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保镖


本站公告

    就在二蛮子新婚的第二天,雷鸣小队就随着周宝国出发了。

    而按照魏树增的说法,雷鸣小队就是给周宝国当保镖的。

    原来,抗日救国军的那个副司令孔宪玉却是打电话邀请周宝国到一个叫冒顶山的地方会面,说是他得到了两只自卫军司令李闻海给的德国造二十响盒子炮,他开玩笑的说要和周宝国显摆一下。

    对孔宪玉已是有了防备之心的周宝国如何肯自己去,他除了带了自己的保卫人员却是把雷鸣小队也带上了,那自然是要借重雷鸣小北风的枪法。

    就在昨天晚上,魏树增却是和雷鸣细谈了他们团长周宝国和那个孔宪玉之间的“恩怨”。

    原来,那个孔宪玉却是已经暗算过周宝国一回,却是被人告密了。

    当时,也是孔宪玉给周宝国打电话说是让周宝国去见他。

    周宝国对孔宪玉那时还没有什么防备之心,可是就在他撂下了电话出屋招呼人要骑马去见孔宪玉的时候,屋里的电话铃却是又响起来了。

    通信兵接了电话忙跑出将周宝国又叫了回去,周宝国接了电话一听,对方也不说自己是谁,只是告诉他哪里也不要去,就在这等着,对方马上会过来见他。

    时下的电话那可都是有总机的,可没有后世的什么程控电话。

    周宝国一听对方的口气,对方不肯报自己姓名,却又说是和孔宪玉在同一个地方的便有了警惕。

    很明显对方这是害怕总机那头有窃听电话的。

    于是周宝国就在自己的驻地等了起来,孔宪玉再来电话催他只是说有事脱不开身就是不去。

    半个多小时后,有救国军的军官骑着马就到了,那人却是孔宪玉的亲侄子。

    但是他另外的一个秘密身份却是共产党员!

    要不说,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面对国家民族危机的到来,一家的同胞兄弟出于信仰的不同都有可能做出不同的选择来,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

    最典型的莫过于时下名动中国的宋氏三姊妹,老大宋霭龄嫁给了孔祥熙,孔祥熙那是国民政府的财政部长。

    老三宋美龄嫁给了蒋介石,那就是国民党阵营的。

    而老二宋庆龄嫁给了革命先行者孙文,被人尊为国母,可宋庆龄却是左倾的,更在后世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临终之前前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所以这叔叔是土匪头子侄子却是共产党这个一点也不奇怪!

    那个阻止周宝国去见孔宪玉的电话正是孔宪玉的这个侄子打来的。

    原来孔宪玉却是已经在他的驻地布下人手了就等着周宝国来了直接杀掉呢!

    至于原因嘛,很简单。

    打墙缝伏击战周宝国手下才一个团的兵力坚决主张打,而孔宪玉手下的兵可是比周宝国多多了,但是他怕和日军作战自己损失太大就主张不打。

    结果,周宝国打了,不光打了,还是大胜。

    世上有一句话叫作,别人收拾你未必就是你得罪了人,看着你不顺眼就把你干掉,这个在土匪的世界里很正常,便何况那个孔宪玉本身就是一个对兵权财权欲望极重的人。

    周宝国补充团的班底是什么?那除了共产党派到东北的干部就是从关内志愿来抗日的年轻学生。

    孔宪玉在周宝国补充团大胜后就感觉到了自己在权力上的危机,所以以土匪的逻辑干掉周宝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也幸亏他并不知道给自己当随从秘书的亲侄就是共产党员,所以他的这个侄子才把他要杀周宝国的消息亲自给周宝国送了过来。

    如此一来,周宝国怎么可能再去见孔宪玉。

    而这时抗日救国军中的和事佬就又出现了,那是红胡子老王林的参谋长。

    他便问周宝国为什么不见孔宪玉和孔宪玉和好?周宝国的回答自然是他都打算杀我了我怎么可能去见他?

    而那个和事佬便说,去吧,去吧,我陪你去,这是王司令的意思。

    有了这句话周宝国才放下心来,与那个参谋长一起见了孔宪玉。

    那个孔宪玉无外乎是说这是误会周团长你轻信了小人传言之类的话,双方就把这件事揭了过去。

    可是事情揭了过去,仇恨却是依旧还在的,此时孔宪玉又邀周宝国去看枪,周宝国又怎能不防?

    一个小时后,雷鸣小队全体人员已是埋伏在了一座山丘的棱线后面,雷鸣和小北风趴在那里,狙击步枪已是抵肩了,而二老牛也把一挺捷克式轻机枪架了起来,周让却是依旧拿着那副望远镜向前瞭望。

    其他人也都将枪架了起来,旁边还有周宝国手下会打旗语的信号兵。

    他们是被魏树增安排在这里的。

    雷鸣和小北风的作用就是威慑或者直接击毙!

    碍于红胡子老王林有调停孔宪玉与周宝国矛盾的表示,周宝国不想授人以不团结抗日的话柄,和孔宪玉这一面是必须要见的。

    周宝国在下面见机行事,而雷鸣他们则是见下面的旗语行事从而确定射击目标。

    “我原来以为象周团长这么大的干部危险总是会比咱们小兵要小很多的,现在看来都是一样啊!”此时等待着孔周双方人员碰面的雷鸣不由得感叹道。

    “多大的干部能咋滴?”小北风说道,“咱们东三省那就是土匪的世界,想打鬼子先得在土匪的世界里混明白了,否则你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

    小北风是土匪出身,对土匪的秉性自然有着比雷鸣这样的猎户周让这样的热血青年有着更深刻的认识。

    雷鸣很老气的摇了下头,没有再说话,把注意力放到了前方。

    是啊,在东北这块土地上,你就是再大的共产党干部又能怎地,别说周宝国现在是团长,就是以后当了军长,却也依旧还要象士兵一样在这白山黑水之间与日军用脚板周旋。

    什么是抗联?那是一场没有后方没有百姓支援和中央失去联系全凭信仰而战的一支历经苦难的队伍,否则又如何会从最初的四万多人打到到只剩下几百人呢?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