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度日如年


本站公告

    小妮子还算反应灵活,一句小六子“你大早晨的抻什么懒腰”说出了自己唉呀的原因。

    正练功练着上瘾的雷鸣恍然大悟忙又解释了句才将一场很有可能出现的一场南北大炕之间的枪战消弥于无形。

    惹了祸的雷鸣唯有暗暗自责,自己非得在这个敏感时期练什么黄氏易筋经啊!

    原来,雷鸣夜里一直坐在那里用手在那玩拳掌互变了。

    他旁边的小妮子和小北风都躺着的什么时候自然没有什么问题的,他挑的那几个动作自然都是碰不到身边的人的。

    可是他练着练着就练入迷了,于是当觉得天已经不早的小妮子往起一坐时,她的脸却是正好就撞到了雷鸣正在拳掌互变的掌上。

    当然了,也可以理解成她出奇不意的被雷鸣用手指挠了一下子。

    在黎明还没有到来之时,经过了这样一段插曲屋子里终于又变得宁静了下去,最终在一片惴惴不安的气氛之中天终于亮了。

    “死张忍冬搂个娘们就去昏天黑地了,这里的情况都这样了他也不回来管管。”一夜没合眼的小北风低声气道。

    “他指望不上了,小六子还是你拿主意吧!”小妮子说道。

    “就是,你说吧,咱们该咋办就咋办!”小北风也说道。

    听小妮子和小北风这么说,雷鸣看了看自己这一铺大炕上已经坐了起来手中都拿着盒子炮的人,朦胧之中见那几个人都看向了自己倒也没有提出异议来。

    看来,自己是借了小北风的光了,毕竟小北风那是北风北的干儿子,在大当家二当家不在的情况下,小北风说话还是好使的。

    雷鸣又想了一下终是掀开了帘子把头探了出去。

    没有这层布帘的挡光,从那窗户纸外透进了那见亮的天色,屋子里已是比先前明亮多了。

    而这时雷鸣就看到自己对面的帘子也掀开了,却是露出来了个女孩子一张秀气无比文文静静的面容来。

    雷鸣在女孩子的免疫力上饶是比小北风强上许多,但在了见这个女孩子之后还是愣了一下,实在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她这种气质却是乡下女孩所没有的,但具体是什么样的气雷鸣却又说不明白,只是觉得这女孩子面庞的出现仿佛让这刚刚亮起来的土坯屋又明亮了几分。

    但雷鸣毕竟是雷鸣,他的失神在刹那间就醒转了过来,却是对那女孩子用比较平和的语气说道:“请问你们哪位是大当家的,有事和你们商量一下。”

    出乎雷鸣意料的是,那女孩子冲他笑了笑说道:“你跟我说就行。”

    那女孩子一笑风情又是不同,两个眼睛象往下弯弯的月牙,下面的嘴巴却是又象往上弯弯的月牙,看上去端的是显得甜美可爱。

    但雷鸣已是没心思看对面女孩望过来的秋波了,他可没有说找你们大掌柜的,他说的可是找你们大当家的。

    在东北山林队或者土匪当中,将土匪首领一般都称之为当家的,也有称为掌柜的。

    但是,只要称呼对方为大当家的,那一般也就相当于指出对方是土匪了,而那女孩竟然也没有反对这个称呼那显然也是默认了。

    雷鸣这面的帘子动了,小北风和小妮子也把头探了出来,他们当然不会把对女孩的动静听成男的。

    他们一见对面竟然冒出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默认了自己是大当家的,那自然是要好好看上一看的。

    ……

    “哎哟喂!我说这屋子里这么香呢,敢情你们在烀马肉吃啊!”半个小时后车店的那个掌柜进屋之后一惊一咋的说道。

    那掌柜的自然是要进来巡视一翻的,旅人不喜羁旅他乡,可是作为地主他却求之不得这种下雪天留客天的。

    此时屋子里南北炕前的帘子都已经拉开了,一伙人已经是在准备开饭了,而另外一伙人却是或倚或躺在炕上有闭眼睛打盹的也有说话的。

    那掌柜的进来自然是有想法的,他是见这两批客人岁数都不大,并且身上那股子山野劲自然让他产生了某种联想。

    他可是怕自己的大车店再被这些人给拆了的!

    此时眼见屋内一片和谐他也就放心了便扭头出屋,临走的时候还夸张的把脑袋往那正煮得白气直蒸腾的破耳朵锅那里凑了凑,那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仿佛哈拉子都要掉到锅里了!

    小北风手里拿个破勺子舀了一口汤,夸张的尝了一口说道:“真特么的香啊!”

    可是就在那掌柜的往他身前凑的时候,他却已经转过身去了直接就给了那掌柜的一个后脑勺!

    于是那掌柜的也只能讪讪的出去了。

    “艹,看那损出,鬼头蛤蟆眼的就一副奸商的样子!”那掌柜前脚出了门小北风就骂了一句。

    小北风的话引起了屋里南北炕所有人内心的共鸣,是,这个掌柜的确实是不讨人喜欢。

    而小北风说完这话后,小妮子就瞪了他一眼道:“他出去门没关严你就骂!”

    “就是给他听的!再给我使这损出老子把他店拆了!”小北风哼了声道。

    土匪的世界不可理喻,小妮子不理小北风了。

    实际上,小北风骂那掌柜的那句话,那掌柜的是听到的,但只要这些人给自己钱不闹事骂就骂两句无所谓的事。

    可是那掌柜的却哪知道就在他进这屋子之前的前几分钟里,那帘子也只是才拉开罢了。

    拉开的原因是因为双方谈出结果来了。

    双方总这么暗着较劲哪方也熬不起,于是谈判的结果是这样的。

    把帘子拉开,双方都打开天窗说亮话,枪全都收了起来,却是各派两个人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就别搞得所有人都草木皆兵了!

    至于晚上也采取同样的办法,煤油灯加亮整夜不熄,除了外面值岗的每伙轮流睡觉哪方都不许摸枪,互相监视。

    有种说法叫作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可是面对着东北冬天这极寒的天气,两伙彪悍的山林队终究是无法到外头与天斗与地斗与此时正是弄得天地间一片混沌的大烟泡斗了,最终他们之间达成了妥协。

    不过对方是哪个绺子的却谁都没有报出来,谁也不想真打起来让人家以后找上门去!

    “苟日的张忍冬,搂个娘们我就不信吃**能管饱,谁也不许去找他去,饿死他个王八盖子滴!”小北风又骂道。

    “才十六你,有个孩子样,别脏话连篇的。”雷鸣终于是说了小北风一句,小北风不吭声了。

    而此时在一间屋子里,在那热烘烘的炕上,赤精条条的张忍冬正靠在同样不着寸缕的何秀英胸前。

    何秀英正用筷子挑着面条往张忍冬嘴里送去。

    这两个人“干了一宿体力活”怎么可能不饿,张忍冬将这家翻了个底掉竟是意外的发现了两三斤白面,估计是那老头子过年包饺子剩下的。

    于是何秀英就给两个人煮的面条。

    “还是给我吧,这么吃不爽快!”张忍冬挺直腰板接过饭碗自己提了秃噜的吃了起来。

    “你多吃点,折腾了一宿饿坏了吧!”何秀英含情脉脉的对张忍冬说道。

    “嗯哪。”吃着面条的张忍冬含糊其词的说道,很快便把那碗面条吃完,然后说道,“你也吃吧!”

    张忍冬看着何玉英在炕上吃面条,虽然说炕很热,可是屋子里依旧很冷的。

    于是这个悍匪竟然怜香惜玉的将被子盖到了何玉英的那裸露着的身上,只此一个动作却是把何玉英的眼泪直接就勾到了那面条碗里!

    “别哭,这个房子就归你了,以后有功夫我就来看你,我再给你留些钱再留一把枪。”张忍冬说道。

    何玉英边吃边哭,吃完之后把那碗筷一撂便扑到了张忍冬的怀里小声说道:“再来,我要给你生娃!”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