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心眼太“坏”的小北风


本站公告

    小北风说不练刺刀那也只是他自己的口花花罢了,他自然明白多练一手在战场上就多一分保命的本事。

    就在雷鸣他们把那些草人做好之后,他便也加入到了练习拼刺刀的队列里。

    此时他那皮肉伤已经结痂,只不过伤口中在马上好了的时候都会发痒的,但无论你使多大力气做出什么样的动作来都不会再出血了。

    用直枪刺草人也只是他们练习拼刺刀中的一项罢了,雷鸣甚至找到他们驻地村子里的木匠,央他们给自己的小队做了几只木枪。

    那木枪是用来对刺的,已经见识过血腥战场的他们有了深深的紧迫感,按雷鸣所说的话就是,如果你们不想也象别人那样(别管他是自己人还是敌人)躺在雪地上变成一具尸体,你们的肚肠被敌人用刺刀豁开,象被杀的猪狗那样死去,那么你们就不用练。

    这是雷鸣小队的一个休整期,他们每个人都很自觉,于是他们那个单独的小院里便总是传来各种打斗发力之声。

    这是白天,可是到天黑的时候,雷鸣也没有放过他们这些人,而是不论男女都要和他在一起练十遍那个黄氏易筋经。

    雷鸣练的比别人时间长,已是慢慢体会出了黄氏易筋经给自己带来的好处,确实自己的劲力比原来涨了。

    不过一个白天的训练下来所有人自然已经很累了,雷鸣只要求每个人各尽所能,练完那十遍想练的就接着练,不想练的他也不勉强。

    而他自己则是象着了魔似的苦练,练他那一套黄氏易筋经其实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就两三分钟罢了,十遍下来也就是半个小时。

    可是雷鸣自己却是从天黑一直练到晚上十点,而能跟他一起坚持下来的也只有桩子一个人,二老蛮都不行。

    这套黄氏易筋经少练点也就是肌肉酸涨的感觉,可是练多了那就不是一般的酸涨了,就是雷鸣自己那也是呲牙咧嘴硬挺下来的。

    就这样,雷鸣带着自己的人练了有半个月。

    只是有人的地方便有故事,而这一天就来事了,依旧在院子里练拼刺刀的雷鸣你对二蛮子说道?:“来,咱们两个对练试试!”

    “嘿嘿!”二蛮子一听雷鸣说要和自己对练未曾练呢却是先乐了,那脸上还是颇有几分得色的,当然了,如果按照小北风的话讲,他那不叫“得色”而是叫“的瑟”。

    目前在雷鸣小队里,二蛮子拼刺是最厉害的,小北风和雷鸣都不是他的对手。

    倒不是说二蛮子在技巧上更胜他们一筹,而是因为二蛮子力气大,他可是比小北风和雷鸣大三岁呢!

    在力气上,二十六岁的人和二十三岁的人比起力气来可能是差不多的,三十六岁的人和三十三岁的人在力气上那很可能也是相差无几的。

    但十七岁和二十一岁终究是有差别的,毕竟十七岁的也只是刚刚成年罢了。

    “你还是别和我练了,虽然是木枪头那怼一下也挺疼的!”二蛮子嘿嘿完了才很是憨厚的说道。

    人家二蛮子说的有道理,虽然练习用的都是木头枪,所谓刀枪无眼,就是那木头枪怼到身上也绝对是不轻的。

    “没事,我有招儿,小保子去把昨天咱们做的那个宝贝拿出来!”雷鸣招呼道。

    宝贝?啥宝贝?正在练习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然后就见小保子跑到院角的柴火垛旁在那里一扒拉却是拽出一个东西来。

    一看那乐西所有人都乐了。

    原来那是一个防护用具,前后两块圆形的小盆那样大的木板中间还有两根皮带连着。

    雷鸣也笑呵呵的将那护具拿起来往自己脖子上一扣,那皮带就成了挎带,而那两块板却是将前后心都各自护了起来。

    每块板的下方还有细绳,雷鸣将那前后细绳一系,于是他的前后心就被保护了起来。

    这个东西是雷鸣找村里的木匠做的,他昨晚和小保子出去取的。

    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雷鸣就没让说,小保子便把这个护具藏柴火垛里了。

    “二蛮子拼刺刀厉害,现在只做出来一块那只能我先套着了,那块还正在做着呢!这是护胸,以后要是练刺肚子咱们再做两副牛皮的。”雷鸣笑着解释然后对二蛮子说道,“来吧!”

    “好嘞!”二蛮子大声说道。

    两个人都拿着与步枪一般长的木枪相向而站了。

    雷鸣也不客气,在拼刺上自己确实是比不过二蛮子,所以他吸了一口气先挺枪就向二蛮子的胸口猛刺了过去。

    二蛮子见雷鸣刺过来了持枪向前一迎一打便往下压。

    雷鸣知道自己没有二蛮子劲大对二蛮子这一打一压早有防备及时撤枪就往后退了去。

    二蛮子嘿嘿一笑,抬腿向前挺枪直刺,这回他可是真使足了力气,那枪头就是奔雷鸣的胸口去的。

    雷鸣则是用劲力气还了一个打压刺。

    只是二蛮子劲力实在是太大,他也只是二蛮子的枪拨开自己的枪便被荡到了一边想再挺枪回刺终究是不及了。

    二蛮子这些天练拼刺刀也练出心得来了,却是挺枪又刺!

    所谓的一力降十会在二蛮子这里得到了最直观的体现,他也不管雷鸣如何防守,只是认准了雷鸣胸前的那块木板就是一阵急刺!

    雷鸣连挡了四枪,在挡第五枪时胳膊酸软终是反应不及,二蛮子第五枪正怼在了他胸口的护板上发出“当”的一声。

    “好了!”雷鸣叫道,而二蛮子同时已经收枪了。

    “真刀真枪的比划和不敢发力练就是不一样,咱们要是把这个练成了以后和小鬼子拼刺刀就不吃亏了!”雷鸣说道。

    “咋样?没事吧?”小北风上前问道,还伸手敲了敲雷鸣胸前的护板。

    “没事!板这么厚呢,就是震了一下。来,你跟二蛮子比划下!”雷鸣说道,随即放枪木枪开始解自己自制的护具。

    “试试就试试!”小北风开始套护具拿木枪了。

    而那二蛮子依旧在那里嘿嘿嘿。

    二蛮子是一个简单快乐的人,他很享受拼“刺刀”自己获胜的感觉。

    “嘿嘿个屁!”已是站到二蛮子对面的小北风阴阳怪气的说道。

    小北风也是个好胜的人可是在拼刺刀这一项上他实力不如人确实是拿二蛮子没招,这两天他和二蛮子单挑却是全输了。

    “来啊!”二蛮子收敛了笑容不再嘿嘿而是严肃的说道,雷鸣可是说了,练习的时候两个人那就真得象跟在战场上似的,这样上了战场才不会紧张。

    而此时小北风却是一副松松垮垮的一副压根就不蓄力的样子显见还没有做好拼刺的准备,不过你看他动作上没做出表示来,那眼珠子却是已经转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二蛮子正想现在自己主动出手是不是算欺负小北风了的时候,小北风却是低声说了一句道:“你个苟日的,还有心思拼刺刀,心可真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