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没抓到俘虏


本站公告

    “哎,那小子你把枪给我们放下!”一个抗日救国军的士兵高喊道。

    而此时已经哈腰把一支狙击步枪捡在手里的王小武回头看了一眼,见那人眼熟。

    “别理他,让周让削了一枪管子的那个家伙!”手中拎了几个日军弹盒的鲁超说道。

    “小武鲁超快跟上!”鲁鸣在不远处喊。

    王小武将那支枪背在了身上不再理会已是跑得很近的谢老钻儿几个人而是向不远处的正在等他的雷鸣等人追去。

    “妈拉个巴子,又是那几个兔崽子竟然又敢来抢老子的战利品!”谢老钻骂道,他拿着盒子炮冲着王小武和鲁超比划上了。

    “哎,连长,你可不能开枪啊!”谢老钻的那个跟班忙在一旁说道。

    “我就特么的解解恨,妈拉巴子的,都给我记住了,以后有机会逮到这帮小子给我狠削一顿!”谢老钻伸手摸了摸了自己的鼻子道,鼻血自然是早就止住了但疼痛犹在耻辱犹在。

    “大当家的,那帮人不光是小子,还有小娘们呢,嘿嘿!”谢老钻旁边另外一个士兵纠正了他的“错误”,而那个士兵手中竟然也拿一支日军的狙击步枪,并且不光是他,其他士兵手中竟然还有四支狙击步枪。

    “就是,妈了个炮仗的,等老子——我把打我的那个小娘们——”谢老钻恨恨的道。

    而此时正往别的方向的战场赶去的雷鸣他们也正在叨咕着谢老钻他们。

    “周让姐你躲在树后面做什么?”小妮子好奇的周让道。

    她刚刚在日军身上拽下了两个弹盒,一回头却见周让在一棵树后面猫着呢,手里端着盒子炮正用眼睛瞄着跑过来的王小武和鲁超。

    “我怕那伙家伙打黑枪,防着点。”周让说道。

    “啊?”小妮子有点吃惊了,她刚才并没有注意到谢老钻想要王小武手中那支刚缴获的狙击步枪那一幕。

    “那些苟日的捡了好几支那样的枪了,现在还想要这支,那些鬼子我觉得都是小六子打死的!咱们拼命让他们捡了个现成便宜!”王小武忿忿不平的说。

    “行了,那些枪他们匿不下!到时候让魏连长去要!”周让说道。

    由于雷鸣小队占据了高点,又有雷鸣狙击步枪的射击,往这面冲的日军的几名狙击手和日军的轻机枪都被雷鸣打掉了。

    所以下面抗日救国军的机枪根本就没停下,而且从这面冲过来的日军兵力也相对较少,那些日军在没有冲到抗日救国军身前便已经被消灭干静了,因此这面战斗倒是结束得最快的。

    而雷鸣他们也不知道谢老钻他们那伙救国军竟然也在这面,雷鸣见这面战斗结束自然率人下山要奔别的方向去。

    只是王小武也想要那样一支狙击步枪所以就和鲁超过去捡,不成想大多数的狙击步枪都已经被谢老钻他们捡走了而他们只拿回来了一支。

    这也难怪,雷鸣小队是在山上,谢老钻那伙人却是在山下,王小武就是腿再快那也是没有人家快的。

    “周让让,你们干嘛呢?快走啊!”雷鸣喊道,此时的他已经把狙击步枪背在了身后,手中已经换成盒子炮了。

    雷鸣一直在观察别处的战斗情况,他更是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那一幕。

    此时他见周让他们跟上来了挥手说道:“贴着山根走!”

    他们现在的位置是在日军刚才所占领的那个山头的山脚下,他们这头战斗也只是算勉强结束,那还没有给日军补枪呢,别的方向战斗依旧,所以他们自然不会到开阔地上去跑,贴着山脚有掩护有依托才是正理。

    “别光看前面,前后左右都得瞅!”雷鸣说道。

    于是他们这支战斗小队便真如后世战争片中所描写的那样,枪支在他们的手中不停的移动着,身子都放得很低,下脚都很轻,保持着一种随时射击的状态行进着。

    “停!”雷鸣忽然把手一摆,而他右手的盒子炮就指向了斜前方的几棵并排挨着的树。

    在那树隙之中他看到了一名日军的侧影,那名日军此时正靠坐在一棵树旁。

    这是一场突围与反突围战斗。

    那日军士兵无论是跑着或者趴着躺着都不奇怪,可是坐在那里就奇怪了,莫非那是一名日军的伤员?

    雷鸣再打手势,雷鸣小队便分开了向那棵树围了过去。

    二蛮子急性子就想往前靠却是被雷鸣一把拉住了。

    他们这支小队原本是雷鸣当头兵的,可是二蛮子却把雷鸣超了,可见他的性子还是急的。

    而这时他们就听到那名日军士兵竟然出声了,此时的他竟然象是在哼一首歌。

    所谓音乐无国界,纵使雷鸣他们这些人是山野之人却也能听明白那是一段旋律。

    “能活捉就抓个日本俘虏!”周让小声说道,可是她也知道虽然自己的声很小但那名日军士兵却是应当能够听到的。

    可是那名日军却真的恍如未闻一般,就在那里坐着,而他的嘴唇也在那里翕张着,显然真的是在哼着一首歌。

    这名日军士兵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下巴上也如同雷鸣他们那样有着稀疏的胡茬。

    正从侧面向这名日军士兵绕过去的周让的心里多出了一丝希冀,她很想抓一个俘虏。

    曾经作为一名进步学生的她论觉悟论认识肯定是比雷鸣小队里别人的政治素质要高的,她知道如果能抓到一名日军俘虏那在政治上的意义是绝对不一样的!

    可是就在周让走在距离那名日军还有十来步的时候突然就把脚步停住了,同时她急摆左手制止了其他人对那名日军士兵的靠近。

    因为周让感觉到了不妥。

    虽然那名日军肚子和胸部都已流出了血来很明显是一个体力不支的伤员自知逃命无望便靠坐在了这里,但是,周让却看到这名日军士兵有一只手可是没有露在外面却是反掖在了他后腰的衣摆下面。

    周让自然不懂日语,不过她将自己手中的那把盒子炮由单手握着却是变成了双手握着便做出了一个要马上射击的姿态来。

    而就在这一刻,周让的目光就和这名日军的目光相遇了。

    而就在双方目光相遇的刹那,那日军原本掖在后面的手一动,周让便听到了很轻微的一声撞击。

    “啪啪”周让手中的盒子炮响了,而这时这名日军那只藏起来的手已经扬了起来,那手中却分明攥着一颗正冒着白烟的手雷!

    只是有了防备的周让射出的子弹先到了,于是这名日军身子一颤头一歪而他手中那颗还没有来得及扔出来的手雷便滑落了下来。

    “卧倒!”周让高喊着,她反身跨出去了一步就趴在了一棵树的后面。

    “轰”那颗手雷爆炸开来,有弹片“咄”的一声就崩进了周让藏身的那棵树的树干里。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