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墙缝”之战(一)


本站公告

    架在山体顶端的轻重机枪在一刹那间把雨点般的子弹向那柳毛丛中飞去,于是那柳条与毫无防备的日军官兵便一起倒了下去。

    射击是需要瞄准的,可有时又是不需要的,呈四路纵纵前进的日军成功的为后世教材说明了什么叫概略射击。

    当单位面积的射击目标达到一定数值的时候,在第一拨的射击中只要你能把一颗子弹打到这个范围之内肯定会击中目标,至于说是打倒了小野寅太郎还是打倒了小野寅次郎这个有区别吗?

    没有!

    日军也是十月怀胎来到了这个人世间,他们也有着人形,他们在日本国内也有着父母有着兄弟姊妹,但是自打他们进入了中国他们就有了一个统一的名称,他们是侵略者!

    世上最搞笑最滑稽最无聊的事情莫过于有一个叫作日本的国家不远万里侵入了中国,奴役中国的人民,凌辱中国的女人,掠夺中国的财产,然后却说“俺们这不叫侵略,俺们这叫中日亲善”!

    去你马马滴,你特么的骗鬼呢!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唯有战争唯有以命换命!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骑在战马上的天野淳一都有些发愣,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是被那两个看似木讷的两名中国猎户给骗了,片刻后他才跳下马来传达命令进行反击。

    于是日军的轻重机枪开始反击了,只是令日军无奈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只知道对方的伏击阵地就在自己的左侧但是他们却看不到对手在哪里!

    他们所看到的依然是柳毛子,或矗立如林或被子弹从中间扫断纷飞如雨的柳条,对方在高点他们只能趴着射击!

    天野淳一到此时除了下令反击他并没有下达任何命令,他就躲在了自己那匹战马的后面以免为流弹所伤。

    作为一名指挥员是需要对战场形势进行判断的,他现在也只是知道自己行进中的部队遭到了来自侧面的攻击。

    对面是什么地形有多少中国军队他竟然全都无知他岂能擅动,他知道他的下属会给他带来答案的。

    果然,过了不一会儿就有一名军官从前面跑过来报告道:“对面都是大石无法攀登中间有立缝,中国军队都在大石上或者石隙间向皇军射击,看火力密度对方超不过千人!”

    这名日军军官是一名小队长,在遭到袭击后便直接替自己的长官完成了侦察的任务。

    他们硬顶着来自大石方向的射击向对面前进了几十米终于是在那柳毛子稀疏的地方看清了这里是哪种地形,然后他忙回来向自己的旅团长报告了。

    为此,他那一个小队人已是伤亡了大半。

    “传我命令,山炮迫击炮进行掩护,命令各部对那大石的缝隙处发起冲锋,一定要从那里突出去!”天野淳一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传令自有传令兵,而那名同样得到命令的日军小队长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向对面跑去,他自然还要带着自己的残余人员进行战斗。

    只是在他转身的刹那,有几发子弹偏偏就飞了过来。

    这几发子弹应当是轻机枪打出来的长点射,一发子弹直接击中了这名日军小队长的脑袋他便在天野淳一的面前倒了下去,就仿佛他在这场战斗中的使命也只是为自己的旅团长报告一下敌情一般。

    而天野淳一却也没有时间为自己下属而悲伤愤怒了,只因为那几发子弹中的另外几发却是打在了他以之为掩体的战马上。

    子弹显然已经击中了那战马的要害,它发出了一声哀鸣却是连振蹄狂跑都不能了它便轰然倒下。

    好在天野淳一身边的一名护卫反应很快伸手拽了自己的旅团长一把才免了天野淳一被马砸倒的下场。

    得到了天野淳一命令的日军开始了对各地段的“墙缝”疯狂的进攻。

    他们是在滩涂之上,虽有柳毛子无数但那个可以可以遮挡视线却无法阻挡子弹,所以冲到那长达五里多地的大石之下抢占墙缝才是他们化被动为主动的唯一办法。

    而随着日军轻重火力的展开,原本密密麻麻的柳毛子已是被子弹打得稀疏了起来。

    这时,守在大石上的补充团火力突然就弱了下来。

    虽然中国军队居高临下占尽地利的优势,但是当日军火力全部展开之后补充团的火力便受到了压制。

    而一见柳毛子被打断太多日军已经能够看清大石上的火力点时补充团的人便都撤下去了,这是在之前的战斗布署时周宝国特意提及的。

    感觉到中国军队火力变弱了的日军,于是更起劲的将子弹向那大石之上墙缝之处射去。

    然后他们的士兵便在中队长小队长这些基层军官的带领下一窝蜂似的向那各条墙缝冲去。

    “不要跟小鬼子比枪,这个才是咱们的‘杀手锏’!”魏树增用手掂着一颗手榴弹对自己身边的战士说道。

    守每道墙缝的战士多吗?不多,一般都超不过十人,可是他们身后的手榴弹却是成箱的!

    所有的箱盖都已打开了,甚至有的连那手榴弹木柄的后盖都拧开了,这自然是为了用着方便。

    “害怕不?”魏树增大声的问道,此时他就藏身在那也就能并排走两个人的”墙缝”里。

    “不害怕,嘿嘿,连长这回咱们要赚大发了!”有战士接口道。

    说叫墙缝可那也只是比喻并不是真正的墙缝,本身那通道就是曲折的,所以纵使日军弹如雨发却也难伤躲在“墙缝”里面的他们一分一毫。

    “不害怕你说话哆嗦哪门子?”旁边有战士玩笑道。

    “哆嗦那叫高兴,不叫害怕,一下子可以杀死这么多日本鬼子自己就——”那名战士忙涨红着脸解释道。

    他不识字他实在找不出一个词汇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别逗老实人,这不叫哆嗦,这叫兴奋!”自然有打抱不平的同伴替这名战士找到了能形容他此时这种心境的词了。

    “对!叫兴奋叫兴奋!嘿嘿。”那名战士兵忙应和道。

    补充团是一支年轻的队伍,他们也只是在九一八事变以后周宝国组建起来的,他们所参加过的也就是抗日救国军攻克宁安、敦化、额穆三县的战斗。

    若论他们军事素养他们还比不过东北军的一些老兵甚至射击的水平也比不上一些山林队,但是军队的战斗力最中有重要的一点却是叫“不怕死”!

    当朴素的农民与矿工变成战士的时候他们体现出来战斗力组织纪律性要远超那些兵油子,部队打的是集体的力量打的是前扑后继!

    “好了!准备投弹!小鬼子上来了!”魏树增高喊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