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小北风的“光彩史”


本站公告

    “你们说鬼子有那个能看到远处的东西叫什么了的?”雷鸣趴在丘顶问身旁的小北风道。

    “望远镜,这都不知道,还怎么打鬼子?”小北风一本正经的训雷鸣道。

    小北风就是这样的性格,他本人很直爽也没有什么坏心眼,可是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攻击别人,这也是他土匪留下来的习气之一。

    对于小北风训雷鸣,同样趴在丘顶的魏树增没有吭声。

    虽然说人家现在是说和他一起打鬼子了,但人家可没有说加入也只是属于打助拳的性质,他自然不会干涉小北风和雷鸣之间的谈话。

    别看现在说是人家暂时跟随抗日游击队打鬼子了,可绝对是此时他们这支抗日队伍的主力。

    魏树增先前带着自己人进行掩护时一共带了八个人,在袭扰日军过程中阵亡了四个,由于雷鸣周让他们的加入他也就没有再去调别的人。

    此时他们旁边还有一个人,那是周让。

    周让也不吭声,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平时并不是怎么爱说话的雷鸣如何应对小北风。

    雷鸣对小北风的指责回答得很简单,只一句就把旁边那两个看热闹的人逗笑了,雷鸣说:“我没当过土匪。”

    小北风脸上讪讪了起来。

    昨天夜里谈话的时候,魏树增说了,抢老百姓的东西是不对的,咱们都是中国人,要替老百姓打仗才可以的。

    “不说你两句吧你这嘴就巴嗒巴嗒的没完了。”这回见小北风不吭声了,雷鸣却是开始训小北风了,“我当猎人没见过望远镜正常,可我在咱们家那里的猎人中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手。

    就你,哼,当土匪也不是最坏的那个!”

    “你咋知道我当土匪不是最坏的那个?啊?不对!”小北风刚要穷对付却发现雷鸣这句话一下子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自己哪能承认自己是土匪里最坏的那个呢?

    在旁边的魏树增和周让见雷鸣和小北风这嘴仗打的有趣,都笑。

    “嘿嘿。小六子,你特么的又赢了,当土匪我还真不是最坏的那个!”小北风认输了。

    雷鸣这几句话说的真是无可挑剔!

    是啊!他必须承认,人家雷鸣做猎户那确实是数一数二的,他就没有听说过东三省哪个猎户一下子打了一群狼,并且,自己这土匪当的也确实不是最敬业最坏的那个。

    “正好老魏在这,你说说你都干过什么坏事,谅你也不敢说。”雷鸣笑道。

    “嘿嘿。”小北风傻乐上了,说起他当土匪干的坏事那也没啥不能说的,反正雷鸣都说了自己不是土匪里最坏的那个。

    “我也没干过啥坏事,我小嘛,我干爹有些活也不派我。

    我不祸害老百姓家的闺女。

    我顶多是上人家抢一只鸡或者一只鸭一只鹅什么的。

    就是有一回和桩子出去,正好赶上一家杀猪,嘿嘿,那猪可胖了得有二百多斤呢!”小北风想起了自己的光辉的土匪生涯。

    “你把人家猪给抢回来了?”周让在一旁好奇的问。

    “我倒是想都抢回来了的,可是那家的小屁孩一哭我就心软了,最后只把头蹄下水带回来了,嘿嘿。

    完了吧,回来后我美滋滋的跟我干爹说,干爹,我给你抢回猪肠子吃了。

    我干爹都知道我没抢人家整猪也挺高兴的就夸我,让我拿那些抢回来的猪肠子给大家看,然后还夸我,看俺家小北风多孝道。

    我就把那些猪肠子拿出来了,结果吧,嘿嘿。”小北风又在那里傻笑。

    “结果啥?快说!”周让在一旁捅咕他道。

    雷鸣无语的看了一眼文文静静眼睛眯得又跟月牙似的周让,现在混熟了,他怎么就觉得周让的样子里带了一股痞气呢,哪天得好好套套周让的话,雷鸣想。

    “结果吧,我光顾抢猪肠子回来高兴了,我忘了让那家杀猪的把猪肠里的那个啥倒出来,没洗,却是连肠子和里面的那个啥一块带回来了!嘿嘿!”小北风说道。

    “哈哈哈。”听小北风这么说,其余三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那回可是老可碜了,嘿嘿。”小北风接着讲,“不光你们笑,寨子里别人也都笑我,都说小北风可真孝道,连干带稀的都给他干爹弄回来了!”

    四个人听小北说的有意思又接着笑,笑够了雷鸣才说道:“行了,别说你的光彩事儿了,跟我去把丘后这几个小鬼子的衣服扒下来。”

    “扒他们的衣服干嘛?”小北风好奇的问。

    “给咱们四个套上做掩护,鬼子要是来了有那个望远镜一看,也分不清咱们是不是他们一伙的就会没防备。”雷鸣说道。

    “好招儿!”周让叫好道。

    “好招儿?”雷鸣促狭的看了一眼周让道,“你跟我们一起去扒?你要是敢扒以后我就认我是小屁孩儿了总管你叫姐。”

    “切!”周让一撇嘴不吭声了。

    他们现在埋伏的地点就是昨天他们用盒子炮和日军用刺刀进行作战的地方,身后凌乱的躺着七名日军的尸体,那自然是昨天被他们打死的。

    日军的军大衣皮靴反毛大头鞋已经被他们打扫战场都弄走了,而日军里面穿的单衣他们就没有动,穿上跟日本鬼子似的没人要。

    周让自然不会不敢扒日本鬼子的军衣,只是有好几个大男人呢,这种活还轮不到她一个女孩子来做。

    雷鸣、小北风、魏树增三个人便往下走去扒散落在山坡上的日军的衣服。

    而此时在山丘下马车旁等着的二老牛王小武见他们下来扒日军衣服便问了声他也来帮忙。

    这回为了防止被日军咬住,他们有马车自然是会用的,二老牛王小五是备马车准备逃跑用的。

    忙了半个小时,四个人都把自己用日本人的军衣伪装了起来都趴在了山丘的棱线后面混杂在了日军尸体中间架起了三八大盖。

    又过了半个小时,日军出现了,这回人可不少,足足得有十来架马车。

    四个人不再说话,屏息静气开始瞄起准来。

    “小六子,你想打死几个鬼子?”周让问雷鸣道。

    周让觉得总喊雷鸣小屁孩不大好,终于改称小六子了。

    “打死几个不是目的,我想练枪,以后杀更多的鬼子,先打马咋样?”雷鸣问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