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侧面锁梁


本站公告

    那个讨厌的中国枪手终于被撵走了,被撵走的方式竟然是有日军从后面赶过来用掷弹筒射出了榴弹,于是那枪声便没有再次响起。

    可是搜索雷鸣的那些日军并没有马上撤回,他们就算不能证实雷鸣死了却也要把他撵过这道山。

    否则,换成谁都能想到背后有枪口在那里冷冷的指着会有如芒在背的感觉。

    而此时已经是第四批爬上山梁的日军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向山梁的对面跑去了。

    人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如果在平地上划出一道只有一尺宽的路来,绝大多数人只要不是小脑萎缩都可以跑得笔直。

    可是如果那一尺宽的道路两边都是万丈深渊的时候,还能在那一尺宽的道路上奔跑如飞那就不是所有人就能做到的了。

    这种现象叫恐高症,恐高症并不是人胆子大小的问题,而是在跑在悬崖边上便有眩晕的感觉。

    而此时这批日军里偏偏就这样一个恐高的士兵,他在队列之中紧跟着前面人的脚步,后面则是同伴那“扑通通”的脚步声。

    他不敢看山梁的两边,可是那两边的深渊就仿佛又什么魔力一般,他就觉得好象那深渊之中有无形的大手在拉扯扯他一般。

    终于,他在向一边的山谷瞥了一眼之后,于是那已经产生的眩晕就变成了天旋地转,他就象喝醉酒了的醉汉歪歪扭扭的跑了两步,然后“啊”的大叫着一脚踏空跌下了悬崖。

    后面的日军士兵看得心寒却也不敢收住脚步,刚才那山梁上的人都被军官下令直接用机枪打下去了他们现在已无暇去怜悯这个自己跑下山崖的倒霉家伙了。

    而前面的士兵固然听到了后面士兵跌下山崖的惨叫却是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第一名日军士兵眼看着自己再有十来米跑过这道狭窄的山梁就到那开阔之处了他心中已是狂喜。

    这一条也就百十多米的路却是让他们三十多人跌了下去,自己将是第一个成功穿越而过的人!

    然而,他错了,如果这时候他一个前扑趴在地上在往前爬或许还能到达彼岸,可是他是哈着腰跑的却是终究不行!

    “啪啪啪”盒子炮的短点射击响起,那三发子弹中有两发直接打进了他侧面的软肋。

    他曾经问过被子弹击中然后由于救助及时侥幸生还的老兵,被子弹打中的时候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那个老兵对他说,子弹击中时就象被人打了一大锤身体会有不受控制的震荡!但如果你还能幸运的感觉到剧痛,那么恭喜你,至少你还没有马上就死!

    而此时他真的就感觉到了那种大锤冲击的震荡,在他在这震荡之中他跌下山梁的刹那,他残存的意识在茫然的想,我感觉到痛了我没死,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是的,他没有被那两子弹打死,但是他在受伤跌落山梁后却是硬生生的摔死了,不,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他是硬生生的被下面如枪般的荆刺穿死了!

    至少有四根荆刺从他的身体上透体而出,这时他就象一只即将被送到烤架上去烤的四足青蛙!

    “啪啪啪”的枪声依旧在响起,日军士兵吃惊的发现,这回阻止他们越过山梁跑到对面去的枪竟然不再是那只是手动的三八大盖了,而是中国军队军官们最喜欢用的德制毛瑟手枪!

    他们是知道那手机是半自动或者自动的,可是对方那枪声却没有间断的意思,阻击他们的中国军队的大部队到了吗?

    这一刻这支残余日军从上到下所有人心里都凉了半截!

    眼见着山梁上的日军就如同下饺子一般劈了啪啦的惨叫着摔下了山谷,再也没有日军敢冲上山梁了,甚至此时他们的最高指挥官大岛俊雄都不再让人往上冲了。

    大岛俊雄是明智的。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让自己的士兵排着队一个接一个的往上冲,而是只是一回派上十来个人。

    他能想象得到,现在山梁对面并没有中国军队,如果有中国军队的话人家并不需要人多,人家只要有几个人他们就注定冲不过去了,而那是山梁上有多少人绝对就会死多少。

    大岛俊友见枪声是从背后响起自然能想到中国军队只是少量甚至只是几个人到了才会拼命在后方射击阻止自己的部队冲过山梁。

    而现在枪声却是从侧面响起,而起火力明显比刚才那只是如同崩豆一般的步枪射击密集了许多,难道中国军队迂回过来了吗?

    想到这里的大岛俊雄忙用望远镜向那侧面望去。

    而这回找到那偷袭的人的却是比刚才快捷了许多,既因为对方用的是盒子炮那盒子炮的射程也就在百米左右,也因为那侧面是那长满了直指天空如刀似箭的荆棘丛的山谷。

    现在大岛俊雄却是在高点的,于是他用望远镜在那荆棘丛中只找到了一个人影。

    巴嘎!大岛俊雄怒了,对方竟然还是用一个人利用地形上的险要让自己率队冲过山梁的计划再次落了空!

    大岛俊雄放下了望远镜拔出了指挥刀,只是他刚要大喊向那里射击的时候,密集的枪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这回子弹可是来自于那山梁的对面了,那子弹有毛瑟短枪的也有歪把子机关枪的,什么子弹都不重要,重要的那都是自动或者半自动的武器。

    于是他那些等在山梁这端的日军士兵虽然卧倒在地却依旧有中弹的。

    可这还没有完,紧接着大岛俊雄身后的方向却是又传来了密集的枪声,那个方向是他派去追撵驱逐最初的那个中国军队狙击手的。

    他举起望远镜又向回看去却只见树木林立并不能看到己方与对方一兵一卒的影子,但是他能猜得到定是中国的追兵终于是追上来了。

    完了!大岛俊雄哀叹,自己这批人要想返回敦化必须另谋他途了。

    那山梁的地形太险要了,对面哪怕只有一个人只要有一把枪有足够的子弹也可以把他们硬生生的卡在这里。

    “撤退撤退,先找一个制高点据守!”大岛俊雄高声喊道。

    可是他在高喊着的同时却也还没有忘掉在侧面那个使他们这次冲击攻亏一匮的中国士兵。

    “向那里射击,打死他!”他再次高喊道。

    于是,子弹便如同雨点般的向百米外的地方覆盖而去。

    “小北风!”山梁对面的石头后雷鸣小队的人着急的喊了起来。

    刚刚从侧面用盒子炮向日军射击的自然是小北风了,可是雷鸣小队的人哪曾想到小北风为了多杀死日军竟然没有在远处用狙击步枪而是进入了山梁侧面百米左右用盒子炮进行射击。

    如此一来射击威力那自是大增,可是他却如何才能逃脱日军的集火呢,荆棘丛可以藏人但并不是坚固的掩体,荆棘虽硬可以扎死从高处跌落的日军却不可以挡住日军的子弹。

    眼见得那荆棘丛被日军用子弹打得纷纷折断,在那子弹之下那荆棘已是如同鲜花遭遇狂风般的脆弱了,小北风危矣!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