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义盗红胡子老王林


本站公告

    雷鸣他们住的是个大院子,正是补充团团部的所在地。

    这两天雷鸣也搞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团要叫补充团。

    实际上现在共产党在东北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旗号呢。

    九一八事变后,蒋某人依旧在讲攘外必先安内,所以他的精力根本就没有在东三省上,这东三省是属于张少帅的地盘,而张少帅东北易帜虽然说名义上是归属了国民政府了但依旧是一方军阀。

    在蒋某人看来他现在最大的敌人是共产党,自己只是名义上挂了个中央政府,他自然不会为了张少帅的地盘被日本人占了出兵出枪的。

    这张少帅的东北军弃了东三省蒋某人反而高兴了,他却是正好可以用东北军去“剿灭”陕北的工农红军。

    按理说现在各方政治力量中最弱的那也就属二万五千里长征后在陕北站稳脚跟并没有多长时间的红军了。

    可是日军出兵占了东三省,共产党自然是不干了,人家是要积极抗日的。

    共产党可是讲一个中国的,自己积极要求抗日既占领了民族大义的制高点,也有利于对抗国民党对陕北红军的围剿。

    所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那意思是说哥俩在家怎么吵怎么打那是自家的事,可是外面人欺负到咱们家来了那咱们哥俩就先别打了都打外人吧!大不了等打跑了外人咱们家这哥俩再争谁是老大。

    所以某人的那个“攘外必先安内”是讲不通的,现在你势力最大你是老大,只要你说抗日,哪怕你使点“阴招”,你说,好咱们自己家不打了,你们小弟都给我往前冲!

    这也叫占了民族大义了,我是中央政府嘛,你可得听我的!尽管这有点象曹孟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

    但你却根本就不管日本人占了东三省这就叫在民族大义上失了分!

    而此时中共的军事力量毕竟还弱小,受中共中央委派到东北组织领导抗日工作的共产党人有对外宣称是中国工农红军到东北抗日的,也有力量太小只能团结其他力量进行抗日的。

    而这个补充团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以抗日救国军的名义组建起来的自己的武装。

    所以按后世的话来讲,这个抗日救国军那还是属于双重领导呢,既归抗日救国军的王林指挥也接受共产党人的指挥。

    这种并不是某一方单方抗日的情况在东北是普遍存在的,换句话就是在民族大义的感召下,在东北的抗日力量团结了起来。

    话再说远一点,就是后来成立的东北抗日联军号称十一个军,那也不绝对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而是东北各种抗日力量的联合所以才叫抗日联军!

    当然了,未来的事现在的雷鸣不可能知道,就是现在的事他也只是知道个大概,还都是听周让说的,毕竟人家周让和胡梅是共青团,那可是中国共产党的后备力量啊!

    而此时来的这支马队的人都穿着军装,那就是属于王林的正规的抗日救国军,而周宝国补充团也只是组建不久还没有军装呢,穿的都跟老百姓似的,但是人人胳膊上都有一个臂章以示与一般部队的不同。

    正因为如此,雷鸣才知道这支马队是来了大官了。

    他和小北风也没进屋就站在门口也学着别的士兵那样站得笔直好象在给自己这个屋子站岗似的,其实却是在看热闹呢,他们还是头一回看到中国人穿军装的呢!

    “王司令到!”这时门口有人大喊了一起,然后那支马队就停在了院子外面,那些军官士兵甩蹬离鞍下了马那马就被马骈牵走了,然后那些军官就走进了院子。

    雷鸣看到居中竟然是一个五十岁右右的将领,长了一张四方大脸,上面留着八字胡而下巴底下也有胡子,那胡子虽然不长可是看着却有些发红。

    这个长红胡子的在中国人里可是少见得很,小北风看着新鲜就拿手指头捅了一下雷鸣的后腰。

    雷鸣太熟悉小北风了,所以他压根就没转头看小北风,只是一本正经的看着那队军官奔大院子里的团部去了。

    眼见军官们都进了团部了,雷鸣和小北风转身进屋小北风才低声羡慕的叹道:“娘的,当官军就是比当土匪好啊!”

    “当官军有什么好?”雷鸣笑问。

    “人家走大路上,骑大马挎洋刀呱唧呱唧就是尥(liāo),你再看土匪。官军没来牛皮哄哄的,可一碰到官军就赶紧走小道,人家再一追净特么往犄角旯旮里钻,活得真特么憋屈!”小北风道。

    此时屋子里其余人可是没出去呢,听小北风这么一感叹,郭进喜也叹道:“就是,你看土匪除了那几个当家的哪个敢娶媳妇,你再看人家官军里当大官的,大老婆小老婆有的都特么有好几个!完了吧最气人的是,也特么不说分给我一个!”

    郭进喜这么一说大家就乐,可没等别人正待接话呢,门“吱嘎”一声响魏树增却是走了进来,众人忙起来给他让到炕头上坐。

    “你们在这聊什么呢?”魏树增问道。

    “都在羡慕官军好当土匪不好呢!”雷鸣笑道。

    “有什么羡慕的?你们知道刚才进去的那个最大的官是谁吗?”魏树增问道。

    “不是那个什么王司令吗?”雷鸣问。

    “对!他是就是抗日救国军的司令叫王林。其实你们知道吗?你们现在看他挺有派的,其实他也是土匪出身。”魏树增笑道。

    “那个红胡子老头也当过土匪?”小北风惊讶的问道。

    “你个小北风,你可别小瞧人家这个红胡子老头,别看咱们东三省现在土匪绺子很多,可是王司令年轻的时候不能说是最厉害的一个绺子!但人家那个名号也响亮的很,他当年的名号叫‘义盗红胡子老王林’!”魏树增介绍道。

    “这名号听起来就不一般,老魏你快说说他的事!”所有人都感兴趣了,便都下意识的往魏树增身边凑。

    “好,现在还有时间我跟你们说说王司令的事。

    王司令当年在咱东三省那是这个!”魏树增一挑大拇指,“人家是各绺子里最厉害的!

    知道人家为什么最厉害吗?因为他可不祸害百姓,人家打老毛子军队!

    你们知道老毛子吗?”魏树增问。

    “听说过,咱黑龙江北面的外国人,长得白身上毛多完了吧还有一股臭隔肢窝味儿!”小北风说道。

    “王司令年轻的时候,北面的这个国家还叫沙俄呢,可不是现在的苏联。

    沙俄在咱们东北修中东铁路,拿咱们中国工人不当人看,说打死就打死。

    这个王林不想受沙俄人欺负,就带了一百多工人进山当了土匪,专门和沙俄人作对。

    他自己刻了一个叫作‘逼良为寇抗俄救国’的大印,然后领着自己的人专门打沙俄军队和大清国的那些贪官污吏,对咱们老百姓那是秋毫无犯,才闯下了这么个‘义盗红胡子老王林’的名号出来!

    这个王司令是山东人,他是闯关东过来的,他当时可就知道咱们中国人是一家人,那个沙俄老毛子是外国人。

    知道什么是外国人吧,现在是日本人侵略咱们中国他们是外国人,当时是沙俄侵略咱们中国所以沙俄老毛子那也是外国人。

    所以,这东北山林里的绺子有成百上千,但想当年敢直接就和沙俄人往死磕的就以老王林为首。

    而后来老王林队伍越来越大,就被官府招了安才成了官军,那他在老百姓里的名声也好!

    中国人打中国人那不叫能耐,专门打外国人那才叫能耐!你们说对不对?”魏树增问围在自己身边的这一干山林队的人道。

    “对!中国人和中国人那是自己家的事,外国人来了就得先打外国人!”二蛮子还是认可这个最朴素的道理的,别人也纷纷附和。

    “所以,当年的那个义盗红胡子老王林,也就是现在抗日救国军的王司令,那才真是头子,人家明是非!”魏树增再次挑起了大拇指。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