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夜半枪声起(一)


本站公告

    **县城进入了黑夜之中,自打日本人来了之后这县城的夜就变得份外冷清起来。

    原来张大帅没被炸死的时候,县城里还是有东北军的驻军的。

    虽然说那时候山上各绺子土匪也会时不时的到县城里逛逛窑子,但却没有人敢在县城里明目张胆的撒野。

    毕竟,没有人不怕那位张大帅,只因为那张大帅在没有成为大帅之前那才是东北土匪里最大的那个绺子。

    可日本人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由于这个县城比较偏远,日本人来得就少,所以日本人所更多倚靠的是便衣队和投降日本人了的少部份土匪。

    这些为虎作伥的汉奸们在此时可是没有什么顾忌了,把个县城里闹得是乌烟彰气。

    相比之下,反而那是正规部队的日军的军纪至少在县城里是比那些兵匪不分的汉奸们要强上一些的。

    正是因象北霸天那样的土匪这顿闹,夜里的县城没有实行宵禁反而却已经跟宵禁差不多了,没有人敢在夜里上大街。

    不说那女人,就是男人们上街碰到几个喝醉酒了的土匪被抢了再挨顿揍那也划不上啊!

    所以此时的大街上愈发的冷清,只有冬夜里的寒风嗖嗖的刮过。

    不知过了多久,中心街处传来了“吱丫”一声,一道门开了个缝,有个人从里面闪身走了出来。

    他在黑暗之中向墙角处走了几步之后便传来了哗啦哗啦的解手的声音。

    这个人叫周文彬,却是县城里周家药铺的掌柜的。

    解完手的周文彬,看了看那黑黢黢的大街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

    他这个中药铺子已经开了有二十来年了,想当年他还给东北军的一位师长太太诊过脉抓过药呢。

    可是现在不行了,前天便衣队的人来告诉他说,让他注意有来找他治枪伤或者跌打损失的人一定要向便衣队报告。

    可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个和他稔熟的便衣队的人还告诉他一定要多备点药材听说日本人在夏天要封山了。

    唉,这叫什么世道,周文彬不禁感叹。

    如果那山一封自己这中药铺子只怕也开不下去了,哪个中药铺子会给病人号完脉后开个药方子说“我这没药你自己去山上采吧!”

    想当初自己家的药铺子之所以兴旺起来那是因为自己给那位师长太太看好了病从而名气大增。

    就不知道来这里的日本人当官的是不是也带老婆来的,这日本女人也应当有妇科病吧,如果那女人得了花柳病,自己再能给那日本女人看好了病,不知道这些日本人是否会对自己网开一面呢?

    周文彬发现自己想得有点跑偏,在寒风中打了个冷颤刚要进屋里就听到不远处有“当当”的敲门声。

    他知道那“当当”的声音并不是手指头敲出来的,而是史老抠家大门上的兽头衔着的那个铁环敲击大门的声音。

    想那史老抠那多会过日子,好不容易攒了一个深宅大院现在却是被那北霸天占去了!

    那天他在自家门口可是用眼睛瞟着呢,北霸天的人来了就让史老抠把宅子给让出来,限一个小时搬完!

    想那史老抠攒了大半辈子的家当都在那里呢,怎么可能在一小时之内搬完?

    于是,一个小时后他就看到那史老抠在挨了北霸天一个嘴巴子后直接就直挺挺的躺在了大门口背过气去了!

    北霸天这个天杀的,老天爷怎么就不收了他?!

    不过,气愤之余,今天快傍黑的时候,周文彬却碰到了一件让他感觉到很开心的事情。

    因为北霸天的人回来了,据他的观察好几个人都是受了伤的,还有人到他这里拿药。

    对,是真正的拿药,人家北霸天的人拿药那是不给钱的,别说你要钱了,就是人家朝你要药你没有药都不行,那都得挨揍!

    作为一名见过各色人等的药铺掌柜的,他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管跌打损伤的药都给北霸天的人用了。

    于是他灵机一动,却是弄了点与治跌打损伤丝毫不沾边吃了之后不会见好也不会见坏的药面子给了那几个家伙!

    他在听那几个家伙说话的时候却是听明白了。

    原来今天一大早北霸天的人却是跟着日本兵去打北风北的山寨了,只是没成想北霸天的人都被日本兵派到前面去挡了枪!

    光人一下子就死了三十多个!

    不过那死人进城就没啥必要了,却是用马车拉着在县场外停着呢!

    他还听北霸天的人说了,甚至连日本兵都死了十多个呢!

    这真的是一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啊!

    自己明天怎么拐弯抹角的把这个消息散出去呢,让全城的老百姓都高兴一下子!

    不过,让他感觉到唯一遗憾的是,北霸天竟然没有死!

    他远远的看到了,北霸天的脸当时是青色的,都快和他脸上那块记一个颜色了!

    这自然是因为他的人在前面替日本人挡枪成了炮灰的原因。

    该!活该!

    可是这北霸天的命怎么就这么硬,他怎么就还没有死?老天爷啊!我求求你,快把他收了吧!

    这时,有冷风吹来,周文彬无奈的发现自己怎么又想到别处去了呢,唉,他摇了摇头刚要进屋却是听到那史老抠的宅子里已是传来了问话声:“谁呀?”

    “开门,是我!”黑暗中有人答话。

    “你特么是谁呀?”宅子里的人不奈烦的骂道。

    “古头儿,我是刘三炮啊!”敲门的人答道。

    “刘三炮?你特么的没死啊!”宅子里的人惊讶的问道。

    “唉,古头儿,你快开门吧,我摔晕了,他们把我当死人给我装车上了,后来给我冻醒了!”那个刘三炮答道。

    “等着啊,我给你开门。我特么还寻思呢,你小子赌钱还欠我八块大洋呢?我还寻思这账瞎了呢,没想到你竟然又活了!

    哈哈,等着啊,老子给你开门!”里面的那个古头说了一大堆,然后周文彬就听到了那院子大门撤去里面的门栓后门轴所发出的吱吜声。

    啊呸!要死就死呗,怎么还活过来了,这县城里又多了个祸害!

    周文彬暗骂了一声,小心的拉开自家的门往屋里去了。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啊”的一声,然后他就听到了劈了扑楞的声音!

    这声音?这声音?一瞬间,周文彬这个老坐堂的大夫便听明白了,这种声音是街上开始打架时,有好多人拿着家伙什往前急赶的声音!

    然后,他就听到了“啪”的一声枪响!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