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镇外反杀


本站公告

    雷鸣他们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他们的马车可不是在路上跑的而是在野地里跑的,若有大坑便有积雪,一匹马应当能冲过去,可是想拉着十多个人冲过去这个就太难为马了,他们需要下车了。

    他们的优势是坐着马车逃跑的速度快、机枪盒子炮火力充裕、有手雷。

    他们的劣势是他们所有人都集中在马车这里而土匪分布在镇子的各条胡同之中,可以同时向他们射击可以对他们以面打点。

    雷鸣下车便转身向南面跑去,看到这一幕的周让心中一动拎着盒子炮也跟着追了上去。

    周让现在对雷鸣真的已经刮目相看了。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周让本身不是军人出身,原来她净打架了的,对,是打架,而不是打仗。

    但是她凭着自己的聪明和对战斗的体悟,很快就成为了二蛮子这伙人的军事指挥。

    周让并不知道才十七岁的雷鸣是不是老兵或者老土匪,但是雷鸣对战场情况的处置很冷静。

    绝大多数人的反应速度其实也都差不多,但在纷繁的战场上为什么指挥员就能做到既面面俱到又抓住重点,这个就是水平了,绝不是随便拽一个人就能做到的。

    刚才下车时周让喊的是下车,而雷鸣喊的是守住附近的几个胡同口,这就是一个指挥员的素质,他们都知道土匪能够以面打点。

    如果不阻击一下土匪,就是那马车从大坑里跑出来他们也会因土匪追近无法展开火力而吃亏。

    就这一个简单的命令就体现出了雷鸣在战斗中的大局观。

    而雷鸣现在所奔的那个胡同旁的房子又是附近向野地里最突出的一个房子。

    后面的土匪想要向他们射击就必须越过这个房子,换言之只要卡住了这个点,后面人和马车就安全了许多!

    这就一下子就抓住了战场的重点!

    前面说过了,每个人的反应和眼神大体都差不多的,不可能说这个土匪视力是1.5,那个土匪的视力就是0.5。

    这是山野间的土匪并不是学生也不是知识分子眼神自然相仿。

    可是为什么雷鸣能一下子就抓住重点,那就说明雷鸣能琢磨,思维既能发散又能集中!

    抗战已起,中国人固然汉奸不少,但不怕死的敢于和侵略者以死相拼人更多,但能够不怕死却又能保存下来自己的人可就凤毛麟角了。

    雷鸣没有经过什么战场指挥的训练,他只是能琢磨,因为他在学打猎的那天他二叔就告诉了要认干还要能琢磨,为什么拿同样的猎枪同样的装备进山里同样的时间有人会拎着兔子野鸡出来而有人只是捉了一只小松鼠。

    眼见那个突出的房舍已经到了,雷鸣直接就掩在了那墙角处,他还没有探头就听到了房舍后面传来了“扑通扑通”的跑步声。

    他将左手中的手雷在那墙角上一磕一探身便把手雷扔了出去,他躲回墙角左手拽出别在腰间的的另一支盒子炮的时候就见跟在自己身后的周让已是贴着墙壁向胡同里跑去了。

    雷鸣知道周让那是怕有土匪绕过来从背后袭击自己给自己打掩护去了。

    雷鸣从墙角探头出来就见刚开始消散的手雷爆炸所产生出来的硝烟中,有两名土匪已是倒在了血中,而有一名土匪显然是腿被炸伤了,正想翻身往回爬去。

    此时自己一探头那名土匪自然就看到了拿着两支盒子炮的他,一时之间那眼神里已是充满了哀求和绝望!

    而这时后面有大队的土匪又出现了,雷鸣一狠心还是给了那土匪一枪,然后向远处双枪同时就是个长点射。

    几十米外的土匪有一名中枪被打倒,其余的人或者趴下来或者向房子的另一侧跑去了。

    雷鸣手持双枪一收身就重新靠回了那墙角处。

    他实在是不想打死那名受伤的土匪,可是他又不得不开枪,他没有办法。

    他想起了自己有一回跟二叔出去打猎,那回二叔打死了一只母狼,然后他们两个就找到了一窝小狼崽。

    那些小狼崽显然还没有断奶,它们还分不出人类并不是他们的同类。

    当时那小狼崽睁着灰矇矇的眼睛呦呦的叫着凑到自己身边仿佛在朝他要吃的,那可爱的样子萌极了。

    他就把手指放到那小狼崽的嘴边让它吸,当时自己并不大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自己太喜欢那些小狼崽了。

    可是二叔不让他带走任何一只小狼崽,二叔说你别看它们现在好玩等长大了哪个不是一头凶狼,对狼就不能客气就得赶尽杀绝。

    后来,二叔把那些小狼崽都杀了,为了这件事雷鸣难过了很久。

    再后来,二叔被那头熊瞎子拍死之后,他们屯子里有人说这是二叔的报应,他杀了一窝没有反抗能力的小狼崽山神爷来找他算账了!

    “啪啪啪”的枪声从房子的那一侧山墙处响起。

    雷鸣这时才发现自己在不该走神的时候走神了,那枪声应当是周让打出来的。

    生死关头雷鸣没有时间再纠结自己杀死那名受伤的土匪对不对,再次从那墙角闪身出去向着对面又打了两个长点身。

    待他回过身时就见周让拎着盒子炮已是从那头飞跑了回来,可这时从那房山头处就探出一支步枪来!

    “趴下!”雷鸣高喊,双枪便向周让指了过去。

    周让的反应很快,一见雷鸣冲自己举枪了直接就扑倒在了地上。

    雷鸣的枪声响起,一名端着步枪刚从那侧房山墙处探出身打算向周让射击的土匪中枪就倒了下去。

    “撤了撤了!”这时鲁超高喊了起来,马车终于爬出了那个深坑了。

    雷鸣和爬起来的周让向那架马车跑去。

    每经过一个胡同口,那看守着胡同口的人便跟他们会合在了一起。

    一会儿功夫,撒到各胡同口的人就又都上了马车。

    “盯死我俩刚才的那个房子!”雷鸣喊道。

    马车飞奔之中,所有人都将枪口指向了房舍间的空隙,而那个处于最突出位置的房舍则是受到了他们重点的看顾。

    就在他们的马车终于冲出了镇子的范围七八十米的时候,那个房舍后有土匪闪身追了出来,但随即就被他们一顿乱枪打得把头缩回去了。

    镇子已出,他们现在需要在旷野中向那山上逃命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