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讨来的任务


本站公告

    周宝国用赞赏的目光看着雷鸣小队的全体成员,他都没有想到雷鸣小队竟然再次给自己带来了惊喜。

    惊喜有二。一,雷鸣他们通知第二补充团晚了那自然怪不到雷鸣他们的身上,但雷鸣却又带回来了一百多人。二,雷鸣他们竟然把来围堵他们的日军大队打败了并歼敌过半。

    “好了,全体撤退吧,这回鬼子吃了大亏,报复马上就回来的!”周宝国命令道。

    由于自卫军、救**、护路军战败的战败投降的投降,现在他们已经没法再和日军打阵地战了。

    在周宝国的想法里明白,以后应当是以游击战为主。

    此时第二补充团余部皆已和补充团会合,这就是抗日游击总队的班底了。

    于是这支新成立的抗日游击总队也开始东面撤去。

    一千多人的队伍加上拉着弹药的马车,还有雷鸣他们这次打伏击所缴获的各种武器以及伤员也是浩浩荡荡。

    周宝国的补充团打得也很艰苦。

    一开始是在前面硬顶着日军的进攻,日军的飞机大炮那是轮翻的上。

    可是等到他们得知老王林的救**败退了他们想撤出战斗时却是又被日军纠缠住了,所以那伤员也是格外的多。

    如此一来,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可就慢下来了。

    就在他们行进了一个多小时后,部队的后面就传来了枪声。

    不一会儿就有士兵报告,后方发现日军斥侯!

    周宝国皱眉之际,他身边的一名军官已是说道:“日军斥侯到了,这就说明日军的大队竟然还没有放弃对咱们的追击啊!”

    周宝国点头。

    想想也是,补充团在墙缝伏击战和松荫沟伏击战中一战成名而今天雷鸣带人又把日军的那个大队打了伤亡惨重,日军已是把他们看作眼中丁肉中刺,肯定是要借此讨伐之机直接把他们全消灭了。

    看来,对日军的追击还真不能不管。

    眼见周宝国在那里想对策,小北风却伸手捅了一下雷鸣。

    雷鸣一转脸就和小北风的目光对上了,他就见小北风却是向正在沉黑的周宝国努了下嘴。

    雷鸣和小北风自打认识以来就一直在一起摸爬滚打了的,他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小北风是啥意思。

    小北风的意思无疑是让自己把这个掩护的任务讨下来。

    雷鸣自然也是想要这个任务的,可是他现在领着自己这十个人可是不能全凭自己的喜好,他要征求大家的意见的。

    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身后。

    由于雷鸣小队一直就跟在了周宝国的身边就相当于周宝国的警卫人员一般,所以其他人却是如同小北风一样都知道日军斥侯又追上来了。

    此时他们一看雷鸣转头看明白便自然也明白雷鸣是什么意思了,于是竟然都点头了。

    “不怕累?”雷鸣小声问道。

    “不怕!”雷鸣小队的男男女女竟然同时答道。

    他们每个人所说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奈何那可是十个人呢,于是他们这一声“不怕”直接就引起了周宝国的注意。

    “报告团长,我们想去殿后!”雷鸣一看大家意见一致一立正已是大声报告道。

    “你们?”周宝国看了看雷鸣他们。

    当工头的没有不喜欢主动找活干的工人的,当将军的没有不喜欢主动讨任务的下属的。

    只是,他也要考虑雷鸣小队这样奔波是不是太累了。

    “不就是把鬼子引到别的方向去给大部队打掩护吗?我们不会和鬼子硬拼的!”雷鸣说道,可是他怕周宝国不把这个任务给自己忙又补充了一句道:“再有两三个小时天就黑了,我们就找地方睡觉去了。”

    周宝国沉吟了起来,补充团的人员连续作战并不比雷鸣他们轻松,并且伤兵很多,而雷鸣小队枪法准适合远战并且只是十一个人船小好掉头,打完就跑天一黑日军也就无从追起了。

    “好吧,这个任务给你们,但光你们还不够,再给你们加一个排的人,你们只需要掩护大部队撤退即可。另外——”周宝国制止了雷鸣的表态又说道,“虽然目前你们没有什么损失净打便宜仗了,但是一定不能大意!”

    “是!”雷鸣大声答道。

    “赵主任,把咱们缴获的罐头给他们一人拿几盒。杨震把你警卫连里最能打的排给雷鸣指挥!”周宝国再次命令道。

    二十分钟后,雷鸣小已是埋伏在了一道山岭上,前方是一片开阔地,这是日军追击补充团的必经之路,所以他们是静等日军斥侯出现了。

    “你干爹为啥不留下来?我当时也没有时间细问。”雷鸣问小北风道。

    打完坐火车而来的日军后,北风北就带人走了,当时雷鸣忙着指挥战斗也没来得及细问,却是让北风北的手下全在战场上相中什么拿什么。

    雷鸣这事办得很亮堂,北风北当时脸上就乐成了花。

    当然了,他并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也只是让自己手下的人一人拿了一名日军的步枪和弹盒手雷罢了。

    雷鸣让他拿战利品的处理方式却是与山林各山林队合绺子与日军作战胜利后的做法是一致的——各绺子都是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方式来分配战利品,没有人会多贪多占。

    而北风北由于小北风的关系自然也没有和雷鸣讲仗打赢了这个战利品如何分配的事,但是人家雷鸣却说了,你随便拿,这话可就太敞亮了。

    “都特么的是那个张忍冬,他说了句‘宁为鸡头莫为凤尾’,我干爹就决定走了,自己接着当大掌柜的了。”小北风回答道。

    雷鸣点了点头,他能想象得到,北风北在投了占九山的那绺子后只怕窝囊气那是没少受的。

    正因为如此,好不容易摆脱了别人的桎梏,北风北应当是格外渴望自己得当大掌柜子的自由的吧。

    至于那个张忍冬嘛,在这次相遇中雷鸣甚至都没和他说一句话。

    雷鸣心思缜密,他能感觉到张忍冬也是同类人。

    心思缜密这是一个人的性格,但可代表不了一个人的品性。

    在雷鸣的潜意识里他宁可是选自己小队的这帮兄弟姊妹为伙伴的。

    如果他们中有谁有了风险自己拼死自己也会一同担着的,对于那个城府极深的张忍冬雷鸣却怕关键时刻自己被捅一刀,所以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行了,别说了,我看到鬼子的斥侯了!”一直拿着望远镜的周让说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