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党”领导枪


本站公告

    “我现在是土匪,我杀过人绑过票,割下了卢大户的一个耳朵,我杀过一二三四五,我杀过六个人!

    这六个里头有五个是土匪,一个是多嘴多舌的老百姓,可那也是老百姓!

    不过我从来没有祸害过女人,你真打算给我当媳妇?”终于清醒过来的二蛮子问胡梅道。

    “你不是土匪,杀人如果就算是土匪,那么拿枪当兵的就都是土匪了。

    可就算你是土匪又能咋样,你杀了一个老百姓以后不要再杀就是了。

    我要给你当媳妇就是因为你有枪,你杀过人,你当了‘土匪’!”胡梅却是这样说。

    “为什么?”二蛮子又不懂了,他真的搞不明白胡梅为什么一定要嫁给自己。

    “因为我要杀鬼子!”胡梅说。

    “鬼子?什么鬼子?鬼子又是什么鬼?”二蛮子问。

    “鬼子就是日本鬼子,所有到咱们中国来的日本人都是日本鬼子,他们比土匪还要凶。

    他们家在老远的大海上,可是他们却坐着军舰奴役咱们中国人,他们要掠夺咱们中国的大豆、木柴、煤炭。

    咱们中国人就要亡国灭种了!”胡梅知道二蛮子没有什么文化尽可能浅白的解释道。

    胡梅在奉天(即沈阳)上的学,作为中国大城市里的学生们自然是对国家民族有着最敏锐的认识的。

    最初当胡梅在奉天上学的时候,她想的是实业救国。

    中国这么穷,什么都没有,什么东西都是外国造的。

    火柴叫洋火,铁钉叫洋钉,铁叉子叫洋叉,蜡烛叫洋蜡,那自然是中国的科学技术不行,所以实业才能救国。

    可是当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胡梅与其他进步学生马上就意识到了民族危机,东三省都让小鬼子占了,去他的实业救国吧,现在最需要的是赶走日本侵略者!

    张少帅不战而退,某人在忙着“攘外必先安内”,那么我们东三省怎么办?我的父老乡亲怎么办?我们别人指望不上,那么我们就打回老家去,你们东北军你们中央政府不管我们自己管!

    所以,胡梅就带着和她一样有着打击日本侵略者志向的周让一起回老家了。

    打鬼子没有人没有枪怎么行?

    于是胡梅就想到了二蛮子,于是她在将要受到土匪和日军欺侮时就喊了二蛮子,于是她还说你救了我我就给你当媳妇!

    实业现在救不了国,东北军现在放弃了家乡,**也指望不上,那么现在能救国的是枪,谁有枪?土匪有枪!

    二蛮子是土匪,那我就嫁给二蛮子,那样我也就有了枪!

    这就是胡梅的逻辑!

    “听懂了吗?”胡梅问二蛮子。

    二蛮子咧了下嘴点点头,大体上还是听明白了的。

    “我听说现在打日本人,哦,你说是叫日本鬼子,我听说打日本鬼子的现在有三伙人。你是哪伙的?”二蛮子问道。

    一说打仗杀人这就进入了二蛮子所擅长的领域了,他的思维就变得灵活了起来。

    “哪三伙?”胡梅好奇的问。

    “东北军没走的一伙,山林队算一伙,还有就是**的抗日游击队了。”二蛮子回答道。

    日军来了,带了那么多的快枪机关枪据说还有小炮大炮的,作为山林队同样有枪的土匪们不可能不关心这些事情。

    二蛮子也听说日本人开始祸害中国老百姓了,所以打鬼子他没意见,土匪本身干的也是刀口上舔血的勾当,要是能杀死日本人抢来快枪机关枪小炮的,他会很开心!

    “我们是**。”胡梅想了想回答道。

    “哦。”二蛮子点头。

    二蛮子不知道**是什么党,他不关心这些,他只关心谁打日本人,自己也想打日本人,谁打日本人那就是和自己一伙的。

    可是胡梅真的是**吗?

    其实只有胡梅自己知道,当然周让也知道,她们两个女学生只能说是靠拢**或者算**的外围组织,她们两个是共青团。

    胡梅返回家乡打鬼子实际上是个人行为。

    周让却是市里人,不过周让是孤儿,两个人理念相近又极要好。

    她们在和上级组织失去了联系后一商量,与其在奉天看着日军生气那还不如回家乡拉队伍打鬼子呢!

    于是,他们两个就回来了!

    什么叫热血青年?这就叫热血青年!

    青年有着说不尽的热血,青年坚信少年强则中国强,青年虽然没有经过现实中的磨难,但是他们因为无畏却有勇气!

    “我给你当媳妇给你生娃,你领导土匪,我领导你,就这样!”胡梅说道。

    她说的是如此斩钉截铁,甚至连一句“行吗”都没有问,她和二蛮子在一起这些事从来是她做主,她不需要征求二蛮子的意见。

    而事实上二蛮子也正如她预见的那样点了一下头“哦”了一声,他这表态无疑就是“我二蛮子无条件听从我**媳妇的指挥!”

    不过,紧接着,二蛮子紧接着就乐了,大嘴咧得就象瓢似的在那傻笑:“嘿嘿,真给我当媳妇啊!”

    胡梅对二蛮子如此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又是感动又是好笑便开着玩笑问她这位自己选中的未来的丈夫道:“感动吗?”

    “啊?”二蛮楞了一下,那小眼神不由自主的往下贼兮兮的瞄了一眼胡梅的胸可嘴里却很老实的说道:“不敢动!你不让碰我绝对不敢动!”

    “不敢动?那眼睛动什么?”胡梅好笑,二蛮子竟然听岔了!

    只是她这么一说二蛮子就又紧张了,于是胡梅便道:“去,把你的人叫进来,我要给他们开个会!”

    ……

    一小时后,二蛮子手下的那十来名手下直接就变成了胡梅的手下了,双方已经变稔熟了起来。

    于是便有人问二蛮子道:“你娶媳妇,枪就归她指挥了,那你们不还有个那个谁呢吗?”他指的是周让,“那我把那个谁娶了,枪也归人家指挥好不好,嘿嘿”

    二蛮子瞅了一眼胡梅,周让是胡梅的人,他可没那权力做主。

    “对了,忙了半天,忘了她了,她干嘛去了?”胡梅问。

    “那功夫我看她往树林子里去了。”有人答。

    “哦。”胡梅点点头,女孩子找没人的地方总是情有可原的,然后她这才对刚才所有人说道:“我劝你们少打周让的主意,那小椒辣比我可辣多了!

    我要是咱们东北的笨辣椒,她就是南方的朝天椒!”胡梅说道。

    “大当家的那个啥,你快拉倒吧!”二蛮子的手下们自然不信,一个女人再辣能辣到哪去?还能有曾经的土匪们心狠手辣?!

    对,是曾经的土匪,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土匪了,因为胡梅说他们已经是**领导下的抗日游击队了!

    “被砍死的那个你们的,不,那个滚地雷的人,咋死的,你们收拾死尸的时候看到了吗?”胡梅问。

    “看到了,好象脖子被菜刀砍的吧!”有当时和二蛮在一起的人说道。

    “我来的路上问周让了,她砍了两刀,全砍在了那家伙的脖子上,第一刀砍断了一半,第二刀才全砍断的。”胡梅说。

    “那能说明什么,说明你们女人小胳膊太细力气太小,要我们一刀就能结果他!”有土匪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是那上面却只有一个刀口,你们自己寻思,看她是小辣椒不?”胡梅并不需要大声的说,她也只是正常的那么说说。

    然后,屋子里就听到所有的这些曾经的土匪包括二蛮子在内都倒吸冷气的声音!

    两刀,一个口子,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咔!一刀,断了一半,又咔!再来一刀稳稳的妥妥的又砍在原来的刀口上,这回,彻底断了!

    这手,稳哪!这手,狠哪!!

    
5858xs.com