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初见掷弹筒


本站公告

    雷鸣趴在那山丘的棱线后时就看到周让他们的人分成了两伙。

    一伙就在自己前方七八十米处正趴着那里向前方射击。

    另一伙人却趴在正往回跑的马车上向后方射击着,再远处则出现了土黄色的身影,毫无疑问周让他们碰到日军了。

    “准备战斗!”雷鸣喊道。

    “下去接他们不?”小北风问。

    “不接,在这等着,咱们散开点,都小心点,实在不行打几枪就换个地方,你们不是说日本兵的子弹打得贼准吗?”雷鸣说道。

    雷鸣虽然也和日军打过仗了,但都是夜战近战,这大白天的和日军比枪法他还真的没有来过。

    另外,雷鸣虽然觉得自己用步枪挺有心得的,可终究在战斗中如此正式的使用步枪还真是头一遭呢。

    他边说着边拉动枪栓将手中的日本步枪顶上火了,这支枪还是周让他们给的呢。

    光说一听枪响是从周让他们刚走的方向传来的这几个人就追过来帮忙了,那人家周让也确实是大方啊!却是送他们这几个人一人一支日本步枪外加三十发子弹!

    对于山林队来讲,这已经不是人情的问题了,枪那就是命,他们现在是六个人,就东北山林的形势,六个人都敢上山拉绺子了!

    你看那周让长得秀秀气气淑女范十足可是那办事真的就是比有的老爷们还敞亮让人心生佩服。

    小北风因为是大当家北风北的干儿子他是不怕张忍冬的,截止目前雷鸣和小妮子还没有正式加入北风北的队伍所以他们对土匪的集体生活还是无感的。

    可是郭进喜、桩子和小蔫巴却是知道张忍冬那心眼子是绝对不大的,现在他们这些人都听雷鸣的却不听张忍冬的,这要是一回去张忍冬给他们穿小鞋那是绝对免不了的!

    他们也明白这回是彻底和张忍冬闹翻脸了,所以北风北那头能不回去就不回去那才是最好的!

    “嗵”的一声响里,雷鸣他们就是一惊,他们还是头一回听到这种声音呢。

    而这时他们就看到自己下方趴下来射击的那几个人的旁边就爆起了一团白烟。

    “这是啥玩应?”雷鸣惊疑不定。

    他感觉刚才那声爆炸应当是日本人手雷的爆炸声更大了一些,毕竟他是用过日本人的手雷的。

    “象是小炮!”小北风说道。

    毕竟小北风当了这么些年的山林队,在武器上的认识上比雷鸣还是要丰富一些的。

    可小北风的话音刚落,他们就听到又是“嗵”的一声这回由于注意听了他们这些人还隐隐的听到有“咝”的一声尖啸,然后就见下面那个负责掩护的那几个人那里就又爆起一团白烟来!

    “完了,有人完了!”小北风肯定的说。

    可是雷鸣却没有心思再管那人是咋完的了,他开始端着枪向远方寻找。

    很快他就在那在周让他们马车后面追击而来的日军的身后看到有几个土黄色的日本兵似乎蹲在了那里,至于那两个日本兵用的是什么样的小北风所说的“小炮”由于太远他就看不清了。

    “那个是吗?”小妮子也用手指着那堆人影说道。

    “把所有枪都对准那堆人,我喊一二开枪!”雷鸣喊道。

    这个小炮太厌恶了!

    雷鸣感觉那小炮距离他们现在三百来米肯定是有的,他是既不确定日本人的枪能不能打那么远,也不确定自己这些人的枪法能不能打中。

    但是他可是知道如果不想点办法的话,那么谁也架不住日本人小炮的这翻乱炸。

    “预备,一,二,打!”雷鸣喊了一声,然后他们这五个人冲着那远处那堆黄影子就同时打了一枪。

    日军三八大盖那特有的“叭勾”的排子枪声响起。

    而这枪声一响,对面日军的就是一惊,他们当然熟悉自己步枪的声音了。

    那三八大盖是日军的步枪手人手一支,按日本人的说法那三八大盖是天皇特别赐予他的武士的,所以那枪很重要绝不可以丢!

    所谓玉陨事小丢枪事大!

    而现在对面竟然有三八大盖的排子枪再加上他们所追击的这伙人中竟然也有三八大盖,那么这伙支那人究竟杀了多少大日本皇军的士兵?

    而此时雷鸣的战术思想也是对头的,他们这些人还远谈不上是神枪手,所以日军聚堆他们这些人对日军射击也采用了集火的方式,人数一多那命中的概率就高。

    雷鸣他们所说的日军的小炮实际上就是日军用的掷弹筒,一种本质上属于超轻型迫击炮的单兵武器。

    雷鸣他们这一排子枪打过去也不知道是谁打中的了,反正真的就有一发子弹打翻了一名日军的掷弹兵。

    如此一来日军就害怕了。

    雷鸣他们不知道日军三八大盖的有效射程是多少,日本人自己却是知道的,如果给那步枪安上狙击镜头射击五六百米的目标绝对不成问题。

    这也是这伙日军大意了,在他们看来只是追几名支那人却没有想到对面来了架马车就把那几个支那人救走了。

    于是为了打掉他们追踪目标的交叉掩护撤退,他们就用了掷弹筒。

    按理说那掷弹筒应当是放在隐蔽物比如山丘比如树林比如大石后面进行抛物线攻击的,这才是掷弹筒的优势。

    可是他们觉得对面也只是拿起枪来的支那土著罢了,所以追上来后还把掷弹筒架上了,却不料这掷弹筒一架立刻就成了人家的枪靶子了!

    “好了,打后面的追兵!”雷鸣见那个小炮不响了便又下令道。

    此时雷鸣距离那些追过来的日军也只有二百米左右了,下面周让他们那架马车已是与打阻击的人会合了又在雷鸣他们的掩护下往坡上跑来。

    这回他可要好好体会一下步枪射击的感觉了,雷鸣屏息静气将枪口对准了一名日军的军官。

    之所以他能在二百米外判定对方是一名军官,那是因为他看到了那家伙手中挥舞着的在阳光下闪出白光的军刀。

    现在的雷鸣已经忘记了射击要领了。

    之所以忘记了那是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一边瞄准一边想着射击要领,他已经过了那个磨合的阶段了。

    他现在所有的动作心理都已经符合了射击要领,射击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

    雷鸣在确定自己已经锁定了目标后,右手食指开始缓缓回收,而就在这回收食指的过程中枪响了。

    枪药在点燃的瞬间产生出巨大的热量,弹头便被那爆燃气体产生的动能推了出去,然后在枪筒膛线的作用下开始旋转着高速冲出了枪口。

    二百米,地球的引力对那子弹飞行轨迹的影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于是那颗因为旋转而变得更加尖利的弹头便在一瞬间穿透了那名日军军官的左胸!

    那名日军在这一刻愣住了,他撒手扬刀任那军刀在阳光下划出弧线他的眼睛却是在看向自己的胸口,他或许是是在想我会是第一个在支那的土地上死于大日本帝国制式步枪的第一人吗?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用失神的目光感受着原本瓦蓝透亮的天空化成了一片黑暗与虚无。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