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好事多磨的掷弹筒


本站公告

    雷鸣他们由于不识路,所以在出来的时候倒是跑在六架马车前面的但后来又给别人让开了,而此时自然是最后一架。

    饶是如此在那迫击炮弹炸响的时候他们的马车也已经冲过山岗的高点了。

    赶车的郭进喜那是个老车把式一看前方有炮击了就赶紧把马勒停了,然后车上的人便纷纷跳下车来。

    “退回去!”雷鸣下命令了。

    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刚才那架马车被日军炸趴架了,车上那三名士兵被从奔跑的车上射了出去此时已是躺在那山道上一动不动了。

    那马车跑得那么快,就是不被弹片炸死只怕也得摔个半死!

    现在他们这支队伍已经习惯听雷鸣的命令了。

    雷鸣现在的地位那可不是自封的,他指挥的本事那是打了这几回仗之后得到大家认可的,在这点上就是周让也比不了。

    而且这几天他们在补充团大院里住了好几天可不是白住的。

    固然他们在学打鬼子的本事,却也明白了纪律对一支队伍的重要性。

    军队与土匪相比相差的不只是武器与本领还有纪律性的,尤其补充团名义上是属于抗日救国军,但在实际管理上那都是按工农红军的军规来要求的。

    从团长到下面各连连长那都是共产党员,在部队管理上那绝对是讲官兵一致的,人家部队训练得连长指哪士兵真的就打哪,或者说人家不是指哪打哪,人家是连长冲到哪士兵就跟到哪!

    就比如现在魏树增坐的马车就冲在了最前面,要不是魏树增反应快先跳车了他肯定也是凶多吉少!

    就这种部队别说是雷鸣小北风二蛮子了,就是那当过共青团员的周让胡梅都没有见过!

    从时下国内各种政治力量的对比来看,共产党的力量真的是不大,甚至还比不上地方军阀,尤其在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后力量更是弱小。

    但是这样就这样一支队伍为什么被某人视作心腹大患必欲除之而后快,那自然是因为其有着无比顽强的生命力。

    而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部队有两条那真是时下各种政治力量所无法比拟的,那就是由坚定的信仰所派生出来的服从纪律的高度自觉性。

    雷鸣他们刚退回到那高岗棱线后面,就听到了前方传来了枪声。

    射击来自于前方二百多米的一处树林里,在雷鸣判断至少得有七八挺日军歪把子机枪和步枪同时在向这个高岗射击过来。

    “还击!撤到后面去!”魏树增高喊道。

    魏树增他们可是处于下坡的,此时在山坡上毫无遮蔽,如果不撤到高岗后面利用棱线与日军对射那么他们的伤亡可就大了!

    日军的枪法是准,也只是片刻功夫便有六七名士兵被对面打来的子弹击中倒在了那下坡路上。

    “哒哒哒”这时就在魏树增他们身后有歪把子机枪响了起来,那枪声真吓了魏树增一跳,我们后面又来日军了?!不可能啊!

    他回头时才看到原来是最后车上的雷鸣他们已经把歪把子机枪架了起来正向日军所在的那个树林扫射呢!

    雷鸣他们本在最后退得自然是最快,此时竟然连马车都倒到高岗后面去了。

    有了雷鸣他们的机枪掩护,日军的火力顿时被吸引了一部份过去,魏树增连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

    而这时雷鸣却是已经和小北风在高岗后开始架掷弹筒了,而他俩的弹药手一个是小妮子一个则是周让!

    原来雷鸣一见日军火力太猛,己方从地势到火力都不占优势便想起掷弹筒来了。

    此时的他真的已经顾不上自己也只是知道咋用掷弹筒,说能打得准自己都知道那是扯淡,但是他可是明白,此时这个掷弹筒可就算是己方的重火力了。

    自己把这十来发掷弹都打空了,总有那两三颗能打到日军的机枪那里吧!这叫威摄,就是不能给日军大量杀伤,但能吓阻日军一下也好让魏树增他们退回来。

    此时雷鸣已是按自己学的那个跳眼法大致估算了一下日军机枪阵地的和自己所处的距离,开始调节那掷弹筒的射程了。

    “小北风你等会射,我先试射一发!”雷鸣说道。

    小北风“哦”了一声。

    雷鸣和小北风一开始觉得用掷弹筒应当很简单的,就是把那个榴弹往弹筒里一放一拉绳那榴弹就飞出去了。

    可是人家周让去问了补充团的老兵才知道,自己和小北风想当然了。

    在雷鸣原来的想法里,要是打比较近的目标那就把掷弹筒与地面的倾角变大一些,要是打比较远的目标就把掷弹筒的倾角变小一些,就象自己扔石头一样!

    可是人家周让回来告诉他你们那么做是不对的!

    掷弹筒的发射倾角必须是四十五度,射程远近是用手拨动掷弹筒上的一个小调节钮来调节的,将那个小钮把标尺调到要射击的距离上就可以了。

    正因为如此,测出射击目标与掷弹筒的实际距离那才是最关键的。

    雷鸣飞快调完了那掷弹筒的射距,周让将一颗榴弹上面的销子拽了下去毫不犹豫的就将榴弹从那掷弹筒的筒口放了下去。

    雷鸣左手扶着那掷弹筒右手一拉那击发的绳便听“嗵”的一声那掷弹便飞了出去!

    雷鸣就看着那掷弹的落点,这一下却是射得近了,他忙又拨动那个调节钮将射距往远调了十多米。

    而小北风也抻头过来看雷鸣定的射距,忙自己也调了过来。

    “好了”雷鸣大声喊道,他和小北风旁边的那两名“弹药手”就把榴弹塞进了炮筒,须臾“嗵嗵”两声,于是四个人一齐抻着脖子就去看那榴弹的落点。

    只是这回又射得远了一点点,两颗榴弹却是在树林子里面爆炸开来了1

    “我艹!”雷鸣和小北风同时爆了粗口。

    “再来再来!”小北风高喝。

    又过了也就几秒钟,又是“嗵嗵”两声响,这回两颗榴弹却是正好砸在了树林的边缘,在那爆起来的白烟之中,日军的机枪当时就哑了几挺!

    “快撤!”魏树增大喜道,雷鸣他们真的是自己的福星,每次他们的到来都会给自己带来意外之喜啊!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