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赶尽杀绝


本站公告

    为了帮别人争一个女人,自己就给人家出主意了,自己现在就是土匪了吗?自己可要引以为戒绝不能滥杀无辜!

    雷鸣坐在那飞奔着的马车上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

    是的,这场打斗的发生其实就是为了争夺一个女人,雷鸣可不认为张忍冬会平白无故的为那个长得好看的女人出头,肯定是图上人家的美色了。

    而现在张忍冬却又带着他们乘着那架马车去要给对方来个赶尽杀绝了。

    张忍冬之所以在侯家集没有动手一个是怕两败俱伤,一个是怕消息泄漏了出去了。

    毕竟他们只是路过,如果对方是一个几百人的大绺子,那么方圆上百里可能都是人家的地盘。

    而对方越是大绺子那么他就反而越得干掉对方以绝后患。

    天色马上就要黑了,如果在黑天之前抓不到那伙人的影子,只怕张忍冬就得带着他们连夜逃亡了。

    “在那里!”当马车爬过一个高岗时,小北风指着暮色中正在沿着一座小山下拐弯的马车低声喝道。

    “下车!从雪地里穿过去打他们个埋伏!”张忍冬说完便跳下了马车,后面的人也同样跳下紧紧相随,他们便从那高岗上如同坐着滑车一般出溜了下去。

    前面那伙土匪走的是一条拐脖子的路,张忍冬他们不能赶着马车在后面追。

    如果那样的话他们就会被地方发现,一旦被对方发现双方只要打上几枪天色也就彻底的黑了,想在茫茫山野中再找到那几个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他们要在雪野中走近道超到前面去,争取把对方一个不剩的消灭。

    黑暗之中所有人都跑得气喘吁吁,有人跌倒爬起来又接着往前跑。

    这个时候的雷鸣有了打仗的感觉,尽管,在这场还谈不上什么正义的战斗中他还想没想好是否开枪。

    而此时就在雷鸣他们三个住宿的那个小屋子里,小妮子正和何玉英坐在炕上,何玉英就是张忍冬从对方土匪那里救出来的那个女人。

    何玉英的事情说来也简单,就是他男人欠了对方的赌债然后说是把何玉英抵给对方还赌债。

    何玉英听到信就跑了而他男人也被那伙土匪打死了,最后那伙人在这个侯家集发现了何玉英自然要绑他回山却是被张忍冬撞上了。

    “妹子,下辈子说啥别当女人,这个世道当女人苦啊!

    什么事自己也做不了主,当姑娘时得听爹娘的,成了家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男人不争气,又被别人争来争去的,唉。

    唉,妹子你也快嫁人了,一定要找个好人家。”何玉英对着小妮子说到。

    何玉英年纪并不大,但当姑娘时在四里八乡那也是出了名的美女,只是他爹贪图他男人家有钱就把她嫁了过去从而落到了现在的下场。

    先前双方为了她在外打架,可是把她冻够呛,现在终于是缓了过来,就是那昏暗的煤油灯光也没有掩住她的姿色,只是她的神情却现出了一丝听天由命的落寞。

    她何尝不明白张忍冬救她就是为了要她,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如此。

    甚至,就在她被那伙土匪抓着的时候她给了张忍冬一个最无助的求救的眼神,而那个眼神又是她唯一能够用得上的“武器”。

    天可怜见,她的“武器”起作用了,张忍冬立刻被她吸引了从而最终把她救了下来。

    这时,房门却被敲响了。

    “我和你不一样,我还有它!”小妮子并没有看何玉英而是看向自己手中的盒子炮有些冷漠的说道,随即就把盒子炮顶上了火才站到门边将那门的插棍拨开推门。

    “姜汤来——”门一开客栈掌柜的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走了进来,只是他看到小妮子对着自己的那黑洞洞的枪口却是差点把姜汤直接扣在了地上。

    这小姑奶奶肯定是杀过人!那掌柜的想到。

    小妮子没有理会那掌柜的给何玉英好心的送来驱寒的姜汤,而是默默的看着门外飘零的雪花,心想,不知道他们追上那伙人没有,该打起来了吧!

    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但由于天上飘着轻雪多多少少还有那么一丝朦胧。

    就在这夜色朦胧雪花飘零之中,张忍冬他们六个人气喘吁吁浑身大汗的爬上了山路。

    此时他们已经不需要屏住呼吸了,因为他们听到了走在冰雪路面上的马蹄声!

    “杀,一个也不要留!”张忍冬低喝道,于是片刻之后枪声就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那奔跑的马中枪之后的嘶鸣和人中枪之后的惨叫!

    虽然下午看对方的样子都是死有余辜的,但由于这场战斗的起因只是张忍冬为了抢一个女人所以并不打算开枪的雷鸣是在山路上相对靠后的。

    让他为了一个山林队的头目争女人而杀人,他心理上过不去。

    可是,战斗既已开始,你既已身入战场了就不可能置身事外!

    在一片杂乱的枪声中对方的惨叫声停了但马蹄声却是更响了,张忍冬他们在黑暗之中的射击有没有把对方打死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马绝对没有被击中要害,受伤或者受惊了的马已是越发疯狂的冲了过来。

    在那“得得”的马蹄声中,马车冲过来了,引起了他们这些本是趴在路边设伏的人一片惊呼。

    那马的大蹄子若是给他们踏上一脚那绝对是他们的小身板承受不起的,所有人下意识的便往山路边上或滚或让。

    而雷鸣刚刚让开时马车就冲了过来,朦胧之中他看到有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那马车上向自己砸来。

    雷鸣也只是下意识的往地上一趴,那个人穿着的毡疙瘩就砸在了他的左臂上,还好,不是整个人都砸了上来。

    雷鸣本能的举枪向就在自己身边翻滚着的黑影射击而去,“啪啪啪”,枪声里他感觉那个人好象不动了,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雷鸣的这几枪已是这场短促伏击战的最后几枪了,然后他们就听到那刚奔过去的马开始嘶鸣起来,而那“得得”的马蹄声却已经消失了。

    原来那马到底还是被枪打伤了,它凭着自己求生的本能也只是冲了一段距离最终还是倒了下去。

    天地间变得静谧起来。

    “打扫战场,把能找到的枪和子弹都收起来,确认四个人都死了再点火!”张忍冬的声音响起。

    雷鸣爬了起来,向着刚才自己开枪射击的那人而去。

    他先试了一下那人的鼻息,已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显见是活不成了。

    他在那人的身上摸索了一会儿,在那人的腰间摸出了一条缠在腰间长条形沉甸甸的布袋。

    他用手摸了一下,从形状上感觉那里面是大洋和子弹以及弹夹。

    至于对方所用的手枪那是没地方找去了,除非点亮火折子或者有火把。

    雷鸣刚想离开却又伸手到那人的胸口摸索了会。

    他先是摸到了那人刚流出来的血然后还是在那人胸口内侧的口袋里摸到了一个有些**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雷鸣好奇了起来,感觉那象是一本纸质的小册子。

    不管是什么,好歹也算战利品,先揣着,要是没有用自己再扔了就是。

    那东西已经沾上了血,雷鸣便没有把它揣进胸口的口袋里而是放进了自己的裤兜。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