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夜半枪声起 (二)


本站公告

    战争时期,县城之内,当有一声枪响起,后面的枪声便接上了溜。

    黑夜中有子弹的红光乱飞,有喊杀声有惨叫声有火光燃起,一时之间沉睡着的县城便被突然惊醒了。

    “老罗叔,你听这枪声都是在哪呢?”雷鸣问他的老罗叔道。

    这位老罗叔在县城里经营着一家皮货生意,雷鸣总到他这里卖打猎后所得的皮子,因此双方不算外人。

    那老罗叔看到有日子不来的雷鸣一下子带来了这些狼和半匹冻马固然吃惊,可一看这回雷鸣带来的人竟然都是用快枪的那可就更震惊不已了。

    雷鸣也不瞒他,就说自己现在加入山林队和日本人杠上了,和老罗叔你还是象原来那样到这里卖东西卖完就走绝不打扰他的生活。

    事情都赶到这个地步了,那老罗叔又能说什么,他还是信任雷鸣的,还留了雷鸣他们吃晚饭。

    雷鸣舍不得自己马车上辛苦打来的这些狼却是在天傍黑的时候就把马车赶进了县城。

    他这个举动看起来很冒险,但是县城里的日军伪军在白天的时候进攻北风北的山寨遇到了很大的损失,所以对检查入城出城这一块并不严。

    并且,东北的县城和南方县城不一样。

    南方的县城由于历史悠久,大多会有高大的城墙,所以守军只要把守住出入口,外人想进出县城很麻烦。

    而东北的县城大多处则没有城墙,出入县城的通道更是多的很,日军初来咋到现在还没有把加强县城的防守放上日程呢!

    所以。雷鸣他们就赶着马车堂而皇之的进来了却也没有人过问一声,当然那枪却是都藏在了身下的干草里。

    雷鸣将那十多只狼还有那半匹冻马都卖给了老罗叔,换成了现大洋和一些冻馒头以及盐火柴一个小耳朵锅等日用品,甚至还换了几张已经加工好了的皮子,比如护膝坎肩什么的,他们四个人一人又分了两三件。

    在雷鸣看来,北风北的寨子已经被日本人攻破了,他们现在这些人无家可归,少不得在野外风餐露宿的,这些野外生活必须品那必须是多备一些的。

    当杂乱的枪声响起来的时候,雷鸣他们正在和老罗叔告别他们自然是要连夜离开县城的。

    “老罗叔,你对县城地头熟,你听这枪声估摸是哪几个地方的?”雷鸣问道。

    “这枪声——”老罗叔沉吟了一下仔细听了会儿说道说道,“北面的应当是北霸天抢的那处宅子的,还有便衣队还有日本人,那三家离得不远,具体是哪个地方打起来就不好说了。

    南面也有,可南面没有啥可值得打的地方啊,要不就是城南那几个出口。”

    “肯定是我干爹他们摸进来找北霸天算账来了!”小北风肯定的说道。

    枪声很杂乱,参战的人肯定是不少,而且还得是和日本人和北霸天有大仇的,除了北风北,小北风想不出哪支绺子在他们县内还能闹出这么大动静来。

    “可是南面响枪那是咋回事?”雷鸣不解。

    “那说不定是他们想打完仗从南门出去呗!”小妮子插嘴道。

    “小丫头片子你别插嘴,往南面去干什么,山区都在西面呢!”小北风又训小妮子。

    “那说不定是声东击西呢,不,声南击西呢!”小妮子不满的说道。

    “老罗叔你咋看?”雷鸣也困惑。

    “要说南面枪响那也只能是南门了,你们大当家的如果想回山里头没必要非得从南门出去啊,除非——除非他们想投救**!”那老罗叔分析道。

    “救**是干嘛的?”雷鸣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救**原来是张大帅的手下,听说这回日本人来了他们也和日本人杠上了,手下据说有上万的人马刀枪呢。,我也就知道这么多。”老罗叔解释。

    “咱们怎么办?”小北风问雷鸣道,他现在习惯听从雷鸣的意见了,因为事实证明雷鸣的意见一般都是比较靠谱的。

    “上南门吧,不会是你干爹真的要投救**吧!”雷鸣说道。

    在雷鸣看来,北风北现在没有山寨了而去投那个救**还是有可能的,然后他在临走之前闹场大的也完全有可能。

    “那你们别走主街,从旁边绕过去,要不你们再和日本人便衣队撞上再打起来。”老罗叔好心的提醒。

    于是,黑暗之中,四个人上路了。

    “小妮子你赶马车!”小北风低声说道。

    “我哪会赶马车?”小妮子不愿意。

    有仗打她还想打上几枪呢,净你们几个男的上了我还一枪没放过呢!

    “那你会啥?这不会那不会的!”小北风气道。

    “我是女人会生孩子你会啊?”小妮子顶了他一句,这一句话就把小北风顶没词了。

    “少说两句都,郭进喜你赶车去,小妮子你和黑子上前面来。”雷鸣说道。

    雷鸣说话,小北风就不好说什么了,于是四人一车继续前行。

    他们赶着那架马车自然不敢走主街,于是就在居民区的小道上穿过。

    县城并不大,他们很快就听到了主街上打枪的地方就在他们的右侧。

    “要不咱们过去看看?”小北风低声和雷鸣商量。

    “不去,分不清敌我,到处一抹黑的。”雷鸣不同意。

    小北风也只是见那里打枪他感到手痒罢了,他知道雷鸣是对的。

    他们现在应当靠近城南了,最好是能守住一个通道。

    如果他干爹北风北带人真的走南门,那么他们正好帮忙。

    如果北风北他们没有走南门,他们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撤出县城减少危险。

    四个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雷鸣就让郭进喜把马车停了下来,嘱咐了郭进喜几句,然后他和小北风小妮子突前了。

    黑夜里马蹄子走在县城那已经被踩实的雪路上声音太大,城南已经不远,他们必须要小心。

    可是他们三个才走了没一会儿,城南的枪声就已经停下来了。

    如此一来雷鸣他们三个人就更得小心了,谁知道活下来的那伙到底是自己人还是敌人。

    这时,大黑狗突然发出了低沉的哼哼声,雷鸣三个人刷的就趴了下来,小妮子忙安抚了一大黑狗不让它再有动静。

    雷鸣则一个人向前爬去。

    过了一会儿雷鸣又倒爬了回来轻声说道:“前面道上有死人,看不出是哪伙的!”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