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抢人


本站公告

    占九山此时也是得意的。

    他也没有想到天上竟然掉下来这么大个馅饼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他已经在盘算了,自己一下子竟然抓到了一百多名俘虏!

    有一个名词叫换位思考,是指自己站到对方立场上去考虑事情。

    可是,还有一个与换位思考差不多的名词叫以己度人,可这以己度人就有误差了。

    你让占九山这样一个土匪头子去思量第二补充团这些俘虏的心思他无论如何也是想不到的。

    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一百来人绝不是省油的灯已是决心跟着**干到底并且已经是从护路军那里逃出来一回了呢?

    葛立贵眼见着自己这些人又成了俘虏,如何肯说自己这些人是从护路军那里逃出来的,却说他们这些人眼见着打不过护路军就都跑了把枪都跑丢了!

    而占九山将信将疑却也信了,葛立贵也说了,军官们去和护路军谈判了生死未知,然后护路军就进攻了,他们这些人逃命连枪都跑丢了!

    在占九山的逻辑里,在哪当兵不是当兵,**的兵又如何,不也是一样能吃饱肚子能喝着小酒有条件一样会去抽大烟逛窑子吗?

    所以他这个以己度人却是度错了,他并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两个字叫“信仰”。

    正因为他此时是得意的,所以他对周围的环境并没有注意,他的人押着第二补充团的人已是进入到了一条干涸的河床中。

    河床的两边长着丛生的毛柳,他也同样不知道在那茂密的毛柳丛中已是有几十支枪指向了他的人!

    就在们这支队伍刚进入到河床的时候,雷鸣小队的人已经是用各自己的枪对准了各自的目标。

    而第二补充团的人虽然也架枪瞄准却并没有把枪口固定在某个人身上。

    这是雷鸣布置的方案。

    雷鸣小队的人枪法要好,而且小北风他们分别告诉了二蛮子他们那些人哪个人不能打哪个是北风北的手下,他们要打也只能打占九山的人。

    至于哪个人是占九山雷鸣他们虽然不认识,但是猜也能猜出来。

    匪首就是匪首,走在人群中那气场和别人绝对是不一样的,而此时占九山如果有了后世那种被称之为第六感官或者特异功能之类的本事,他应当感觉到自己脑门子发凉!

    因为雷鸣小队的第一神枪手,雷鸣已是用那把加了木盒子的二十响德国原产盒子炮指向了他的双眉之间。

    一个河床又能有多宽,雷鸣就是要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发起攻击。

    雷鸣此时也是在以己度人。

    占九山不了解**的队伍可雷鸣却了解土匪。

    只要他们在第一轮射击中击毙了匪首占九山以及占九山手下那四梁八柱的头目,那么土匪的战斗力也就土崩瓦解了。

    至于说哪些是占九山手下的四梁八柱,自然是那些用短枪的,就是再差却也差不了多少!

    时下中国,如同一个叫作孔乙己的老头只要穿着长衫那也是读书人,那长衫便是身份的象征,而那凭出汗挣钱的苦力也只能是穿着汗衫罢了。

    而作为军人来讲,身份的象征就是盒子炮,世界上没有比中**人更喜欢这种盒子炮了!

    又一场伏击战开始倒计时了,这回下达战斗命令的可不是雷鸣,而是吕文斌!

    在雷鸣布置战斗方案的时候,吕文斌真的是对雷鸣再一次的刮目相看了!

    雷鸣的心思太细腻了。

    雷鸣要的可不是全部消灭这些土匪,他要的只是击溃这些土匪。

    在雷鸣的战斗方案里,是把第二补充团的人刚好放进河床然后就开枪,在第一轮射击中就把那些土匪的头目打得七七八八。

    这样占九山的队伍也就崩溃了。

    刚放进河床就开始袭击却是有利于那些土匪逃出埋伏圈,这样那些土匪就不会顽抗到底!

    给了土匪们退路,那么土匪们自然不会死拼,土匪们既然不会死拼,那么他们也就不会用枪去射击那些补充团的俘虏!

    快了,快了,吕文斌看着最后几名土匪心里叨咕着,他开始倒计数了。

    于是,就在吕文斌看到最后一名自己补充团的人走进河床后面还有几十名土匪的时候就大喊了一声:“补充团的趴下!”

    这一声于此时正往河床里行进的占九山的人和第二补充团的那些俘虏来讲无异于天上炸响了个惊雷,这个埋伏圈太近了!

    而这一声于早就等待命令的雷鸣他们来讲便无异于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于是,就在吕文斌的这一声喊里,行进在河道中的人都愣了一下而那排子枪声便响了起来!

    然后中枪的人几乎同时跌倒,行进中的人这才反应了过来,葛立贵这样的补充团士兵趴下又比占九山的人早了那么一丝丝。

    而这时小北风的喊声又适时响起:“我是小北风!咱们的人赶紧反了!”

    小北风这一嗓子当时就让占九山的队伍中乱了起来,小北风这一嗓子后眼见着北风北一转枪口就把自己身边一名北风北的手下给毙了!

    而北风北的手下那反应有快的也有慢的,反应快的便如北风北一般调转枪口就打,而反应慢的也有被占九山的人开枪打死的。

    至于第二补充团的人是老老实实趴在了那河床的沙子上祈祷观世音菩萨保佑了。

    这里最聪明的却依然还是葛立贵。

    他刚一趴下就感觉不对却是一翻身虽然不敢抬头却就那么瞪着眼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他可是怕死得不明不白。

    而这功夫异变又生,就听“突突突”的机关枪声又响了起来。

    那是二老牛扣动了扳机,而这也是雷鸣事先想好的办法,那河床之上敌我未分他们怎么可能真的却用机枪去扫呢?

    那子弹却是打向天上的,雷鸣要的只是这种效果——恐吓!

    “投降,缴枪不杀!我们是补充团!”雷鸣高喝着端枪就跳了起来,于是就见河床两边的毛柳丛中几十名持枪挺着闪亮刺刀的士兵就跳了出来。

    战斗发起的太突然了!

    在如此短的距离内,包括占九山在内的那些使短枪的土匪哪个能捞到好去?在第一轮枪击中便已经倒下去大半了。

    事实证明,人体永远扛不住子弹,这与人的立场无关,无论你是正面人物里的英雄豪杰还是反面人物里的土匪枭雄,一粒子弹击中眉心从此便会阴阳相隔。

    此时土匪们已经蒙了,没有人组织战斗了。

    胆子大点刚进包围圈的扭身就跑,胆子小的已是直接跪在地上就枪举了起来。

    这场战斗打得太痛快了!

    北风北毙了一名土匪感觉自己心中的这口恶气才算出了一口,他这段时间在占九山那里可是没少受窝囊气!

    可是,这时他又想起了什么手中的盒子炮随着自己的目光在人群搜寻,而这时他恰恰看到张忍冬也“啪”的一枪打死了一名扭头想跑的九占山手下的小头目。

    而此时的那个小头目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惊愕的看着翻脸如此之快的张忍冬张了张嘴,他试图伸手指张忍冬却终究没有了力气随后便向后倒了一去。

    “大掌柜的,我把欺负咱们的苟日的家伙打死了!”张忍冬大喊道。

    在那名土匪头目倒下去的瞬间北风北与张忍冬的目光相遇了。

    北风北看向张忍冬的目光是带着疑惑的,而张忍冬的目光却是显得那么的诚挚那么的对他北风北忠心耿耿!

    北风北一愣之际,第二补充团的人已是冲了上来嘴里高喊着:“所有人把枪举起来!”

    现在敌我未分,北风北和他所有的手下也只能举起了手中的枪。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