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最大的“绺子”


本站公告

    小北风和郭进喜他们两个是走在雷鸣小队前面充当尖兵的的。

    当小北风两个人在那苞米地碰到了那个秦大户时,由于那个秦大户怀疑他们两个祸害了自家苞米后便说各绺子大当家的就在自家议事呢。

    小北风一想正要找他们呢,如此一来正好,他便也没有对所谓的苞米之事进行过多辩解便跟着往前去了。

    当时小北风是回头看了的,见雷鸣他们距离他们也只有百十来米也跟上来了就一直往前走了。

    在他的想法里,雷鸣他们跟上来那不是很快的事情吗?

    可是雷鸣他们就在往前走的时候,小保子眼尖却说看到远处山头上好象有人拿枪指着他们,他看到有东西反光了。

    雷鸣他们便赶紧找地方隐蔽用望远镜观看。

    小保子并没有看错,原来确实有人在远处用狙击步枪远远的瞄着他们这一行人。

    雷鸣略一思索便想起原来谢老钻那伙人也是缴获过日军的狙击步枪的。

    此时他们再叫小北风他们已经来不及了,可是他们又怎能在山林队的狙击步枪的威慑之下举步向前?

    山林队因为私怨杀人的情况绝不少见,无论哪一个势力哪一个绺子的人都不会容忍别人用枪指着自己!

    雷鸣随即便定了一个小小的战斗方案,他自己带了几个人就又站了出来装作商量事情的样子同时却让二老蛮鲁超几个人带枪从侧面迂回过去。

    最终他们成功的抓住了那名手持狙击步枪瞄准的人,他一问之下,那人还真就是谢老钻的手下。

    原来,谢老钻在缴获了那几支日军的狙击步枪后当成了宝贝,在他看来这带着小望远镜的步枪那绝对是阴人或者保命的工具,所以便挑手下枪法好的人总是挑隐蔽的地方布置着以防不测。

    这回各绺子开了这个议事会,他就感到心虚。

    只因为那偷鸡摸狗的事他们绺子却是干得最多,不过他可不是在自己绺子住地附近偷地是派人到别的绺子旁边的老百姓家偷东西,至于摸人家大姑娘屁股的事也是他手下干出来的!

    这事可就不地道了,当地百姓见丢了东西自然认为就是附近的绺子干的,所以说白了谢老钻儿的做法就是嫁祸于人。

    既然心虚,他怕自己真有什么证据落在其他绺子手中,那些人再合伙对付自己,于是就又派了一名手下在远处拿狙击步枪瞄了起来,这自然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意思。

    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手下用这枪缺乏经验,在挪动枪支时那瞄准镜的闪光却是被雷鸣小队发现了,从而耽误了雷鸣他们对小北风和郭进喜的跟进,却是最终连那个枪手都被逮了回来。

    而此时黑压压一大片人都看着年纪还很是年轻的雷鸣。

    咦?这个小崽子胆子不小嘛!面对好几十个大当家的都不打怵!

    这是哪个绺子的人,他们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哪个绺子下面有这样一号年轻人物!

    “我也不卖关子,我的人不可能动老百姓的苞米,因为我们大当家的叫周宝国!我们周军长不日就到,在这里我先替我们周军长见过各位大当家的。”雷鸣看着眼前形形色色的各绺子的当家人直接自我介绍道。

    雷鸣的话就如同一块石头扔进了河里,直接就让人群发出了“哄”的一声。

    “原来是共产党游击军的人。”有人明白了。

    “怎么会叫军长,他们不是只有一个团吗?”有人不明白便问。

    “他们已经改名了,现在叫抗日游击军。”有消息灵通的便解释道。

    “怪不得,这小崽子不惧这么大的场面,如果这抗日游击军也算一绺子的话,你别说,人家还真的是最大的一个绺子呢!”又有人叹道。

    议论纷纷之中,已经没有人怀绺小北风和郭进喜祸害老百姓苞米地的事了。

    因为共产党领导所领导的队伍的纪律之好那是有口皆碑的。

    周宝国游击军的人在招人的时候招的就都是农民矿工这样老实本份的人,他们手下有山林队经历的人很少。

    所以至少截止目前是没有人听说过游击军的人祸害老百姓的,相反,游击军无论到哪里帮老百姓干活待人和气那都是出了名的。

    “你们周军长要到这里来了吗?他来做什么?”人群纷乱之中赵挑水大声问道。

    山东人说话嗓门都很洪亮,他这一嗓子却是直接压住了众人纷乱之声。

    “我们周军长来了自然是和各位大当家的商量联合抗日的事情。”雷鸣回答道。

    一片“哦”声随之就响了起来。

    此时这些山林队正对抗日前景感到茫然,眼见共产党的游击军竟然出来挑大梁了,那自然是心中掀喜。

    于是大多数人自然是纷纷叫好。

    可是这时便有人冷不丁的说了一句道:“不是要来收编我们吧,想抢了我们各大当家的权吧!”

    那说话之人却是谢老钻儿。

    谢老钻儿现在也明白了,自己和雷鸣他们的仇这算是结上了,所以他才不会说什么好听的呢。

    谢老钻儿自然也不敢惹抗日游击军,但他宁可单干也绝对和抗日游击军尿不到一壶里去!

    这是一种天生气质上的相抗,抗日游击军爱民而他们偏偏就扰民,抗日游击军以消灭日军为己任而他们偏偏就专捡便宜仗打以壮大自己不吃亏为首要目的。

    所以谢老钻儿那是宁可捣乱的,另外,自己布置在外面的枪手怎么就被这个屡次和自己作对的小子给弄进来了呢,他手中的那支枪呢?!

    雷鸣见说话的是谢老钻儿,却是笑了,他不是小北风的性格,他可不会意气用事。

    来这里之前周宝国还特意嘱咐他了,团结抗日最重要!

    “周军长还让我转告大家不要担心,我们游击军当然欢迎各位大当家的加入我们。

    当然了,如果有不加入的也可以,到时候大家可以合绺子打鬼子,我们游击军做事你们肯定会有看到过的,分配会绝对公平的!”

    雷鸣现在可是代表抗日游击军了,这些各绺子的大当家的终归是有和老补充团打过交道的,当然认为雷鸣的话是可信的。

    敌强我弱需要抱团取暖,而现在抗日游击军敢挑大梁那么他们自然也存着大树下面好乘凉的想法。

    “我赞成这个小兄弟的说法,我信得过补充团,我原来和他们打过交道,我现在人手里用的都是三八大盖,这可都是跟补充团一起打鬼子时分来的!”北风北适时的插言道。

    于是各绺子的大当家的便开始讨论了起来,抗日打鬼子确实是这些形形色色的山林队的共同点,一说起这个来彼此的戒备自然也就消失了。

    而此时一直站在雷鸣身后没吭声的周让却是轻轻捅了一下子雷鸣,于是雷鸣却是看到谢老钻儿和他的手下正想往外溜呢。

    “谢大当家的请留步!”雷鸣忽然在人群的讨论声中大声说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