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遇敌


本站公告

    那个山丘遮蔽住了双方的视线,而那个女人也是在雷鸣转过山丘之后才哭起来的,于是撞在一起不只是双方的人,还有眼神。

    雷鸣在和对方那颇是不善的眼神撞在一起的刹那“妈呀”的叫了一声转身就跑!

    而那群人却已经在掏枪了,就听“啪”的一声枪响,然后那群人中便有人喊道:“再跑老子毙了你!”

    于是都跑到了山丘边上的雷鸣就被吓得“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小犊子,还挺有眼力见儿的呢!”那群里有人骂骂咧咧的说道,于是那些人便爆发出了哄然的笑声。

    也不知道他们他说的雷鸣有眼力见儿是指见了他们就知道他们不是善类而转身逃跑,还是见他们冲天上放了一枪就一屁股坐地上不敢和枪子比赛跑了。

    “起来,别特么装死!”一个人走到了雷鸣的身后冲着雷鸣屁股就踢了一脚。

    雷鸣也只好战战惊惊的爬了起来转过身手里攥着他那杆土枪。

    “哪个村的?”那个明显是个头儿的人问雷鸣道。

    雷鸣拿眼睛瞟了一眼就在不远处的村子没吭声。

    没吭声就等于默认了外加上他那瞟向村子的眼神,至少在这些人眼里看来是这样的。

    而此时的雷鸣正在那里战战兢兢的装老实孩子自然不可能把象个小贼似的把眼神四处撩看,但就在被这十来个拿着短枪的人裹胁在其中的一名猎户却是用诧异而好奇的眼神看着雷鸣。

    “你们两个到一起走,给老子领完道儿老子就放了你们,妈拉巴子,你那个娘们算她走运,咱们出来她才回来,要不老子非得给她两个大耳刮子不可!”那个头儿对着其中一个人骂道。

    至此,雷鸣才有机会打量一下子这伙人。

    这伙人有九个,穿着虽然都是百姓服装但那手里拿着的盒子炮却已经说明了他们的身份。

    山上的绺子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谁都知道日军最近要来打宁安,所有的绺子都只有三种选择,头两种自然是选边站,要么抗日要么当汉奸,第三种那就是惹不起我躲远远的,绝不可能在这个紧要关头带着枪到这里来的瑟。

    所以这伙人肯定是给日本人做事的,另外其中有三四个连枪都没有掏出来的人,雷鸣在一扫之下便觉得他们象日本人假扮的。

    这是一种直觉,不要问为什么,两个民族的人气质不同并且日本人长得也偏矮。

    而那第十个人雷鸣一眼便认定了那是这个村子里的一名猎户,三十来岁,外面套了一件袖口都磨得发亮了羊皮袄,手里拿了杆猎枪。

    只是这个人看着就不胖,一看那个人的有些瘦削的脸,雷鸣便感觉到了这个人的与众不同,他感觉这个猎户应当是抽大烟的。

    在东北这化外之地,种大烟很常见,就是不抽大烟的人家也会夏天在自家门口种上一些。

    待到那大烟葫芦成熟了就用绳子一扎吊到房梁上,家里有人头疼脑热拉肚子就吃那葫芦里的大烟籽或者把大烟葫芦的壳熬了喝那个水。

    所以抽大烟的人虽然不是很招人待见但并不少见。

    但雷鸣既然已经“默认”了自己是那个村子的猎户了就必须“认识”这个同样是猎户的前辈。

    所以雷鸣便如同时下那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半大孩子一般对那个本就“熟识”的男人说道:“叔,你咋也被抓了捏?”

    雷鸣的这个“叔”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干侄子,心道我特么就不揭发你了!

    你也是这个村子的猎户?别说这个村子的了,就是方圆几十里的的猎户别说我认不认识,就是拿一杆枪出来我都知道那枪是谁的!

    “小*崽子你说什么呢?上前面带路去!”这伙人的那个头儿又要踹雷鸣,吓得雷鸣赶紧往前走了。

    于是雷鸣便和那名猎户并肩走在了最前面。

    人家讲难兄难弟,此时他们两个就算是难叔难侄儿了,两个人边顺着道往前走便互相拿眼神瞟着。

    雷鸣若有所思的和这个“叔”对了下眼神后,眼睛却是扫向了道路的两侧,最后把眼神定在了一个土丘那里然后就给他这个“叔”使了个眼色。

    于是他这个叔便开始猜测雷鸣的用意了。

    如果刚才雷鸣直承自己并不是这个村子的只是来找人的,那么这个猎户也不会有太多的想法。

    但雷鸣明知道自己是被从那个村子里抓出来的还当着那些汉奸的面承认自己是那个村子的,那么雷鸣的身份便让人遐想了。

    更兼雷鸣现在给他使的眼色,雷鸣是什么人对这个猎户来讲已是昭然若揭了。

    前两天也有抗日救国军的人找到他给他讲抗日的道理想让他给带路他没同意,可是他没成想今天在家里抽大烟的功夫就被这伙汉奸给抓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帮抗日救国军的忙了呢!

    而眼前的自己这个“侄儿”看着前面的那个土丘又是什么意思呢,自己的这个“侄儿”如果是抗日救国军的又怎么可能只是他一个人。

    于是他就又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雷鸣的着装,目光在雷鸣的腰间停留了一下便又看向了雷鸣。

    雷鸣自然注意到了他的这个叔的细微变化便微微点了下头,然后不再有别的动作只是往前走。

    随着那个土丘越来越近,雷鸣刚认的这个“叔”的心跳已是变得加速了起来。

    若是雷鸣不给他使眼色他可能还真不会注意到,雷鸣这一给他使眼色他可就注意到了那个土丘和路之间的雪地里多出了几排杂乱的脚印,那脚印是新的!

    而此时雷鸣也无疑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的脸色也微变了!

    到底自己这些人都是新人,还是缺乏经验啊!

    因为他知道周让他们这些人就藏在了这个土丘的后面!

    雷鸣是出来搞侦察的,他又如何不会做好万一与日本人或者汉奸相遇后的应急预案呢?

    所以他看到这对面这伙人掉头往回跑,听后面枪响坐在那个山丘边上时借着那山丘的掩护就看到周让小北风他们正好走在了眼前这个山丘。

    他急打了个手势,周让小北风他们就藏到了这个土丘的后面去了。

    可是,你再急也从原路退回去啊!你把这雪地上踩出了新脚印子让自己身后这些人看到如何了得?!如果被对方发现肯定会引起怀疑的!

    眼见距离这个土丘也只有二三十米了,自己得想个办法啊!

    现在需要动手了啊!

    于是雷鸣突然就大喊了一声:“咦?兔子!”手却向右侧的旷野指了过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