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雷鸣去哪了


本站公告

    雷鸣这个向导此时正引领着一个中队的日军行走在雪野里。

    他的表情看似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紧张了,他甚至嘴里还含了一块天野淳一给的糖。

    和雷鸣并肩走在一起的那名日军士兵用一种好笑的又略带鄙视的眼神观察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四五岁的支那人。

    一块糖果罢了,竟然能让他美成这样,支那人,终究是山野里的土著,太没见识了!

    只是这名日军却不知道,此时雷鸣的内心却是叫苦不迭!

    他和刘二杆子走在去往墙缝的半路的时候,天野淳一却派了一名传令兵来下达了一个命令,让雷鸣领着这支日军去青石砬子!

    当日军的翻译官告诉了雷鸣这个命令的时候,雷鸣表面上还是那副没有见识的木讷的山野少年的样子,可是他的内心都快哭了!

    雷鸣不是本地人,他这个向导是冒牌的,他实际上也是以刘二杆子为向导的。

    当日军给他下达这个指令时别说他不知道那青石砬子村的具体位置就是青石砬子在哪个方向他都不知道!

    于是他也只能装作没有离开过大人的样子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刘二杆子。

    好在同样不笨的刘二杆子却是向着他这个干侄儿挥了挥手道:“去吧去吧!皇军大大的好,木事滴!”

    于是雷鸣在刘二杆子挥手之间才确定了青石砬子是在他们当时所处位置的东南方,他便只好硬着头皮领着日军向那个方向去了。

    假使日军同意让他领路去“墙缝”那对他来讲就更不成了!

    雷鸣不知道这支日军具体有多少人却知道这支日军是一个旅团的,更知道墙缝伏击战那才是这次战斗的重头戏!

    可是怎么到墙缝地带去雷鸣也不知道啊!

    所以他不能领着日军去墙缝地带,这要是把日军领错了路,他这个“向导”也迷了路,那么他大不了一死了之。

    可是他要是把日军直接领到了补充团伏击阵地的后面那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那样的话到底是谁埋伏谁?那样的话他雷鸣是一名抗日的战士还是一名汉奸?!

    所以领日军去墙缝地带的也只能是刘二杆子,当然刘二杆子也明白这点却也只能给雷鸣暗示了一下青石砬子的方向然后便任由雷鸣自己去领着日军在雪野里瞎闯了。

    一开始雷鸣一边走一边都在埋怨正在围困青石砬子的抗日救国军了。

    日军大队都来了你们还和占据着青石砬子的日军对峙干什么,你们早把青石砬子拿下,日军又怎么会抓我领着他们去救援?

    可是才走了没一会儿,雷鸣便回过味来,这时候埋怨有什么用,现在需要的是面对现实,自己怎么摆脱这些日军才是关键!

    而在摆脱日军的这个关键环节前面还有一个当务之急,那就是自己千万别把日军领到一条无法通行的绝路上去啊!

    如果真走上了一条前面无法行走的道路,比如一条不何逾越的深沟,到那时无论如何日军也会知道自己是骗他们的,那么等待自己的必是日军酷刑乃至枪毙!

    可是再担心也是无用,那就先领着这些日军往前走吧!

    ……

    就在雷鸣不知道前途如何的时候,天野旅团的大部队已是开始进入到墙缝地带了。

    到处都是一人多高的柳毛子,所有人的视线都变得逼仄了起来,甚至连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天野淳一用望远镜也只能勉强看到前进方向的左侧的远方是远山,再近处嘛似有山石一线,至于右侧则也是丛生的柳毛子更远处隐隐有冰面在阳光下泛着光。

    刘二杆子成功的把日军领进了一带山石旁的狭长滩涂,而那无处不在的柳毛子则是让日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左侧那壁立如墙的山石。

    此时的天野淳一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的部队已是处于了险境,在他想来走这里不是正对吗?

    虽然这里视线受阻可是不远处的那山石一线总是行不了军的,自然要走这里的。

    说到底还是天野淳一打心眼里就没有看得起自己来剿灭的这支中国东北的非政府军。

    自己带了三千多人,有着山炮有着迫击炮,有着飞机大炮的东北军都未敢抵抗就撤出了东三省,那么一支非政府武装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呢?

    天野淳一认为只要自己机枪一架用刺刀一哄,那么中国的老百姓就是那成群的绵羊。

    至于那支中国军队顶多也只能算是老鼠,他们胆子再也只是趁大日本皇军天黑睡着的时候才敢出来活动活动弄出些声响来,而只要大日本皇军真把他们当成一回事哪怕只是咳嗽一声跺一下脚他们也会逃之夭夭!

    然而此时的天野淳一并不知道,此时他们行进在这柳毛从中的大日本皇军在他的对手周宝国的眼中却也是跟一群土老鼠似的了。

    周宝国为了便于观察整个日军的动态,他所选的位置地是墙缝山后面的一处略高一些的山头。

    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身在高处的周宝国完全有理由邈视已是进入到了伏击圈的日军。

    那墙缝山就是高墙,那高墙是日军绝对无法攀爬的,那些代表了生机的“墙缝”已是被重兵把守了。

    而为了配合补充团的伏击战,在江面对面的山野之中王林也派抗日军救国军在这五里范围内架起了机枪。

    如果日军攻击墙缝山受阻想通过冰面往对岸跑在那只有柳毛子的江面上那也只能是活靶子。

    周宝国是共产党的干部,深谙战争是为政治服务的。

    此时日军占据了东三省,国民党政府的作战中心还在剿灭中国工农红军上而置民族危机于不顾,自己所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一方能打出抵御日本侵略者的漂亮仗来,对减轻陕北红军的压力那都是有无可估量的好处的!

    周宝国的望远镜就紧紧瞄着在滩涂上前进的日军部队,一会儿看看日军前锋所到达的位置一会儿又看看后面日军进来了多少。

    而就在日军的前部队快走出了那墙缝山的包围圈的时候,他下达了战斗开始的命令!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