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雷鸣不见了


本站公告

    “墙缝”这个地名又是东北之地并无人文底蕴的一个见证。

    在黑龙江宁安与吉林敦化两省交界的地方,牡丹江自西南向东北汇入了镜泊湖。

    在那里南岸是一带绵延了六七里地的巉岩峰峦那里壁立如墙山势险要。

    特别是在牡丹江下游的地方,那山由一溜绵延五六里地的大石排列而成,与山脚下的江滩形成了近乎于90度的倾角。

    唯有那些巨石之间有狭窄的缝隙,有的地方也只能过去一个人。

    诗意从来不属于这蛮荒之地,于是老百姓便直白而形象的将这一带的地形称之为“墙缝”。

    牡丹江在这里拐了一个弯,被江心沙洲分成了两道江流。

    从墙缝大石脚下流过的那段支流变得狭窄起来,蜿蜒曲折,在夏天的时候水势极缓,因此江中沙洲乃至沿岸都生长着被当地人称之为柳毛子的毛柳。

    那毛柳随着牡丹江也同样蜿蜒出去了数十里,夏天的时候这里是水鸟栖息繁衍之地,一到合适的季节鸟鸣声纵贯数十里颇为壮观。

    由于那毛柳生长的过于繁茂,这里被当地的百姓称之为“鬼打墙”的地方,如果没有熟悉路途之人进里头就会迷路。

    此时冬天虽然已经接近尾声那毛柳也没有那繁密如云的叶子,但是却依旧枝立如林,没有一个好向导想从这里头走出去那真是难如登天。

    而此时周宝国的补充团就埋伏在了岸边大石之后,他们可是已经在这里埋伏了两天两夜了。

    “报告团长,雷鸣小队过来了,雷鸣和那个猎户已经引着日军奔这来了!”魏树增兴匆匆的爬上了江南岸的一座小山向正举着望远镜的周宝国报告道。

    “好!”周宝国大声说道,“这小鬼子属老牛的不牵它就不过来!

    传我命令,准备战斗,注意保护雷鸣和那名猎户的安全!”

    “是!”魏树增和周宝国的通信员都大声应答了一声就又向山下跑去了。

    “终于来了啊!”周宝国不由得叹道。

    周宝国自然明白如果和日军硬碰硬别说自己补充团的这七八百人了,就是把抗日救国军全拉过来也一定打不过日军的。

    所以他在和下属军官们商量好了围点打援的计划后却是又去找抗日救国军的总司令老王林商量。

    抗日义勇军由于组成成分复杂,尤其这回日军又了一个旅团,所以他对日军进行围点打援的伏击战的计划并不是那么容易取得共识的。

    最后周宝国却是在老王林的司令部拍着胸脯说这次伏击战我们补充团当主力,有什么伤亡都由我们自己一力承担,只需要老王林给提供子弹和手榴弹。

    抗日义勇军作战的模式更准确说就是联合,王林的抗日救国军各部当然知道补充团属于共产党的力量。

    所以就是在攻克宁安等三城的过程中,王林如果要动用补充团的力量那都会和周宝国商量而不是强行下达命令。

    这就象中国古代所说的听调不听宣,你是我名义上的上级要我参加战斗和我商量我同意了那就打,可我要是不同意那你就得想别的辙去。

    同理,周宝国要给日军天野旅团打埋伏那也得和老王林商量,老王林同意了那就会给他派援军,否则你自己打那打出来的损失都是由你自己的部队承担的。

    既然周宝国表态了要以自己部队为主力打天野旅团埋伏,老王和其他义勇军的将领自然没有了别的意见,老王林却是命令将自己库存的手榴弹全都调配给周宝国团用,并且将他自己直属的部队进行配合作战。

    由于不知道日军天野旅团什么时候能够进入伏击阵地,已经从青石砬子偷偷移师过来的补充团上了“墙缝”阵地后都没敢动,却是派了少数一些士兵动员当地的百姓用了二十多架马车往阵地上运了整整一天的手榴弹!

    周宝国不是莽撞的人,他自然明白这次伏击战如果能够取得胜利那也将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战例。

    首先是由于日军的狂妄与不熟悉地形进入到这近乎绝地的墙缝地带。

    其次就是自己补充团以手榴弹为主的攻击方式。

    日军一旦受到攻击是退无可退的,他们不可能退到光滑如镜的江面湖面上去,那样他们将无险可守所有人都会成为活靶子。

    墙缝之所以要叫作墙缝,那自然是因为日军想攻到“墙”上去那是没可能的,所以日军势必向墙缝发动猛烈的攻击。

    这五六里地的大石之中墙缝有几十处,而只要日军敢对墙缝发动集团式的攻击那么这场伏击战补充团就稳赢了。

    红胡子老王林对这场战斗还是很重视的,否则不会把整个手榴弹的库存都给补充团搬过来,并且老王林还把他自己唯二的两门迫击炮给他增援了过来。

    按老王林的话讲就是既然你们共产党补充团不怕伤亡敢以弱击强那我能做得了主的事我红胡子也绝不含糊!

    作为一名老兵的周宝国自然知道自己此时也是思绪万千的,有希望有勇气有斗志也有忐忑,但只要战斗一打响那么所有的情绪就都见鬼去吧,中国工农红军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杀敌打一场漂亮仗!

    而此时就在墙缝地带入口处远方的小山上,小北风正快速的挪动着望远镜扫视着即将进入到墙缝地带的日军先头部队。

    小北风他们是先让郭进喜赶着马拉爬犁先过来报信的,他们则是坐着马车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日军前面埋伏了起来,这一路上那马都快被小北风催得嘴角都直冒白沫了!

    但此时的小北风的眉头却已经皱了起来。

    “咋了?小北风?”一直在旁边观察着小北风脸色的周让小妮子同时问道。

    望远镜只有这么一个,还是小北风擅自行动抢来的。

    此时他们藏身的小山距离日军足足有六百来米,不用望远镜也只能看日军大队宛如长蛇至于细节仅凭肉眼是什么也看不到的。

    所以没有望远镜的人自然都看着小北风表情听小北风对日军行军情况进行解说,此时一见小北风把那望远镜飞快的来回挪动着又皱着眉头旁边的人自然知道这是有情况了所以忙问道。

    “我光看到刘二杆子了我咋没看到雷鸣呢?!”小北风急道。

    “啊?”所有人都吃惊了。

    “再找找,好好找找!”好几个人急急的同时说道。

    “我这不找呢吗,我都找了半天了可是没有啊!”小北风也急了。

    雷鸣给日军当向导,雷鸣小队的人在那山野之中自然无法跟踪日军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判断日军的走向是奔墙缝地带来的就赶到前面守着来了。

    可是,雷鸣却不见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