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周让训人


本站公告

    “别打了,鬼子撤了!”周让制止了雷鸣小队的射击。

    “鬼子上哪了?”二蛮子问。

    “搂媳妇睡糊涂了吧你!”二老牛给了二蛮子一句,二蛮子不吭声了,而他的准媳妇胡梅感觉脸上发烧却也只能装听不见。

    鬼子能去哪?这头唯一的出路被他们堵住了,听后面的枪声那定是抗日救**终于追上来了,所以一定是找地方登高据守或者另谋生路去了。

    这个一般人都能想到,二蛮子那一问实在是有点蛮!

    “小北风!小北风!”小妮子却是已经大喊了起来,开始往山梁那里跑。

    小妮子虽然在眼里不待见小北风那也只是两个人在性格上的差异,要是论感情那自然是她、小北风、雷鸣三个人最为深厚。

    其他人也如梦初醒,忙着跟喊着跑了过去。

    虽然日军现在已经走了,可是他们也怕日军留人埋伏在山梁那头再把他们骗了自然也不敢上那山梁,便趴在山梁这头临近山谷的地方高喊。

    此时他们就见刚才小北风射击的地方就象夏天的庄稼遭到了鸡蛋大的冰雹,那原本坚硬无比的荆棘丛却是被日军用火力打得七零八落。

    眼见如此惨景,所有人心都凉了半截。

    这小鬼子对雷鸣小队活生生挡住了他们的生路自然会忿恨不已,虽然只是片刻的集火但那也是无差别的火力覆盖,就那火力密度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一只兔子也休想从那里跑出去!

    “小北风!小北风!”小妮子都快绝望了,所以她声音喊的已是越发急迫了起来,此时连最后的音都已经变调了。

    有一句话叫作失去了才知道你的好,虽然小北风说话不招人听但是为了小妮子为了雷鸣那绝对是会毫不犹豫就拼命的!

    这是什么时期?这是战争时期啊!有一份可以性命相托肝胆相照的情谊那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

    “这呢!这呢!你个死妮子可别喊了!”忽然小北风的声音就从那山谷中传了出来。

    咦?小北风!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小北风从紧贴着那山梁绝壁下的荆棘丛站了起来,正冲他们挥手呢!

    “聪明!”周让这个眉清目秀的女子却是如同江湖男儿一般大叫道。

    刚才的情况很明显,小北风在用盒子炮向鬼子射击完了之后,并没有向远处逃跑,他也知道这荆棘丛虽然能够遮挡视线但却绝挡不住日军的子弹。

    所以他不退反进却是在那荆棘丛的掩护下向前爬了去,好在那荆棘丛足够密,山梁那头的日军并没有注意到他向山梁靠拢了。

    如果日军发现了他的动向只要火力一覆盖那他绝对是无处可逃,试想,咱不说上百支枪打他,就是几十支步枪轻机枪打过去他也只能十条好汉了、

    眼见小北风没事,小妮子喜极而泣就想往那山梁上跑只因为山梁那里离小北风才是最近的。

    可是她却被周让一把给拽了回来:“别过去,你知道小鬼子留没留人啊!”

    周让这个道理自然是对,他们十来个人就能把几百名日堵在了山梁的那头,如果日军也留下几个人打冷枪,以日军的枪法那也同样是谁上山梁谁死,绝无二话!

    “该死的小北风,明明活着就不吭声害我喊了这么多声!”小妮子气道,只是她那见小北风没事的喜悦心情那换成谁都能看出来。

    周让他们这些人也不敢过去,也只能等小北风从那荆棘丛中走过来。

    小北风走得很慢,这种荆棘丛甚是难行,棘荆坚硬不说上面却是又有着无数的尖刺,在里面走起来甚是吃力。

    眼见小北风没事,众人兴致也高了起来。

    “你们猜这个家伙爬过来的时候会不会连裤子都刮没了?”郭进喜坏笑道。

    原本和小北风在一起的现在也就有桩子了,桩子为人话少笑了笑不吭声。

    而此时早已和雷鸣他们几个融为一个战斗集体的二老牛他们那也是山林队出来的,那嘴上说起话来自然也不知道什么叫口上留德。

    于是二老牛眼见小北风已是越走越近了却是故意伸手一指小北风后面低声说道:“你们看那是啥?”

    “哪啊?”

    “啥玩应那是啥?”

    “我咋没有看到?”

    其他人顺着二老牛手指的位置纷纷抻头去看,但见那里荆棘密布,却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这眼神,你们原来都是怎么在山林队混的?那里头有两个那么大个儿的鹌鹑蛋!”二老牛煞有介事的说道。

    众人一愣,然后那些个男人“哄”的一声就笑了起来。

    那荆棘丛得有多狠?那里哪有什么鹌鹑蛋,二老牛的意思分明是说把小北风的***被荆棘丛给刮了出来!

    山林队这种粗俗的玩笑在男人之中本是很常见的,可问题是旁边还有三个女孩子呢,她们三个由于各自的阅历又哪能不知道二老牛所指的是什么。

    小妮子和胡梅的脸当时腾的就红了,而一向以大姐大自居的周让却是笑了,她反而也伸手一指前方对二老牛说道:“我倒是看到了两个东西,也那么大,我咋感觉象你那两个牛眼珠子呢!”

    大姐姐说话又是与众不同,这话太给力了,众人“哄”的一下子就又大笑了起来,反而把大老牛弄了个大红脸!

    可是这还没有完,周让却是绕到了二老牛身后抬腿就是一脚!

    此时众人都在山谷边上呢,正为自己的粗俗玩笑沾沾自喜压根就没有防备的二老牛被周让一脚就踹得向前趴去。

    这面的山谷的坡并不陡,但不陡那坡上虽无荆棘却也有着干枯的蒿草的,二老牛大头向下这一趴之际再爬起时那脸也跄出血了。

    “告诉你二老牛,咱们现在是**的部队,以后不许再当着女同志的面说这些下流磕儿!否则你给我滚出去!不用你打鬼子!”周让怒道。

    所有人这时才看明白周让竟然是因为二老牛的这句不知深浅的玩笑话急眼了!

    一时之间所有男人都有点讪讪的了,二蛮子狠狠的瞪了二老牛一眼。

    二老牛讪讪的也蒙了,要说让他现在和周让急眼他还真没有这个想法了。

    如果按照原来山林队的规矩,雷鸣不提了原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但是周让领着他们这些人打仗真没吃亏处事也公平那真的是一个好大当家的,那水平能比二蛮子强出好几里地!

    (急眼,方言,大怒的意思)

    “周让你别生气,他就是说错话了。”胡梅一看气氛不对忙打圆场。

    “都在这搞毛呢,我都特么的受伤了,你们也不来接接我?”就在这时小北风终于从荆棘丛中走了过来,只是他步履蹒蹒跚身上有血竟然是真的爱伤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