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悲催的谢老钻儿(三)


本站公告

    说狗戴帽子那叫装人,这人戴帽子有什么不对的吗?谁也没有规定山上的绺子就不能戴帽子,一到冬天,东三省的男男女女那都是戴帽子的。

    但是!

    东北人可是没有戴瓜皮帽的风俗!

    圆了咕咚的一个帽子,上面一个小揪儿。

    一碰到熟人或者地位身份比自己高的人就用手指捏着那个头顶的小揪儿一摘帽子以示脱帽致意同时点头哈腰张嘴便是:“哎呀,某某爷您老辛苦了!”

    这特么不是东北的习俗!这是关内的习俗!东北人在夏天时都是光脑瓜蛋子的!

    这伙人究竟是什么人?河北的绺子跑东北来抗日来了?这特么不可能!

    那个雷小六子可是说周宝国随后就到,难道这伙人是周宝国的游击军?

    不对!谢老钻儿在抗日救国军的时候是当的连长,他是见过补充团团长周宝国的,这些人里没有!

    那么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谢老钻儿寻思之间,对面那支队伍已是走得越来越近了。

    “这特么的哪里来的?就是这土财主怎么也不伦不类的!”有谢老钻的手下低声叨咕道。

    双方既近,都已经注意到对方所戴的瓜皮帽的谢老钻儿的人也感觉到了对方的怪异。

    而这时对方却是已经很友善的先和他们打上招呼了,就见那队伍中已是有人问道:“兄弟,秦家大院怎么走?”

    见对方问话了,谢老钻儿这伙人自然都看向了谢老钻儿。

    谢老钻儿的手下们可是知道,别看是碰到了一支素昧平生的队伍,可今天大当家的正在气头上,谁知道大当家的咋说,所以一个个的却是都不吭声。

    谢老钻回手一指自己刚经过的苞米地的那头算是作为回应。

    而这片苞米地也正是秦大户家的,也正是因为这片苞米地闹得各方都不愉快而谢老钻最终还很憋屈的交出了狙击步枪从而远走他乡。

    本来谢老钻儿是打算说话的,可是一看到那片苞米时心中来气却也只是比划了一下。

    “谢谢!谢谢!”对方问话之人边说着还还真的边就伸手捏着那瓜皮帽上的揪儿点头哈腰以示谢意。

    说话间,同样是持枪荷弹的双方队便开始错肩而过。

    而此时的谢老钻儿却已经顾不得和那片苞米地置气了,他愈发觉得这伙有些怪异。

    这帮人说话挺客气啊!客气的让他的疑心又起!

    东北人说话在口语中说“怎么”一般都会说成“咋”,所以现在他所碰到的这伙人正常问路应当是“秦家大院咋走”,至少在各绺子之中把“怎么”说成“咋”的还真的就不多见。

    另外,这个人的口音怎么听着有股河北味儿而不是东北味呢,难道他们真是河北来的绺子?不可能啊!

    还有,刚才那个人致谢时的那点头哈腰也感觉哪里不大对头。

    而这时,谢老钻儿不知道自己脑子里突然就跳出来了一个让他一激棱的念头“不会是日本人吧!”。

    “子弹上膛!”谢老钻那不愧是老江湖,在自己激棱还没有打完的时候,嘴里低声下了个命令手就已经摸到了自己的盒子炮上了。

    谢老钻儿手下的人都是跟着他的老人,虽然谢老钻儿的声音很低但是他们在这一瞬间本能的也开始动枪了,就听“哗啦啦”一片枪栓拨动子弹上膛的声音!

    而谢老钻儿这时已是转身了,可随即他就趴下了!

    因为他在转身的刹那就看到本是和自己错肩而过的那伙人的枪已是冲他们举起来了,对方在和他们相遇之前竟然已经子弹上膛了!

    或许对方竟没有想和他们开打的想法,但是谢老钻儿他们拉动枪栓的声音却是使得对方直接就起了杀心!

    “啪啪啪”的枪声随即就响了起来。

    而在这枪响的刹那,谢老钻这个绺子就吃大亏了。

    他们的拉动枪栓对方转身,他们举枪对方射击,恰恰就慢了半拍,于是在这一刹那,谢老钻的人纷纷中枪倒地!

    倒是谢老钻儿和他几名用盒子炮的手下由于动作够快扣响了扳机。

    对方比他们多出二十多人呢,此时双方队尾也只是刚刚擦肩而过罢了,所以双方人员那是格外的密集。

    谢老钻毫不犹豫的就来了个连发,几秒中之内就清空了他的弹匣,对方在这场遭遇战之中被他直接就打倒了四人!

    谢老钻儿哪有功夫来给自己的盒子炮压子弹却是一伸手又拽自己的另外一把撸子。

    这也是谢老钻儿的保命手段,那把小巧的撸子却是被他藏在了裤腿里。

    可是,他终究是晚了,这时又有枪声起,那子弹却是来自于他的后方树林里。

    一发子弹直接就射穿了他的脑袋,在东北啸傲山林了半辈子净是算计别人了的谢老钻终于是被别人算计去了性命!

    戴着瓜皮帽的那些人端着枪就向前逼近了过来,树林之中又走出几十名同样戴着瓜皮帽子的端枪之人,而他们所围的正是刚才还生龙活虎走在路上的现在却已是全都倒在血泊之中的东北山林的这支绺子。

    一名弥留之际的谢老钻的手下在生命恍忽之中抬了下手指。

    他其实很想说,你们戴着那是什么j卜玩应,俺们东北人没人戴这东西!

    可是他连表示这一下的机会对方也并不给他,而是又一声枪响,于是那谢老钻队伍中最后一人也丢掉了性命。

    而这支神秘的队伍却正如谢老钻儿所猜测的那样,他们真的就是日军假扮的!

    这支日军在树林里时便发现了远处走过来的谢老钻儿他们,可是他们是乔装奇袭。

    那日军的指挥官已是打听到了各绺子大当家的正在秦大户家开会议事,只不过他并不确定,所以他才决定让一部分人和一看就知道是山林队的谢老钻儿他们打个照面再印证下情报。

    他们本来也是要消灭谢老钻这支队伍的,他们的作战方案却是在问出情报后前面的转身与树林里的日军夹击谢老钻儿他们。

    却没想到被谢老钻儿看出了破绽,但谢老钻儿也有失误,他本应当走得再略远一些让手下再动枪栓的。

    这样的话就是他们被对方夹击了也同样会阵亡但也绝不会在这么快的时间内被日军全部解决掉。

    其实,以谢老钻儿那不肯吃亏墙头草到处倒的脾气秉性,其实以后也保不准会投降日军。

    但是,此时的谢老钻儿虽然让山林同行们讨厌但却还是有血性的,和日军猝然而发生的战斗让他也没有功夫寻思别的。

    于他来讲,这真是有些悲催!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们这支山林队也是杀日本鬼子阵亡的,那抗日的功劳也绝对有他们一笔,或许于谢老钻儿来讲,这未尝也是一个最好的结局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