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山野中的“邂逅”


本站公告

    “周让让,你说为啥护路军要投降日本人呢?”同样在山野中行进着的雷鸣问周让道。

    “我哪知道,人心隔肚皮,都说要抗日,可是打起来一看到自己的损失大了就都反悔了吧!”周让回答道。

    “唉!”雷鸣叹了口气。

    就是在补充团中,雷鸣小队现在虽然打出了名气,但他们也只是小兵级的人物,对很多高层的事情以及整个战局的发展也并不是十分了解。

    不过,在加入补充团后东三省的几支主要抗日力量雷鸣多少还是知道的。

    抗日义勇军最早的是黑龙江省主席马占山的江桥抗战,但后来马占山兵败已是退到苏联去了,现在已是不知所踪。

    然后便是李闻海的抗日自卫军王德林的抗日救**以及丁超的护路军。

    丁超的护路军力量也绝不能算少,可是他们为什么会投降日军呢?

    当然了,丁超带护路军投降日军也只是雷鸣和周让分析的结果,既然那个丁超会暗算补充团那么无疑就是和以老王林为首的抗日力量撕破脸皮了。

    可是,他为什么投降呢?雷鸣终究还是想不明白。

    此时,他们这个小队和第二补充团的那一个排的人在“恶心”完丁超之后自然又汇聚到了一起往回返去与杨泰和会合了。

    “丁超算是将领可也算是军阀吧,国民党的军阀总是有一股子土匪习气。都是墙头草随风倒那伙的,弄不好是大局上有什么变化了。”周让毕竟是大学生出身,又早就接触过党组织所以在认识上还是比雷鸣深刻的。

    “什么是军阀?”雷鸣还是头一回听到军阀这个词,他自然不懂便请教周让道。

    周让也不大明白军阀的准确含义,她正想试着解释一下时,雷鸣却忽然说道:“有情况!”

    于是,他们所有人都刷的拔出枪来齐齐的看向前方。

    前方百米左右是个山丘,而在那山丘棱线后面二老牛正挥舞着步枪刺刀上挑着的一块灰色的布。

    那布是二老牛从护路军士兵尸体上撕下来的衣服,雷鸣小队吸收了补充团打旗语的经验,却是用枪挑着布来充当那小红旗用的。

    当然了,他们还没有时间去学那种旗语,但规定几个简单的挥舞动作来表明情况并不复杂。

    “快上去!”雷鸣看二老牛又挥动了旗帜忙说道,于是他们所有人就向前急奔而去。

    只是在雷鸣刚趴到同样当尖兵的小北风和吕文斌身边的时候,就听小北风说道:“多亏没瞎喊,否则捅大娄子了!”

    “怎么了?”雷鸣问道,同时他就看到前方山林中走出黑压压一大群人来。

    “我看到我干爹了,两张嘴看到他们补充团的人了,我干爹他们用枪押着他们的人!”小北风说道。

    小北风的这嘴实在是太哨,他也只是和吕文斌当尖兵在前面走了这段时间却是混熟了,直接就给吕文斌起了个两张嘴的外号,吕字两个口那不就是两张嘴吗?

    你说小北风没文化,可是这个吕字他却是知道的,因为原来他们那绺子就有姓吕的。

    周让在旁边狠狠的瞪了小北风一眼却是又拿他无可奈何,现在不是纠正小北风这张毫无遮拦的破嘴的时候。

    雷鸣皱了皱眉,他同样是不喜欢小北风这嘴上坏毛病而此时他也拿小北风没辙,伸手要过小北风手中的望远镜观察了起来。

    果然,正如小北风所说的那样,有了望远镜他在人群在很快找到了北风北还有张忍冬,可不吗?他们那些人正拿枪押着第二补充团的人呢。

    雷鸣不认识补充团的人却是知道他们胳膊上有肩章的,这种待遇在他刚加入补充团的时候自然也享受过。

    此时那群人离他们还远,用望远镜自然可以看得清楚,而对方只是在那片树林出来后就在这片开阔地上行走就是用望远镜也不大可能发现他们。

    当然,如果小北风他们当时走在开阔地上那就难说了,还好,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

    北风北既已出现而拿枪的人又那么多,那么不用问那伙人就是九占山的人了。

    雷鸣他们在补充团的时候,北风北是来过一回的。

    当北风北听说雷鸣小北风他们在补充团“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特意买了好吃的来看过他们。

    那天晚上雷鸣他们特意陪北风北喝了点酒,虽然雷鸣没有问却也看出北风北和小北风这对非亲生父子感情很深。

    而在喝酒的时候,北风北也对抗日表现出了极大的热忱来,但对占九山却颇有微词很是后悔一时冲动加入了占九山那支绺子。

    那回,北风北并没有带张忍冬来,小北风在喝酒时还问了北风北一嘴,北风北却是哼了一声回了句“他正忙着拍占九山的马屁呢!”

    虽然只是这简单的一句,雷鸣便已经有所联想了。

    “小六子,你来说吧,看看这是什么情况,咱们又怎么办?”周让说道。

    “前面被押着的那些人没有我们营的,应当是被护路军包围后抓住的那批,那个葛立贵我熟,他们当时没能冲出来和我们杨营长在一起!”吕文斌先解释道。

    吕文斌现在都有些担心了,他和雷鸣他们也只是在这次战斗中才熟识了起来,小北风却说那伙现在看肯定是敌对的人中还有他干爹。

    “现在看,应当是占九山他们也叛变了,否则他们没道理押咱们的人。”雷鸣分析道。

    所有人都点头,这是唯一的解释。

    “答案也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占九山投了护路军了他们也想当伪军。

    护路军抓住咱们的人后就把咱们这些人交给了占九山他们让他们当俘虏押回去,不知道怎么就走在了咱们后面。

    小北风干爹咱们都接触过,他不象是当叛徒的人,我估计他现在也没办法,他投到占九山的手下,那么投不投降日军已经不是他说的算了。

    这里咱们要防止张忍冬还有小北风干爹原来的手下里叛小北风干爹的那些人。

    所以咱们得把咱们的人救下来,但绝对不能伤到小北风干爹,至于其他人,尽量吧!”雷鸣说道。

    “你说的都对,咋打?”小北风问道,是啊,咋打才是最关键的。

    “吕哥,附近地形还熟吗?”雷鸣问吕文斌道。

    “熟!”吕文斌答道。

    “你原来在这片干嘛了的?这么熟?”雷鸣好奇的问道。

    “我原来在这里打猎养鹿采斌笑着回答道。

    “找个他们必经之路适合咱们打伏击的地方!”雷鸣说道,“哦,对了!”雷鸣又看了一眼小北风说道,“以后不许再叫吕哥两张嘴,你要是再叫,看我不撕了你的这张嘴!”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