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拼命女三郎周让


本站公告

    “周让,看马爬犁的家伙不会现在就看出咱们两个是女的吧?”在雪野里跑着的胡梅问跑在她身前的周让道。

    “没事,雪地和平地不一样!”周让胸有成竹的回答。

    在她想到自己和胡梅冒充日军去抢马拉爬犁的时候,她就已经意识到这点了。

    这里的雪虽未及膝却也过快到小腿肚子了,人在雪地里跑费力不说就那跑动的动作也是走形的,离远处看或许会觉得她和胡梅跑路姿势有点怪但也绝想不到她们两个是女的。

    “胡梅你枪里的子弹还有几发你往里面压子弹了吗?”周让忽然想起个问题来。

    “哎呀!糟了我忘了!我打了得有七八枪了!”胡梅顿足道。

    可是她刚要把藏在日军黄尼子大衣里的盒子炮拽出来压子弹时,却看到那两架马拉爬犁距离她俩只有不到一百米了,胡梅甚至还看到躲在爬犁旁架着步枪的那两名本是赶马车的伪军!

    说她们两个穿着日军军大衣扣着日军的帽子对面人还分不出她们这两个日军是假冒的,可是她敢当着人家面给盒子炮压子弹那人家要是认不出来你是假的那才怪了呢!

    有人见过穿着黄尼子大衣的日军士兵会用盒子炮吗?没有!

    “这可咋整?我忘了!”缺乏战斗经验的胡梅急了。

    这要是枪里子弹不够用,以她们两个的小身板凑到伪军面前去那岂不等于在对大灰狼说,过来,看,我们两个是小白羊,快来吃我!

    “你假装摔倒了我回去拉你!”周让到底是周让,急中生智便出了这么一招!

    于是就听胡梅“哎哟“了一声就摔倒在地上,周让转身装作去拉她,嘴里却训她道:“你没学过日语,你知道日军摔倒用‘哎哟’?!”

    胡梅知道自己又犯了个错误!

    你看她和二蛮子在一起的时候考虑事情自然比二蛮子要细致,可是跟周让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会觉得自己是格外的笨!

    可是现在说这个也没用,她忙用身体挡着往自己的盒子炮里用桥夹压子弹。

    她这支盒子炮是十五发装的,她往里连压了两个弹夹的子弹,这才又把盒子炮藏回到黄尼子大衣里头。

    盒子炮那是用桥形弹夹往里压子弹的,一个弹夹里面有五发。

    “好了!”胡梅说道。

    可是这功夫,就听“啪啪”的枪声响了起来,那枪声吓了她们两个一跳!

    抬头看时就见守着马拉爬犁的那两名伪军已是向她们俩这个方向射击了,不过那子弹并不是打她们的。

    她们回头就见几十米外看体形那是二老牛、鲁操、王小五已是趴在了雪地里正端枪呢!

    很明显守马车的伪军把她俩当成逃回来的日军了,却是向二老牛他们射击给“皇军”打掩护呢!

    可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们的左侧也响起了枪声。

    她俩就看到有几名日伪军从小山的树林里钻了出来,看他们的奔跑方向也正是这两架马拉爬犁!

    很明显那伙以伪军为主的敌人也被打败了,这是奔马拉爬犁来逃命的。

    “上!先把看爬犁的那两个家伙宰了!”周让说了一句屠夫般的话,在别人看来或许觉得这很不和谐,可是在周让说起来却是那么自然,就好象一个小姑娘说,看我这朵芍药花绣得漂不漂亮一般!

    两个女孩子爬了起来就又向往马拉爬犁那里跑。

    胡梅用眼睛死死盯着那各在马拉爬犁旁向她们身后的二老牛他们射击的那两名伪军。

    那两名伪军自然看到了两名“皇军”跑了过来,可是此时他们的注意力却是在二老牛他们三个身上,他们在打仗自然也只是在用余光扫一眼这两名却是连步枪都跑丢了的丢人的日本士兵。

    而周让却是瞄着从那小山上跑过来的日伪军,那些人里日军有两名伪军有六名。

    周让知道自己这回玩大了,肯定是要拼命了!

    “前面那两个汉奸没认出来!咱们就凑到跟前开枪用马做掩护再打那些!”周让低声说道。

    胡梅忙低声应了一声。

    而此时他她们两个人的身体已是挡住她们身后二老牛他们的射击线路,二老牛他们只能徒自为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女孩担心了,而两个女孩离那两名仍在开枪的伪军已是越来越近了。

    周让和胡梅留的都是那种齐耳短发的女学生头,所以用日军的棉帽子一扣,不仔细看脸没有人能看出来她俩是女扮男装。

    终于她们两个各自跑到了一个马拉爬犁前面了。

    而这时周让就听到此时左侧比他们慢了三十多米的也快跑到马拉爬犁这里来的那两名日军已是大喊了起来。

    只是他们说的是日语,此时残余的那些伪军如何能够听得懂?

    伪军们没认出来周让和胡梅扮成了日军,可是那两名日军却是看出来破绽了!

    按照日军的军规如果士兵在战斗中要是弄丢了枪回来那也是要枪毙的,所以从左侧跑过来的那两名日军看到周让和胡梅没有带枪逃回来就已经起了疑问。

    待到他们跑近看到周让胡梅在军大衣下摆露出来的裤子和鞋便知道她们是假冒的!

    在那两名日军的喊声中一名伪军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正在大喊的那两名日军却已经冲他们这头举枪了!

    这名伪军终于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了,可他终究是晚了,已经躲到他身后的周让掏出盒子炮就照着他后脑勺给了一枪!

    另一架马拉爬犁旁胡梅也打倒了另外一名伪军。

    然后两个人趴在地上就向已快跑到他们身前的日伪军扣动了扳机!

    在这一刻那两名日军带着的也发现不对的六名伪军就与周让和胡梅乱射出去的子弹撞在了起来!

    此时周让和胡梅哪还顾得上瞄准,将手中盒子炮的子弹瞬间倾泻一空!

    可是双方太近了到底漏下了一名日军士兵,双方太近那名日军士兵也已无暇再拉动枪栓了,却是直接挺着刺刀就向周让扎了过来。

    另一架爬犁旁的胡梅开枪再打却是传来了空仓的声音,她的子弹打光了!

    周让向旁边一滚,那名日军士兵就把刺刀扎在了雪地上。

    那名日军士兵收枪要再次急刺之时,却见眼前突兀的飞来一物!

    这日军哪料到已是被他刺得在地上打滚的周让还有冒死反击的手段?却是被那物砍了个正着!

    那是一把菜刀,周让在一开始拔枪射击的时候就把一直别在身上板带的那把菜刀拽了出来趁着日军收枪她就直接把那把还是来自于胡梅姑姑家的那把劣质的菜刀甩了出来!

    周让反应是很快的,她再是一个力气有限的女孩子可手中的菜刀再劣那也是菜刀!

    于是,那菜刀虽然甩得有点歪但终究是砍掉了那名日军的半拉鼻子!

    日军士兵弃了步枪捂脸大叫之际,他的身后几声枪响他便倒了下去,二老牛他们终究是赶了上来。

    至此,追击他们的这伙三十来人的日伪军竟然被他们给全歼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