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烟熏装甲车


本站公告

    耳听着那装甲车发动机的“轰轰”声更加响了起来,那无疑是里面的日军在猛轰油门,可是那个那个深坑正面的坑壁偏偏比较陡,那装甲车的底盘前部却是直接怼在了那上面,任那轮子空转却是已经搭不到履带上这还如何驱动?

    日本岛国资源匮乏,为了节约成本连冲锋枪都舍不得用一个劲的强调拼刺刀,而偏偏日本人个子又矮,所以造出来的坦克装甲车那也是格外的小。

    在后来苏日之间发生的诺门坎战役中,苏联军队缴获了日军的小豆坦克,身高体壮如同那牦牛一般的俄罗斯人根本在那小豆坦克的驾驶室中坐不下去。

    所以日军的装甲车实在是太小,至少目前被雷鸣坑了的这辆装甲车那绝对是不大。

    装甲车是出不来了,可是里面的人自然不会在里面憋着,就见那枪塔盖子一开,一名日军的战车兵的脑袋就露了出来。

    他也不想想,没有了那个“乌龟壳”做防护,雷鸣又怎么会怕他?

    雷鸣抬手一枪就打在这名日军士兵的脑袋上,于是这名日军士兵直接就又堆回到了枪塔之中。

    雷鸣这一枪充份证明了战车兵离开战车那绝对是会有生命危险的,于是“咣”的一声里,那本已是推驾驶室的小门一下子就关上了。

    非但小门关上了,雷鸣扑到那坑边时就见一只手从那枪塔里伸了出来将把那枪塔门也“哐”一下关上了!

    雷鸣开枪却是开晚了,子弹正打在那枪塔的圆型顶门上发出了“铮”的一声。

    看来里面剩的那两名日军已是下决心硬挺了!

    他们犯了轻敌的错误,他们本以为凭借自己一辆装甲车可以完全碾压前面的中国小队呢,结果步兵就没有跟上。

    不过不要紧,他们可是知道后面他们的斥侯应当马上就攻上来了,他们在这里面或许能捱到援兵到来!

    山顶果然有枪声响起,那日军斥侯在那开阔地的前方又出现了,只是那枪声却正是雷鸣小队阻击日军斥侯靠近的射击声。

    日军斥侯小队的人数却是比雷鸣小队还要多一些人的,奈何他们现在是在开阔地上,雷鸣小队的人却是在山顶上既有山丘棱线做为掩体又有灌木蒿草藏身并兼有狙击步枪。

    所以,就在日军斥侯出现的时候便开始遭到枪击,日军在冲到距离这座小山还有二百米的时候终于认命了,他们冲不过来,他们的狙击手已是被雷鸣小队的狙击手都干掉了。

    于是雷鸣小队留了一半人阻击警戒日军,另一半人却是都从山顶这头跑到了那个坑边。

    还没到那坑边呢他们就看雷鸣却是一手攥着一颗手雷一手拿着盒子炮就站在这辆装甲车的枪塔上转磨磨儿呢!

    这日军装甲车还真的就是一个王八盖子,雷鸣现在却也拿它没招!

    “我下去看看!”二老蛮蛮劲又上来了,他说的下面那自然是指装甲车底盘向上枪塔向下的部份。

    “你下去能有啥招?”小妮子好奇的问。

    “那小鬼子在里面不可能闭着眼睛开吧,前面总得有个观察窗啥的吧!”二蛮子说道。

    “不用看了,那是一条缝,看有没有干柴放火烧它个王巴盖子的!”雷鸣说道。

    雷鸣所说的一条缝那是指日军装甲车前面有条观察缝,在战斗中装甲车里面的日军就是通过那条缝观察外面情况的。

    日本由于资源实在是匮乏那在制造武器方面那绝对是勤俭持家的,所以他们造出来的东西都比较怪异。

    雷鸣的提议自然得到了所有人的哄然叫好,火烤王巴盖子这活好!

    于是留了两个人看着那装甲车以防止里面的日军再跑出来,其余的人却是在日军斥侯的反方向开始寻找烧材。

    灌木是不用想的,因为去年的灌木今早已长得枝繁叶茂一片碧绿了,倒是在那蒿草丛中有去年干枯尚未完全朽烂的干草半湿半干的每个人都弄了一点回来。

    二老蛮便挑干躁一些的用那洋火去点,别说还真点着了,只是此时已是盛夏那干草实在是难寻不并能燃烧出多大的火焰来,想用那火焰把装甲车里的日军烤出来的可能性却实在太小。

    但是,要不说中国人其实是蛮聪明的。

    别看时下化素质低,但是在他们已知领域内那智商可是完全够用的,就比如种地,比如养殖,这都是中国人的强项。

    所以那用火烧不成那就用烟熏吧!

    二老蛮趴在了那枪塔的圆盖子上,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就将燃烧着的半干的蒿草往枪塔下面的观察缝上怼去!

    柴草干爽时自然会着的,可是柴草半干的时候那明火不旺可是那烟却是格外的大的。

    这种活对农村人那是再熟悉不过了,庄稼一支花全靠粪当家,农村呕粪却都是把那粪堆点着用这着的。

    (注:呕粪,即所谓农家肥用火点着让其腐烂发酵的过程)

    此时用烟熏着装甲车里面的二老蛮都呛得直咳嗽,可以想象那封闭的装甲车里又会是怎么一种情形。

    二老蛮才熏了一会儿,就听到装甲车里面传来了剧烈咳嗽声,在这一刻,所有中**人都是乐得眉开眼笑!

    “哈哈哈!”二老蛮却突然大笑了起来,只是这一笑便有自己手中蒿草燃烧产生的白烟灌进了他口鼻当中,倒是把他呛得咳嗽了起来。

    “你傻乎乎的笑啥呢?”周让在旁边问。

    “苟日的想从盖子下出来叫我压死了!哈哈,咳,咳!”二老蛮解释道。

    众人还没来得及笑呢,这功夫就听“啪”的一声枪响,却是把圆盖子上面的二蛮和周围的人都吓了跳。

    原来,那里面的日军士兵被烟熏得受不了,推上面的圆盖子却是又被二老蛮压死了推不开,竟然用手枪顺着那条狭窄的观察缝向外开了一枪。

    可是,那又能如何,二老蛮却是枪塔上趴着的,那子弹直接就打到坑壁里去了。

    “鬼子出来了!”这时围在坑边的人就见那驾驶室的小门开了然后一名日军士兵的脑袋就探了出来。

    此时那里面的日军已被熏得蒙头转向虽明知外面就是中国士兵,可是就是被打死那也比在里面熏死强啊!

    于是他在把头探出的这一刻如愿以偿了,几发子弹打在了他身上让他彻底停止了那生不如死的咳嗽。

    雷鸣他们也不知道日军的这种装甲车到底里面能装几个人,但看着如此矮小有个坑都能掉下去却爬不上来的装甲车终究是不放心。

    于是他们却是又从那名日军打开的驾驶室的门向里扔了颗手雷这才放下心来。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