了大半天,秦大户开始还盼着抓到祸害自家苞米地的小贼却没有料到最终终究是演变成了一场祸事,子弹嗖嗖的就在自家院子上面飞此时已是吓得快六神无主了。

    “叔啊!你躲在干嘛?你怎么不跳墙逃命呢?”周让边往房子前面绕边说那个秦大户道。

    “那墙我也翻不过去啊!”秦大户颤抖着声音说。

    “你不会把梯子搬过去啊!”周让气道,心说这个老头被子弹吓傻了吗?

    其实那秦大户就是胆子再小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搬梯子逃命,他也是在盼来援兵啊,他实在是舍不得自己的这点家产。

    周让和小妮子又往前跑,而这时他们就听到外面枪声却是突然变得更密集了起来,然后便听到埋伏在院外左侧的郭进喜那几个人高喊道:“我们这面来援兵了!来了一百来人呢!”

    他们这面一喊,二老牛他们怕院子右面的雷鸣他们听不着也忙跟着喊了起来,而随即院子右面雷鸣也跟着喊了起来:“不撤了,再来两伙咱们肯定能赢!”

    此时院子中的人也不知道左面来的援军是哪绺子的,但是从正面射向他们的日军火力已是大减,显然日军也感觉到压力了。

    二老牛收起了盒子炮他要用机枪了,可是他正想顶着日军的射击把机枪架在院门口呢,后面已是有人大喊道:“墙上有窟窿眼儿!”

    二老牛一回头,见喊话的却是秦大户。

    此时秦大户一听来了一百多援军他也来精神了,他当然知道就他家附近有多少支绺子。

    这不用来多了,这要是凑上五六支绺子八成就能把那比胡子还讨厌的日本人打跑了,那样自己家的这点家产可就保住了!

    此时的秦大户也不哆嗦了,哈着腰就跑到自家院墙的某个地方伸手一推,却是直接就把一块原本是活动的土坯堆了出去,于是那个地方就透亮了,正宛如一个天然的射击孔。

    那块土坯却是原来他怕有人偷他家苞米给自己做的瞭望孔!

    二老牛自然大喜直接就把机枪搭在了这个现成的射击孔上。

    只是这个现成的射击孔位置比较高那机枪腿却是没有地方架,机枪不是步枪射击时那后座力大的很,要是没有支架那射击的准确性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二蛮子却是一哈腰就钻到了那机枪的下面伸双手攥住机枪的两个支架大叫道:“打!”

    “突突突”的轻机枪的射声立刻就响了起来。

    而此时院外的日军已是冲到了距离院子百米左右的位置了,二老牛的机枪响的正是时候!

    战场之上,在没有重武器的情况下,轻机枪对对手的威慑力那是最大的。

    眼看着有几名日军在机枪的的扫射下便倒了下去,日军一见对面竟然还有机枪也不敢往前冲锋了,也只能纷纷寻找隐身的位置与中国军队对射了起来。

    而此时在院子左侧,有一个人正边向日军射击着一边大声感叹道:“奶奶个腿儿的,打早了!要不肯定能多放倒几个小鬼子!”

    说话之人正是那个山东人赵挑水,赶过来支援雷鸣的正是赵挑水的这班人马。

    要不说山东人耿直呢!

    赵挑水美的滋的拿着那支抓阄抓来的狙击步枪刚回到自己绺子就听到秦大户这面枪响,因为这支步枪他可是承雷鸣的情的,他还以为是谢老钻对雷鸣“讹”了他枪心中不忿来找游击军报私仇呢,所以他是带人就赶了过来。

    赵挑水为人耿直,他是日军占了东三省才自己拉绺子的,所以他根本就不是山林土匪,又没有傍过抗日救国军这样的大树,所以他这些人勇敢有余但从战斗经验到算计人自然都比不上谢老钻儿这样的老山林的。

    所以他的人武器也是最不好,用的步枪也就能打一百米,再远了那子弹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也正因为如此日军一停止冲击,他们这面对日军的命中率立刻就降了下来。

    而这时就听到远处有“嗵嗵”两声,紧接着有两颗榴弹飞了过来在他们身边炸响,他的两名手下直接就在那爆炸声中趴倒阵亡了!

    “我艹,鬼子还有小炮!”此时已是和小保子趴在一起的赵挑水大惊。

    “那你们还过来打鬼子?不怕?哎呀!我好象打趴下一个!”小保子一边用那加壳盒子炮抵肩向对面的日军射击一边说道。

    “我们本来就是穷人,就是为了活命,怕鬼子就不杀你?”赵挑水回答道。

    而这时,他就听着旁边的院子里也是“嗵”的一声响,同时就看到对面日军那里也是显起了爆炸的白烟。

    咦?这抗日游击军行啊,他们竟然也有小炮!

    此时院里的这颗榴弹却是周让放出去的。

    周让也会用掷弹筒啊,只是她毕竟是女人,让她单手扶着那掷弹筒她可没那个劲,她却是双手扶筒旁边小妮子给他添弹呢。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