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侦察


本站公告

    “熟吗?”雷鸣问吕文斌道。

    在此时的情形下,雷鸣所要表达的意思却是极明显的,他所问的“熟吗”那自然是问吕文斌对前方的地形熟吗。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吕文斌竟然没有回话,看他面色却显得极为不平静。

    “问你话呢!”小北风不满的说道。

    “前面是个山谷,过了这个山谷再过那座小山,那里有个村子,一共五十七户。

    我知道这么清楚,因为我家就在那个村子里!”吕文斌尽量平静的回答道。

    于是,众人恍然,他们知道为什么吕文斌回答的慢了。

    吕文斌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

    既然护路军把临时扎营的位置放在了这里,这里就是他的家,他又怎么可能不熟?

    可是,正因为这里是他的家,那么如果他们补充团对护路军发起夜战,那么就完全有可能殃及村民甚至他的家人。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后都把目光转向了雷鸣,这是需要雷鸣这个指挥员下决心定作战方案的时候了。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雷鸣说道:“趁天还没有黑,吕文斌和我、小北风过去侦察敌情,其余人引蔽,注意观察护路军的警戒哨都放在哪了。”

    ……

    “艹!这饭做得也太特么的慢了,老子都饿了!”一名护路军士兵躺在山脚下的树林里抱怨道。

    “刘云山,你才当了两年兵就吵吵饿,老子都当了五六年兵了也没象你似的。”别外一名士兵回答道。

    “当兵不就为了吃口饱饭吗?要不我当兵干嘛?”那个叫作刘云山的反驳道。

    “你当兵就为了吃碗饱饭,老子的想法却比你多多了!”他的同伴却不这么认为。

    而刘云山并没有接话,大家都在一起混两年了,他太知道自己的同伴是什么人了,所以自然知道他的同伴下面会说啥,他懒着搭理他。

    果然,他的同伴说话了:“老子当兵,可以抽大烟,可以逛窑子,哪特么的象你就为了混口饭吃,这兵让你当的窝囊。”

    刘云山不理他,只是看着天边的那抹夕阳红。

    “再说了,你别把我看自己折腾得干巴瘦的,可是打仗冲锋还真就轮不上我,你看看你,倒是养了个好体格子,可有屁用,打仗冲锋人家当官的还不是让你先上?今天你特么的好悬了,我看你差点就死在那枪子下面!”他的同伴接着说。

    他并不在意刘云山理不理他,其实他也饿了,他感觉说话可以转移注意力。

    “你说你要是打日本人死在那冲锋的道上也算值了,可是你今天打的却是——站住!谁?干什么的?!”刘云山的同伴突然把话打住了,因为他看到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从树林外溜过,看样子是想进村子里去。

    “哎,老总,别开枪,我就是咱们村子的!”那两个人中有一人忙说道,两个人却同时把手举了起来,而这时一见有情况的刘云山和和他的同伴也抓起了手中的步枪,刘云山还拉动了枪栓。

    “谁特么跟你咱们一个村子的,那你说,这个村子叫啥名?”刘云山的同伴问道。

    “村子啥名我还真不知道,我就知道村子中间最大户姓朱,他家那房子是用石头砌的,村口有两口井,进村一个大猪圈里面有两头猪。”答话的人答非所问,可是他都把村子里说得这么细了,要是说他不是这个村子的人谁信哪。

    “哎呀,小王八羔子你嘴挺贫哪!信不信我抽你?”刘云山的同伴把枪扬了起一作势要用枪托砸眼前这个嘴贫的家伙。

    “老总,你别抽我啊,我家也有兄弟在你们护路军里呢。”那人怕挨揍却不贫嘴了,果然还是有所倚仗的。

    “你兄弟?叫啥?”刘云山现在已是信了眼前这两个想偷偷进村的人是这个村子的了,随手关了枪机后的保险。

    “尤国柱,那是我姑家的二哥。”那个人答道。

    “尤国柱?”刘云山和他的同伴交换了下眼色。

    “看样子两位老总是认识的,我可知道他去年回家时就是连长了呢,喝酒时还说要提他当副营长呢!”那个得意扬扬的说道。

    他的得意那自然是有道理的,哪有当兵的不怕当官的,看这两个当兵的神情肯定是认识尤国柱的,所以嘛——

    只是那人得意也只是片刻的功夫,刘云山的同伴却是面带讥讽的说话了:“他就是当团长也没用了。”

    “你这话啥意思?”那个人听刘云山同伴这么一说当时就楞了。

    “啥意思?他特么今天下午别咕喽,让救国军给打死了哦,去给阎王老子当牛头马面去喽!”刘云山的同伴用一副看不出同情却有着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

    “啊?”那个答话的人大惊。

    可是这时候和那人在一起岁数小的那个却突然问道:“你们护路军怎么和救国军打起来了?救国军可是专杀日本人的吧。”

    “嗯?”刘云山和他的同伴同时看向了那个岁数小的。

    而那个岁数小的仿佛并不畏惧他们两个质疑的目光而是又问道:“是救国军要投降日本人,还是你们要投降日本人呢?

    我知道了,是你们要投降日本人,你们的防区在北面可是你们却往南面去,南面现在让日本人占了!”

    他这话让此时护路军两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

    刘云山的脸刷的一下变红了甚至还把头低下了,因为他自然知道他们护路军是去投降日军的,他自己并不想去。

    刘云山同伴的脸色变了,那是因为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两个人绝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到底是什么人?”刘云山的同伴问道,眼中警惕之色升起,他开始举枪了,但还是晚了,一只手持着一把剔骨刀从后面探过来直接就抹在了他的咽喉上。

    刘云山一惊,可是他再想动枪时终究是晚了,对面问话之人已是把盒子炮顶了上来。

    “看你还知道脸红,把枪放下,留你一条命!”那个用枪顶着他的岁数小的人说道。

    此时站在护路军这两名哨兵前面的正是雷鸣和吕文斌,而在后面用剔骨刀偷袭得手的则是小北风。

    雷鸣他们并不知道这山脚下的树林里还躺着两名因为饿而偷懒不进行观望的士兵,但是他们两个却是和小北风分开走的,就怕碰到护路军的暗哨。

    而结果真的就遇到了,不过还好,撞上暗哨的有吕文斌,吕文斌嘴贫其实却是为小北风在后面迂回过来做配合的。

    而雷鸣突然开始说话,实在是因为小北风已经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刘云山那两个人的身后罢了,他说话也只是让小北风确定一下先干掉哪个死硬分子罢了。

    毕竟人有两个,雷鸣他们在明面是不敢把别在后腰上的枪抽出来的。

    当然,这种选择也是有偶然性的,刘云山同伴的死只是因为他的话更多,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战士的眼中有日本人但更有敌人,对敌人绝不能手软!

    西方落日的余晖越来越淡,夜色越来越近,之后却再无意外,雷鸣他们绕过村子彻底摸清了护路军三个团的驻扎位置,然后他们又返回到出发的地方开始研究起作战方案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